未盡之夏──續篇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未盡之夏的續篇。

多年以後……

 

 

這篇小說的前篇──未盡之夏

 

 

 

 

 

 

 


越是珍貴的,越是值得等待。

越是重要的,越是要去找尋。

 

 


穿著格子裙的小女孩被家人的叫喚聲給叫走了,子楓才發現在他旁邊的溪邊石頭上,有支粉紅色的小花髮夾。

他在溪邊醒過來時,看到的第一個人是小女孩。如同人魚公主中的王子,他毫不遲疑的認定了小女孩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一樣的,他也認定了髮夾是小女孩遺落下來的東西。

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了,突然到讓他沒有緩衝的時間可以停下來多加思考一下。譬如說,他認定是救命恩人的長髮小女孩。並不是因為女孩說過她救了他,而是因為四周只有這個小女孩一個人出現,讓他沒有懷疑有其他可能的必要。

若是他能再多想一下,會發現最明顯的疑點是,小女孩的衣服和長頭髮沒有一處有被水給浸濕過的跡象。一個人要如何在既不弄濕頭髮,也不弄濕衣服的狀況下,將在溪中溺水的人給救上岸呢?

這些疑點他不是沒有想過。然而,在子楓無數次的回想中,這段倉促的回憶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越來越不真切,越來越模糊了。

變成模糊的兒時回憶,只會讓他越想越懷疑,這些可能的疑點是不是他記錯了。小女孩的頭髮沒有弄濕,可能是因為她只有腳下水把他拖上岸的。而小女孩的衣服沒有濕,是因為夏天的太陽一晒,很快就乾了?

這些很薄弱的解釋。

他只能說,如果不是那個小女孩的話,他要怎麼說服自己沒有其他人的溪邊,溺水的他是如何上岸的?

若是救命恩人另有其人,為什麼救了他卻不等他醒來?

不管答案如何,子楓得抓著這唯一的線索,先找到這個叫雁庭的小女孩再說。即使事後證明是他的誤會不能當面道謝,也是找出他在溪邊醒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的線索。

只是,想像總是比實際行動要容易多了。

他的找尋救命恩人之路,一開始便存在著許多的阻礙。

他不能讓養父母知道他在找救命恩人,這樣子的話會讓他的養母鳳姐知道他在溪邊走遠一個人去玩的時候,差點溺水了要一去不返了。他不怕被責罵,他怕的是讓養母擔心。

差點失去孩子,不是任何父母想要面對的事情。子楓不想要鳳姐擔心,不想要她因為發生此事而自責是她自己沒有照顧好孩子。

這些顧慮讓他無法向大人求援,以至於時間拖得越久,找尋到救命恩人的機會就越渺茫了。

再說,找尋小女孩的線索,明面上看來是有的,卻是沒有一樣是靠得住的。

那支被認定是小女孩遺落的髮夾,只是普通到不管那個小店或市場的小攤都找得到差不多樣式的雜牌小髮夾。不是什麼特定的品牌,當然也不會出現什麼限量款,客戶訂製,可能在那家店裡買到的線索可以追查。

而另一個看來最有希望的線索──小女孩的名字叫做雁庭。卻又是非常模稜兩可的。在這世上名字聽起來一樣的人何其多,要上哪裡去問“請問你家有沒有一個叫雁庭的小女孩”呢?

仔細的說來雁又是指哪一個“雁”呢?是燕,豔,還是彥?庭又是哪一個庭,是婷嗎,還是亭,或是廷?名字的同音字有太多種組合了,沒有哪一個音是對應到絕對的字的。

而最大的難點,也是子楓最怕的情況,便是住在附近的人家裡根本沒有名字聽起來叫做雁庭的小女孩。可以想見小女孩跟他一樣,是假日和家人一起到外雙溪遊玩的家庭之一。

她是個來外雙溪遊玩的人,她不住在附近。那個時候不是現在到處有監視器的年代,何況即使路上有監視器也是無從查起她們一家是往哪裡來的遊客。這讓一切如同海裡撈針一樣,幾乎變成不可能的任務了。

在他絕望的念頭裡,最荒謬的作法是去登報尋人。

『請問妳是不是在十多年前有在外雙溪救過一個溺水的小男孩,他是為了救狗而差點溺水。他一直在找妳,如果妳有印象的話,有線索必有重賞,請和XXX聯絡。』

這種可能遇到詐騙集團的方式,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行。

所以在很多年過去以後,這件事變成了子楓心裡最深的遺憾。

他遺憾的是,怎麼會就讓小女孩走開了沒有去尋問小女孩是誰。

他遺憾的是,被人救了一命卻不知道該要向誰道謝。

或許他可以安慰自己,都這麼久以前的事情了,對方早已忘記了吧!可能對於他的恩人來說,把溺水的他救上岸,不過是舉手之勞一般的小事情罷了,“他”或者是“她”不會介意救過的人不來道謝的。

然而,他的恩人如何想是一回事,對他自己來說,找不到恩人他先會過不去的是他自己這一關。

他的養父母是怎麼教他的,『受人點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

那麼救命之恩呢,

找不到恩人,要怎麼報答?

--------------------------------------------------------------------------------------------------------


十七歲的高中生琵亞諾,有著讓別的男人會很羨慕,她自己卻會非常困擾的處境。其中之一就是──她非常受女生喜歡。

這間學校已經是她不知道第幾次的轉學之後,也不知道要第幾次的轉走了的學校。幾個月的時間匆匆過去,匆匆到她也記不住這學校到底有什麼讓她記得住的事情。

由於女扮男裝的秘密,讓她沒有辦法在同一間學校長期待下來,總是在覺得待的時間夠久了,或是有被發現是女兒身的危險時,不得不再次踏上又要轉學了的輪迴裡。

如果她是個其貌不揚的孩子,她大可以在學生的洪流之中過她的隱密生活。難就難在她在這些小女孩的眼裡,實在是太可口了。

她王子的外表,加上彬彬有禮的態度。從來不會對於女孩子有任何一絲的不禮貌,總是輕聲細語的對待女孩子。不像這個年齡的其他男孩子,大多數要不是對於女生過於粗魯沒有禮貌,就是害羞的把女生當碰不得的東西一樣閃得遠遠的。

亞諾對待女生一向是適當得體的,甚至於會如同騎士般的愛護女孩子。亞諾讓她們的少女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讓她們相信這個世界的確是有像騎士般的王子存在的。

亞諾有禮卻疏離,卻從來沒有女友或是特別親近的女孩,這只是讓女孩們對她更加的趨之若鶩。在她們的想法裡即使不能親近她,和她做個朋友也是讓人很激動的事的。

只是她們的妄想,成為了她們心目中王子的困擾。

亞諾不想要做王子,亞諾不想要被妄想,她只想要一個人。

今天是她轉學之前,最後一天在這間學校的日子。亞諾收下不曉得第幾個女孩送給她的餞別的禮物,也不曉得第幾次拒絕女孩們要為她辦個餞別宴的邀約。她一再的以家裡有事為由婉拒了,一再的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留下任何可以聯絡到她的方式。

提著裝了禮物的幾個大紙袋,亞諾步履艱難的往校門口邁進。每一個熱情滿滿,想要挽留她的女孩,都是她步履越來越艱難的原因。

對於她的處境,她只能使出“我已經死會了”的老招數,搬出她的表妹小菁來冒充她的女朋友,救她脫離熱情的少女們。小菁和她不同學校,這無疑的更是冒充她的女朋友的好條件。轉學離開以後,不會有人去追查小菁是不是她的女朋友的。


要不是看在小菁有擋箭牌的功用,裝她的女朋友來趨散女孩子,亞諾不會如此高興看到她出現在校門口的。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在等我。」她故意清楚的大聲說道,不理會蜂擁而來的女孩們聽到她說出的話以後,出現了此起彼落的失望聲音。

身邊經過的男學生們,紛紛對她投來了羨慕嫉妒恨的眼光,巴不得立馬就可以用眼刀凌遲她。這麼讓人如此憤憤不平的場面中,讓他們慶幸的是,琵亞諾這個“禍水”終於要在今天離他們遠去了。

沒有比較,競爭會少很多。沒有天菜級的帥哥同校,男孩們會比較好活。

琵亞諾的轉學,讓他們燦爛的學生時光終於要回歸了。

然而,在這一片雀躍的歡送走禍水的心情中,他們卻突然聽到了琵亞諾的“女朋友”出現了,這些男孩們頓時陷入了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怨恨之中。

站在校門口跟琵亞諾揮著手的少女,穿著一襲別著紅色蝴蝶結水手領白衫,同色紅格子裙的高校制服。她綁著高高翹起的馬尾,如同少女雜誌裡會出現的女模特兒。年輕的臉龐是那麼的可愛,展現的笑顏是那麼的俏麗,讓這些男孩們無不在心裡不滿的哀嚎了。

被那麼多女孩簇擁喜愛還不夠嗎,這小子竟然還交了一個這麼正的女朋友。看來妹都是被琵亞諾這樣的人給拐光的,叫其他很多連女孩子的小手都沒有牽過的一票男生們要怎麼活下去呀!

亞諾當然聽不見學校那些飢渴的男孩們,由於她而默默在心裡發出的無數哀嚎聲,她只顧著快速的往男孩們眼裡的正妹女朋友──她的表妹移動過去。

「人家等你很久了,你怎麼這麼慢呀!」小菁嘟起嘴,故意抱怨。忙不亦的上前勾住亞諾的手臂,立即要跟周遭跟上來的少女們,宣示她這個女朋友對於亞諾既正當又合法的主權。

可是對於這些少女們,有了比較,競爭並不會少更多。眼看帥哥有了正妹女朋友,女孩們的鬥志卻更加堅強了。

「亞諾~」

那是一個試圖用她的好身材撞開小菁的少女,卻讓小菁以手拐子不動聲色的將她給架開了。

 

不要以為平胸正妹是好欺負的!

「亞諾~你真的不能去嗎,大家都好想為你餞行的。」

靠不近亞諾,想要伸長手鑽過來的少女。被小菁惡狠狠的回以一瞪,用兇惡的眼神嚇阻了對方想要用手襲擊亞諾的意圖。

 

敢摸上來,我就咬妳喔!

「對呀,我們可以去大吃一頓,再去KTV唱個通宵。你都沒有跟我們一起出去玩過就要轉學了,大家會很想你的!」這個少女說著說著,人已經往亞諾黏了過去,亞諾一不注意,沒有被小菁勾著的那隻手臂,就被這女孩給勾上了。

看到有人膽敢出手了,其他女孩眼都發紅了。一個一個更努力想要擠進來,也想要勾一勾帥哥的手臂,看能不能趁亂多揩一點帥哥的油水,也是不錯的。

身處於女孩們推擠來推擠去的中心點,亞諾一邊陪笑一邊想要將被陌生女孩勾住的手給抽出來,奈何不能真的使力又怕傷到人的情況之下,她始終脫離不了女孩的魔爪。

亞諾明面上的女朋友小菁可不依了,她這不就是被活生生的打臉了嘛!妳們這些少女有沒有一點羞恥心呀,當著女友的面前都敢對人家的男友下手,還要不要臉了,公民道德都學到哪裡去了。女人該有的矜持,女人該有的羞澀都沒有了嗎?

亞諾兩手提著裝了禮物的紙袋,空不出手來。小菁只能更加緊勾住亞諾的手臂,兩人快速的移動出校門口,期望能擺脫這些似乎有越來越失控傾向的少女們。

「那就在這裡說再見了,不用麻煩大家送我了,請大家送到這裡就好了……」亞諾繼續陪笑著,揚了揚手而不得不舉起抓著紙袋的手,一邊道謝一邊趁機甩開了勾住她手臂的少女。少女失望的想要再追上來,立即被其他想要補位的少女給推擠往後,淹沒而去了。少女們的那股熱情勁,大有後浪已經踩死前浪的勢頭。

謝謝,再見,最好不要再聯絡了啦……

小菁在心裡暗罵著,拖著亞諾往公車站快步前進。

--------------------------------------------------------------------------------------------------------

同一時間的校門外,停在路邊的寶藍色轎車裡。

子楓無聊的手指敲打著方向盤,不是很專注的掃看過車外走過放學的學生們。

他不會去多加注意那些三三兩兩成群作伴走過的學生,那不會是他在等的人。因為他的妹妹不是個會和別的女生結伴一起放學的人。她是女王,女王只會自己一個人走。

人行道上傳來的吵雜聲,引起了子楓往對面的街道看去。一群和他妹妹子涵同所學校的女學生們,簇擁著一個男孩子,從背影看來是個男孩沒有錯。男孩的身邊已經有一個勾著他的手臂緊黏著他的馬尾少女,可是這依然阻擋不了那群女孩的步步進逼。

這些女孩子在吵什麼,不會這男孩是個什麼偶像明星,她們才會如此激動吧?

他想著,身旁的助手席車門被拉開了,子涵低下頭鑽了進來。「怎麼是你?哥。不會是達叔他不能來接我吧,是身體不舒服嗎?」她慢條斯理的舉止優雅的坐進了車裡。

子涵說的是他們家的老司機,是他養父時就開始在他們家工作的。如果他們兄妹可以早點成家有子女的話,這老司機可能就要變成三朝元老了。

「他老怎麼會有事,是我今天有空。媽說她想吃她愛吃的那家店的蛋糕,我想說來接妳放學,順道可以去買媽想吃的。」

聽到哥哥沒有課堂的空閒時間行程表,子涵扁起嘴。「大學生就是這麼閒,才會有空在這裡做孝子。哪裡像我們苦命的高中生,從早到晚都得待在學校上課,還不能有什麼不想選修就可以不去上的課。命苦喔……我要什麼時候才能脫離這討厭的學校呀!」

妹妹扁著嘴擺了張臭臉給他看,在他眼裡卻只是小女孩在使性子般的可愛。他拍了拍妹妹的頭。「只是要妳乖乖上學有這麼苦嘛,講得好像有人強迫妳一樣。大小姐,妳就是過得太舒服了。」

「人家哪有……」話到一半,人行道上的吵雜聲也引起了子涵的注意。

子楓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將車窗給升起。「是妳們學校的學生嗎,我還以為是不是有什麼偶像明星來妳們學校了。」

隨著車子起動,滑進了大馬路的車流中。在人行道上的一幕也在車子的後視鏡中漸漸遠行,子涵也收回了視線轉回頭看向前面的道路。

「八成是三班那個號稱花美男的班草吧!才轉學來沒多久,聽說又要轉走了。也不曉得是幹了什麼壞事,在這學校才待沒多久就要走人了。他這一走,他們班的女生都要暴動了,活像是她家男人被搶走了一樣。」子涵毫不遮掩對於那些少女們的輕視。追著男人跑,像個什麼樣呀!

「有妳這樣說話的嗎?」子楓好氣又好笑。

「我是不知道他這個花美男是有多美啦!不管班上那些女生怎麼說,我才不要湊熱鬧的去看他到底有多美,多麼的可口。你也知道像我這樣的美少女,追男生這種掉身價的事情是輪不到我的。我不需要去討好男生,只有他們來討好我的份!」

「因為一開口,大概就會把男人給嚇跑了吧!」

子涵撥了撥她的大波浪長髮,一副女王模樣的睨視她哥哥。「這就不用你擔心了,先管好你自己吧!哪天你對女人有興趣了,自然我也會找到容忍我的男人的。」

她在調侃她的哥哥近似和尚般的生活。從沒看過他交過女友,或者甚至於對什麼女人表現過一絲有興趣。她媽鳳姐的說法是,這種事情放在兒子身上在小時候是好事,長大了可就讓父母擔心了。該不會兒子對女人真的沒有興趣吧?

「要不是我太瞭解你們,我都要懷疑其實你跟青陽有一腿了。瞧瞧你們兩個男人,說臉蛋嘛也有臉蛋,說身材嘛也不差,哪一樣都不缺,怎麼就沒見過你們倆交過什麼女朋友。老是只見你們倆人混在一起,哪個妹看到兩個帥哥只跟彼此廝混,都會誤會你們的。」

「妳可以把這些話原封不動的對青陽說,指不定他會以為妳對他有意思,才那麼關心他的感情生活。我是個心胸很開闊的哥哥,妹妹和兄弟在一起,我可以接受的。」

「別、別別別……」她舉起手,做出她投降了的樣子。「不要殘害手足呀,親愛的哥哥。我不喜歡吃冷凍肉品,誰愛吃就盡管拿去解凍吧!不要算我一份。」

誰叫妳要嘴賤。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親、愛、的妹妹。」

不想要別人干涉妳的感情事,就少管別人的感情事。

--------------------------------------------------------------------------------------------------------


直到亞諾走進蛋糕店,小菁才肯接手幫她分擔了一下她手上提著的那幾袋學校的少女們送給她的餞別禮物。在小菁看來,這分明是諂媚,是在討好亞諾的行為,不過全被亞諾當成了“只是同學送的禮物”,都要轉學了,最後一次就收了吧!

再說,那有女友幫男友提別的女人送給他的禮物這種事情,這太不合理了。

當然小菁並不能如此抱怨,前提要是她真的是琵亞諾的“女朋友”才行。

她只是一個冒牌女友,一個其實是表妹的冒牌女友,一個說是男友其實是表姐的人的冒牌女友。實在找不出理由可以抱怨。

她們在校門外好不容易擺脫了飢渴的少女們,準備要搭公車回家的行程被亞諾接到琵爸的電話給打斷了,據說是琵爸忘了買家裡重要日子要慶祝的蛋糕。

小菁想不出來是什麼日子需要琵家買蛋糕慶祝,她們家沒有一個人過生日呀!

「是慶祝倒數三千五百天。」亞諾面色平靜,態度輕鬆的解釋。「還有三千五百天,我就要二十六歲了。」
也就是再過三千五百天,他們女兒亞諾就能恢復女兒身了。

現在也才十七歲,快要十年以後的事情是有什麼好慶祝的?

小菁只能想,並沒有說出口。

抱著被當了免費搬貨工的報復心態,她硬是要亞諾請她吃蛋糕。再又哄又耍賴的騙到手以後,歡歡喜喜的自己一個人跑去找她要吃的蛋糕了。

亞諾的無奈表情換來了櫃台的店員姐姐的安慰。

「你女友……好活潑。」

不反駁店員的假設,亞諾乾笑著將紙袋暫時放在了櫃台邊,詢問店員他們店裡最受歡迎的蛋糕是那幾樣。

店員介紹的蛋糕在最裡面的蛋糕櫃,亞諾走過去時,讓路給了正好同個走道上的女客人──兩名OL打扮的阿姨,對於她的讓道向她點點頭以後走開。卻又回頭看了她好幾次,彼此竊竊私語後偷笑的舉動讓亞諾不得不注意到她們在看她。

亞諾習以為常的淡笑而過。

由於店員的介紹,她不需要經歷每個蛋糕看起來都好想吃,不曉得要買哪一個的掙扎過程,很輕鬆找到了她要的蛋糕。

此時從亞諾所站的位置,眼角餘光中,看到了有人走進了店裡,直接往她所站的蛋糕櫃前走來。她剛剛伸手接到店員幫她包裝好的蛋糕,突然有人從後頭撞到了她的腳邊,讓她回過了頭。

她看到的是一個在蛋糕店裡亂跑的小女孩,顯然是撞上了亞諾以後跌到了地上。像是她母親的少婦從後頭匆忙的趕過來,一邊道歉,一邊小聲的責怪她的孩子在店裡亂跑的行為。

她以為她的孩子會哭,可是小女孩從頭到尾都沒有哭,反而是任由亞諾彎下身扶起她,一張小臉蛋一直朝著亞諾看著,緊盯著她沒有想要移開的跡象。

亞諾認為這孩子是被撞傻了才會一直看著她,不想要去多想一個小女孩的眼睛裡會冒出愛心來是什麼意思。

點頭對小女孩的母親一再的道歉表示沒關係,好不容易才抽開小女孩緊抓著她的手,亞諾終於能從蛋糕櫃前走開。而同時,她眼角餘光看到走進店裡的男人,正好走過來,站到了她原先站的地方。

她耳邊只能聽到他選了跟她一樣的蛋糕。

亞諾腳步沒有任何停頓的走開。

 


--------------------------------------------------------------------------------------------------------
 


打開車門,子楓將蛋糕放到了後座上。還坐在助手席上的子涵不知從何而來的,一臉興奮的看著哥哥。

「哥,你有沒有看到剛剛離開蛋糕店的那兩個人?」

「哪裡有什麼兩個人,妳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呀?」

因為杜子涵大小姐不喜歡勞動,走下車去蛋糕店買個蛋糕對她來說便是勞動的範圍。她自在的揮了揮手,拒絕哥哥要她一起採買,讓子楓只好自己一個人下車進行孝親活動。

然而他人回到車上,還沒有坐定,子涵卻催促著他快點開車。

「有兩個人在你出來之前先離開店的,一男一女。那個男的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天呀,他好帥!」子涵雙手捧著她的臉叫道。「他以前都藏到哪裡去了,我怎麼不知道我們學校有那麼帥的男生?」

這才是他妹妹這些話的重點所在。

「哥,快點開車!我看到他們在前面的路口轉彎的,我們快點把車開過去可能還追得上他們。」

子楓只能踩下油門,被動的將車頭轉向子涵指向的路口。他們一路從路口行駛到了下一個路口,張望著車窗外的子涵沒有看到任何她說的男女的跡象。

子涵讓哥哥再回頭繞了一次,依然沒有看到她說的男女之後,也只能放棄了。要不是怕哥哥不高興,她真的打算要哥哥將附近的路口都繞一圈的。不過想到了那個男孩是她們學校的學生,也就放心了。這裡找不到人,到學校總能找得到吧!

子楓可不知道妹妹心裡在打的算盤。

「妳不是說看到的是一男一女,怎麼沒有想到可能是他的女朋友,帥哥早就死會了?」

「哥,不是每個帥哥身邊的女人一定是他的女朋友。」她不能接受哥哥破壞她的幻想。「看看我們,不就是很明顯的例子。我身邊有你這個帥哥,可是我是你妹妹!」

「所以那個男生身邊的女孩也是他的妹妹。妳就這麼自我安慰吧!而且妳剛剛不是才跟我說過,只有男生來討好妳的份嗎……現在妳在做什麼?」

「那不一樣!」

「我看不出來有哪裡不一樣。」

「不是每個帥哥都像哥你一樣,怎麼融化也是白費力氣。面對這種天菜,就得要主動去融化對方……這不是討好,這是“示好”。」

子楓搖了搖頭。「隨妳怎麼說。」

都改變不了妳看到帥哥,想要倒貼人家的事實。


--------------------------------------------------------------------------------------------------------

十字路口閃起了行人紅燈,亞諾和小菁停下了腳步。

她好整以暇的看著指示著另一邊路口的行人號誌上,那慢慢行走的小綠人,沒有仔細去聽小菁說了什麼。

「諾諾,諾諾!」小菁搖了搖她,讓她回過神來。「我跟妳說話妳都沒有在聽……我說妳有沒有看到那輛車?」

亞諾順著小菁的手指所指的地方看去,在紅綠燈前停了一排等著下一個綠燈才能再行駛的車輛。

「那輛藍色的車,坐在助手席的女孩是你們學校的。」

小菁說著,可是亞諾還來不及看清楚小菁說的車子和女孩,綠燈已經亮起。車子在她們面前駛過,在這一閃而過之間,她只來得及看到車裡是一男一女。

亞諾忍不住調侃表妹。「然後呢,妳確定妳注意的是那個女孩子嗎?」

小菁給了她“就知道妳懂我”的眼神。「是她身邊的帥哥,型男一枚。妳說我們身邊怎麼都是些小鬼,沒有這樣子成熟的男人?」

高中生是要哪裡去找成熟男人,妳會不會想太寬了。

「那個女孩已經是個美人了,身邊還有帥哥相伴……也太不公平了吧!妳們學校有沒有不准學生談戀愛的規定?尤其是那種不可以跟社會人士過從甚密的。」

這是在詛咒對方,最好被大人阻擾不能談戀愛嗎?

「妳怎麼沒有想到,他可能只是她的哥哥或是表哥呢?像我們一樣是表兄妹。」

「諾諾,兄妹都是俊男美女的機率,其實沒有那麼高的……」小菁指了指自己,又指向了亞諾。「我們家這樣男的能帥女的又美的,只能說是家裡風水好,祖上做過好事有積德。況且妳那麼帥,也不是我哥哥呀,妳是我的“表姐”!」

被這聲表姐一喊出口,亞諾就皺起眉頭了。連忙察看了下四周,確定沒有什麼人有機會聽到她們在說什麼,才回過來瞪了下表妹。「注意妳說話的地點!」

這樣的口無遮攔,大街上叫她表姐,要是讓人聽到了不就是曝露出她不是男人了,這個她們保守了多年的秘密。

小菁急忙摀住嘴,自知理虧。瞄著她的表姐,囁嚅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看表妹對她投來討好的眼神,一副求她大人不計小人過的樣子,亞諾搖了搖頭,隨手敲了下表妹的頭。「妳喔!就是那張嘴管不住。」

姐妹倆相視,彼此都笑了。

她們在等待的行人號誌已經轉為綠燈,兩人走上了斑馬線。走過的兩人,親密說笑的姿態,在外人看來怎麼看都是一對年輕的小情侶。

小菁撒嬌的往亞諾貼過去,用沒有提紙袋的手勾住亞諾的手臂。「那諾諾就要多管管我呀,我的嘴就會乖一點了。」

「請妳不要對我這麼殘忍……我們是親人不是仇人呀!」她是故意說笑的。「不用擔心,上天遲早會派個人來收拾妳的。」

偏著頭看向她,小菁打量過她秀氣的臉。「……我倒要看看會是誰來收拾我們諾諾。要是個不怎樣的傢伙,我可是不准的。至少要是個很男人的男人,一看到就會激發出我們諾諾的少女心,在心裡頭大叫著“啊,好帥呀,好想要他做我的男朋友喔!”這樣的男人才可以。」

亞諾笑了出來。「我才沒有那種東西。」

「妳有的。」小菁篤定的說。「只是還沒有出現點燃的那把火。一個讓妳心會砰動、砰動跳的人。」

會有那個人嗎?

亞諾自己都不相信。

要她去期望著一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還不如去期待自己會變成怎麼樣的人。

她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個強壯的人。想要是一個強壯的足以保護想要保護的人的人,一個不會再被是不是沒有救到人的不安給困擾的人。

可是,現在的她有變得更強壯嗎?

真正的那個她。

在帶著男人的面具背後的自己,有成為強壯的人嗎?

 


--------------------------------------------------------------------------------------------------------
 


這是到了他們回到家以後,子楓才想起來的事情。

他在蛋糕店裡拿蛋糕的時候,走過去看到的不正是一個穿著子涵學校制服的男孩子。只是他彎下身幫忙扶起跌倒的小女孩。等到子楓走近,只來得及看到他站起身走開的背影。

那是個瘦瘦高高的孩子,就背影來說,要說可能是子涵跟他說的天菜級帥哥,似乎的確是有想像空間的。

或許他就是子涵說的那個帥哥?

想到這裡,站在房裡落地窗前的他,不禁莞爾一笑。

他在做什麼,竟然在這裡分析起另外一個男人的外貌指數高不高了。

他沒有打算要跟子涵提起可能有遇到她提到的男生的事,因為他不想要被她追問一些他根本回答不出來的問題──他長得很帥吧!他有沒有比哥你高?哥有沒有看到他制服上的學號……

「祝福你不要被我妹找到了。」

這是子楓為今天竟然在幫妹妹追男人的事,下的最後註解。

放在桌上的手機,此時傳來了來電聲響。他放下先前想的事情接起電話,可是聽到的不是他想要聽到的消息。

已經算不清這是第幾次從徵信社打來的電話,再一次告訴他,依舊找不到那個小女孩,找不到他的救命恩人。沒有這個人,沒有人見過她,可能的線索再一次證明不是她。

子楓把放在他外套內袋的粉紅色髮夾拿出來,在手裡把玩了起來。

或許,這是在告訴他,他該放棄了嗎?

髮夾在他手裡的觸感,熟悉的讓他似乎想起了在溪邊撿起髮夾的時候,沾濕的髮夾冰涼的觸感。

恍然之間,重現出他兒時溺水時的無助。那樣越來越沉入水裡,越來越模糊不清看不到任何東西的無助……再多喝下一口水,再多失去一口氣,可能就要結束一切的恐懼。

不,他不可以放棄!

是她救了他的。

是她讓他可以再呼吸下去的。

握緊了髮夾,對自己笑了下,要自己相信還有希望。

證據不就在他的手裡嘛!她,存在過的證據。

一直找不到她……是在告訴他,越是珍貴的,越是值得等待。越是重要的,越是要去找尋。

這不會是絕望,這是要他繼續找下去。

如同公主回到了海底,不是她不擔心她救的人,只是她有不得已的理由不能現身。

或許是這樣子的,

或許,

她只是還不能被人找到。

 





 

 

 

 



作者後記﹕

依舊還是不能相認……只能不斷的擦身而過的兩人。

 

大學生的子楓 vs.高中生亞諾

亞諾這種美少年穿著高校制服,不覺得讓人滿妄想的嘛!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ong
  • 寫得很有感覺!
    也許作者可以接著再寫篇亞諾大學時期的故事哈哈?
  • 微微
  • 拜托、把这个故事一直一直写下去吧,太好看了
  • 訪客
  • 繼續寫+1,想看學生劇情><
  • jackykids
  • 想看 +1
    高中生的諾 在想什麼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