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網路上截取,不是我所有,只做解說用*
 

 

 

 

 

 

 

 

 

★雖然是以男人面目示人,可是亞諾真正的身分是個女人,

所以提到她的時候用的是“她”,而不是“他”。這不是寫錯字了。★

 

 

 

 

 

接續到上一集,鳳姐的生日宴會。
子楓和亞諾一起跳舞,被小菁視為是湊合他們的好機會,拉著阿超跳舞故意撞上亞諾,造成了他們意外的男男吻。

 

鳳姐嚇到和女兒抱在一起,他兒子和兒子的結拜兄弟不是在跳舞嗎,怎麼突然玩起親親來了……
這難道是兒子在“彩衣娛親”嗎?(是想嚇死老母才是真的)

 

子涵美眉沒有腐女魂……她一點都不感動,她跟媽媽抱怨。

媽~人家不依啦!不是說好了亞諾是我的嘛,哥他怎麼可以親我的亞諾!
就算是長幼有序,也不能連妹妹喜歡的男人都先 給他開吃呀,他是怎麼做人哥哥的!!!!

 

 

眾人之中有人歡喜有人憂,子楓意識到“他竟然和男人吻了”,

這不符合做老大的行為準則,要是傳出去了要他一個大男人面子上怎麼掛得住呢!
腦中一熱,衝動伸手把亞諾推開了。

 

亞諾還處於搞不清楚的狀態中,被子楓這樣用力一推,她就算本來沒有不高興,突然也要不高興了。

 

即使這個時候子楓意識到他把亞諾推開的舉動不太對,

可是這種場面之下亞諾也沒有心情聽他解釋,轉頭就要走人了。

 

面對亞諾氣勢洶洶的走來,一副來找兇手的樣子。

阿超沒有壓力的立即指認出兇手不是我,是她的表妹小菁。

 

小菁只好把氣出在子楓身上……完全沒有意識到對一個大哥這樣說話,真的好嗎?

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就對了,又不是人家要親親的。

 

 

面對表姐的指責,小菁睜眼說瞎話,

死賴著不承認就是她下的“毒手”,故意要讓亞諾和子楓親親的。

這一切是月下老爺爺的安排,趕著要出清存貨……不是,是要讓有情人一吻定情。

 

亞諾自己先在意起親親了,“接吻”兩個字怎麼樣就是說不出口。

就………了,是什麼了?///

 

這麼明顯的“我很在意”,怎麼能叫小菁不揪著她不放,

把她其實是因為親親太害羞了才會“見笑轉生氣”(腦羞成怒)給說破了。

 

誰叫那是亞諾的『初吻』呀!

妳怎麼知道那是初吻的,小菁?

 

 

面對表姐的死不承認。

小菁說什麼憑她多年的空姐經歷,而有的『三萬英呎的先知』的名號(這是什麼航空公司呀,有這種空姐)

她的火眼金睛一看,就看得出來亞諾被男人親一下,就算是她早就死透了的少女心也會因此再度死灰復燃的。

這名『三萬英呎的先知』,一邊講一邊親了亞諾……明顯就是說要開導人,卻在騙色的神棍一枚。

連表姐的豆腐妳都想吃!

 

 

亞諾這個男人(假的)要是不證明一下她才不在乎親親,面子上會過不去,

於是抓著自家表妹來個實景演練!給她親下去。

 

之後還要帥氣的表示,

接吻不過是嘴唇碰嘴唇的小事一樁,有什麼了不起。

 

 

她的表妹可不這麼想……

孩子,妳的路要被表姐掰“彎”了嗎?

快醒一醒,她是妳表姐呀……

 

 

 

亞諾人前要硬ㄍ一ㄣ,等到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喝悶酒,想著未經她同意就被奪走,不再回來的的初吻。

她很在意、她很在意、她很在意、她很在意………

她非常非常的在意,跟自己的結拜兄弟接吻了。

 

 

這個親了她的男人,這時候卻主動送上門來受死了。(並沒有)

 

他是個幼稚鬼……耍了下弟弟,明明跟她說11點鐘方向,卻從後頭冒出來。

 

和兄弟的男男吻,子楓也不能不當一回事呀!

兄弟之間需要把事情說開了,開解一下彼此。
不能為了一個意外之吻,毀了才剛剛建立起來的兄弟之情。

亞諾硬ㄠ她是被嚇到了,沒有在生他的氣(雖然被嚇到的真實成份很低)

哥哥還是相信她說的話了。

一放心下來就去搶了弟弟的啤酒喝。

喝了就要還給亞諾,要她也喝。

共喝一杯水,或是一瓶酒也可以,是感情好不好的決定點呀!

你不會想要沾到討厭的人的口水的,何況是一起喝的水。

 

 

亞諾才說了不是為了吻生氣,只是被嚇到,卻在意起被搶去喝的啤酒了。

她當然不能再收回來,不然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嘛……

雖然哥哥喝過等於已經間接接吻過了。

把酒送回來,你有那麼想要再跟人家接吻嗎?

 

 

彆扭的孩子,只能裝沒事的看著人家的背影目送走他。

唉,早知道應該多買幾瓶酒!(誤)

 

 

 

回到亞諾努力工作的生活。

這天阿超不舒服,她暫時在樂園外一個人顧攤子,遇上子楓和媽媽妹妹一家人來樂園,

本來他們都要上前找亞諾了,卻碰上特地來堵他們的記者。

圍住了他們,問起杜家在海外的事業發展,是不是明面上是做樂園的生意,暗地裡卻是在搞要擴張黑道勢力。


記者之中有人趁機混水摸魚,混在裡面追問起了子楓的身世。

他不是杜家親生的兒子,他是被杜家收養的。

 

涉及到個人隱私,子楓猶豫了。

見鳳姐沒有要阻止的意思,他坦率的承認。

 

看到兒子被逼著要承認自己的身世,鳳姐站了出來。

她不覺得收養孩子是什麼不好承認的事情,

即使不是親生的又怎麼樣,他們是把子楓當親生兒子養大的。

子楓被媽媽的話感動了。

 

 

可是記者並沒有就此停歇,既然鳳姐都出面了,那就順藤摸瓜的繼續問下去,

硬是要曲解鳳姐這對黑道大哥夫妻收養子楓的動機,是因為他們沒有兒子,要培養接班人才會收養他的。

這些記者唯恐天下不亂耶,在這裡管人家孩子是不是親生的。

收養孩子不是應該受到讚揚的事嘛,是黑道大哥收養的話背後一定有問題就是了。

 

鳳姐出言為他們夫妻倆說話。

她老公的確是黑道大哥,可是又要怎麼界定什麼是黑,什麼是白呢?

比起那些表面仁義道德,私底下卻狗屁倒灶的傢伙,他們這些坦坦蕩蕩的人要強多了。

鳳姐調侃這些記者不是很行,很會挖人隱私嘛,

為什麼沒有去查查看她的兒子平常都做了什麼,捐善款做善事的好事,記者們怎麼都不寫呀!

最後要母雞護小雞,再警告一下不要想在做媽媽的面前欺負她的孩子。

 

然而,鳳姐感動兼有點威脅的話都說了一遍了,

記者還是不肯放過他們,被子楓出手阻止了。

 

記者大概以為要被揍了吧……(這樣就有新聞了)

 

這次就真的是在威脅了。
──你要是找我家人的麻煩,我會讓你的家人覺得更麻煩的。

 

等到杜家人走開,子楓走過攤子前還不忘停下來跟亞諾點了頭示意。

亞諾看到這些糟心事……

黑道少主其實是大哥的養子。亞諾她家也不輕鬆呀,兒子其實是女兒。

所以說,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呀!

 

 

 

其實這段的重點不是亞諾知道了子楓的身世,

是子楓穿了皮夾克吧!(皮衣控會忍不住熱血沸騰的)

嗯~比起蒼蠅般繞著不走的記者們,來個帥哥穿皮夾克才更吸引人呀,是不是呀!
皮夾克皮衣這類的衣服,無疑是可以鑑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帥的指標之一。
也就是說,要是穿了合身的皮夾克還是無法展現出該有的帥氣的話,就不要再掙扎了……這只能說和帥沾不上什麼邊,連皮夾克都救不了你。(偏見很深的人)
 

 

嘖、嘖……這陽光充足的日子很不錯,看帥哥穿皮衣更不錯~

應該很多人注意力都已經飄走了吧……誰管這些記者問什麼呀,請多給一點特寫鏡頭才是真的。


 

正面看也不錯。(鳳姐這件衣服也很好看)

 

看看才穿了皮夾克一堆蒼蠅記者就飛來了,難怪他比較常穿西裝,皮夾克只有露這麼一面。(大誤)

要趕蒼蠅是滿討厭的沒有錯 ~


期待亞諾也有穿皮夾克出場的時候……(好想看!)

不過可能要穿比較秀氣型的,畢竟亞諾比較小隻穿太大件會變成被衣服壓的。

 

 

 

是說沒有人覺得這一幕,子楓又在跟亞諾炫耀了嗎?

哥穿皮夾克就是可以這麼帥,弟弟你要學著點!

(不照劇情想的觀眾)

 

 

繼續正規劇情──

小菁的百貨公司抽獎抽中了郵輪到石垣島的旅行,所以亞諾被小菁拖來一起出遊了。(一人中獎,兩人同行)

兩人妳拍我來我拍妳,自拍的正樂時碰上了家族旅行,也坐上了同一艘郵輪的杜家人。

 

各位觀眾,你比較喜歡女女配,

還是男男配呢?

我決定站這一對!(搞錯重點的觀眾)

 

 

既然碰上了,子涵不會放過可以和亞諾相處的機會,邀亞諾小菁和他們一起玩。

小菁也樂的人多熱鬧有人可以一起玩。
 

子楓同意了,再加上子涵和小菁兩人已經拍板定案,儘管亞諾一再阻止,她也拒絕不了了。

 

 

一直站在旁邊沒發表意見的衛青陽,告知他要脫隊。

衛青陽同學,這是要支開人的意思嗎──我有事要處理一下,你們先走。

 

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趁著子楓帶女眷們走開,他必須要跟亞諾說一下出來混該知道的道理。

 

第一﹕我一直有在注意你,琵亞諾小弟弟。

 

第二﹕在我眼皮子底下,你最好給我乖一點,不要以為有子楓哥哥給你靠,就可以亂來了。

面對這種新歡是個小鮮肉,像我這樣隨家裡男人去玩,還很有風度不吵不鬧的舊愛已經不多見了。

 

 

──以上不是真實的劇情。

 

 

 

再度轉回正常的頻道﹕

小菁吵著要參觀子楓住的客房,想說一定跟他們住的等級不一樣。

 

子楓注意到小菁在大力稱讚房間多好有多棒的時候,亞諾也露出了她也很喜歡的神色。

喜歡嗎,哥哥買給妳!

 

 

子楓自作主張的要將他的房卡和亞諾交換,把他的房間讓給亞諾和小菁。

──這是在討弟弟歡心。從頭到尾也沒見他有在注意小菁,一雙眼睛只追著亞諾走呀!

 

 

子楓要拿自己的房卡給亞諾的時候,在這畫面停格……忍不住不純潔了一下。
請問亞諾,妳看到什麼了?

 

子楓好意讓兄弟帶女朋友出來玩可以玩得開心一點,

不管亞諾要不要,小菁毫不猶豫的收下了。

 

他妹子涵可不這麼想。

拆CP(拆散情侶)都嫌不夠快了,怎麼可能去幫亞諾和小菁住什麼更大更好的房間培養感情呢,

她立即想出了“奸計”,實行她的阻止亞諾和小菁睡同一間房間的計劃。

先拐小菁去做SPA,小菁很好拐,當然樂的答應了。

 

 

 

女人們結伴去SPA了,亞諾自己閒晃給晃到了甲板上,

遇到也在甲板上的鳳姐,想要過去打招呼被後來出現的子楓給阻止。

杜家這趟家族旅行,表面上出來玩,實際上是要到石垣島祭拜子楓的養父杜光柱。
杜光柱七年前搭上船,在經過石垣島的時候失去音訊,這麼多年過去了一直找不到人已經被認定死了。


所以鳳姐是一個人在甲板上看海懷念丈夫,他才要亞諾不要去打擾她。

 

而對於子楓他自己來說,他的遺憾是想要做一個讓養父為之驕傲的兒子,卻在還沒有達成時失去了養父,無法報答他的養育之恩。

雖然他心裡還是抱著希望,這個失蹤多年的養父有一天會出現,回到家來告訴他們他回來了。

 

 

 

轉到已經做完SPA,續攤轉向酒吧的子涵和小菁。

子涵想出的奸計,雖然技術成份不高,但是目的能夠達到就夠了。

 

她不能阻止亞諾和小菁換到哥哥的房間,可是她可以破壞他們共用房間。
為了達成目的,她不惜犧牲自己陪小菁一下午的SPA以外,還外加一起喝酒談心事。

 

如願將小菁灌醉後,計劃在哥哥和亞諾找上她們時,她也裝醉,硬是要賴在亞諾和小菁的房間睡。

亞諾沒有辦法之下,只能去別的房間──她哥哥的房間──睡啦!

雖然過程之中,要面對不小心被醉婦“出拳攻擊”的危險。

可是為了遠大的目標──亞諾──這一切是必需要忍耐的。

 

當然,記得要排除中途可能出現的幫兇──兄長大人。

堅持目標──亞諾──才能邁向成功。

而且一旦遇上了,不要輕易放過任何可以吃亞諾豆腐的機會。

 

看看亞諾為了閃避魔掌,閃到都腳滑撞到門框上去了。可見她有多堅持……

嗚……哥哥你怎麼現在才來關心呀,你妹妹在吃我豆腐的時候,你就該出手制服住你妹妹了呀!

 

你妹的……不,是你妹妹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好可怕喔,可不可以帶回家去不要放出來咬人?

 

亞諾可不敢再去試圖搬動子涵了,誰知道還會被怎麼吃豆腐。

 

 

做哥哥的也不想搬爛醉的妹妹,

而在無法把子涵抬回去她自己的房間之下,子楓提議亞諾去他房間和他擠一晚。

亞諾不可能輕易就答應跟人睡……是跟人共用房間,當然要掙扎一下。

睡相不好啦之類的萬年老藉口很好用。

 

她一直推拒,不免就讓人懷疑一直不肯跟我睡,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只要被說是女人就會被刺激到……

 

才想要裝男人,誰知又被子楓搥了一拳,再度被“襲胸”了啦!

(這個搥的太下面真的抓不到圖,可是亞諾的反應已經說明她又中拳了)

 

不好意思,哥哥搥人搥習慣了……你又這麼好搥,忍不住就動手了

只能咬著牙乖乖跟哥哥回去睡了。(怎麼看都像是被誘拐了)
 

 

回到兇案現場……

不是,是子涵成功設局的現場。

子涵終於成功把哥哥和她喜歡的“男人”送上床去了。

這種助攻的行為竟然發生在妹妹身上,怎麼能不叫哥哥感動呢~(乖,哥沒有白疼妳)

她根本沒有喝醉,卻撞上突然醉“醒”了的小菁。

 

子涵索性承認她就是喜歡亞諾,所以她就是故意要讓亞諾和小菁不能同睡一張床的。

小菁吐了起來,醉暈暈的表示不管誰要亞諾都可以拿走。

連她哥哥也可以……(要不要這麼隨便送)

把自家表姐到處亂送人給送了一遍以後,

小菁自己招認了她才不是亞諾的女朋友,是她的表妹呀!

子涵這下還真是灌酒灌對了……犯人終於認罪了!

會不會再多灌一點酒,連亞諾是女的都會說出來了?
喝酒真的會誤事呀!

 

 

 

 

子楓子涵這對兄妹,一個把亞諾領回房間去了,一個從亞諾的表妹嘴裡套出話來了。

可謂是皆大歡喜(?)
另一邊,子楓的另一個兄弟衛青陽,也走好運被美眉搭訕了。

聞香而來的美眉娜娜,主動來討咖啡喝。

 

妹子自顧自的分析他在沖泡的咖啡,講了那麼多人家就是惜字如金不回她話。

 

她不死心又要對咖啡下手,衛青陽很不給面子的直接把咖啡往自己面前拉近。

美色對他是沒有用的。(笑)

 

給錢都沒辦法,甚至於提出她願意說出她的秘密,來交換咖啡。

她生了重病,醫生宣判她很不樂觀……

所以這可能會是她最後一次旅行。

最後一杯的咖啡……

就這樣,她算是成功從他手上騙到咖啡了!

反正騙都被騙走了,也算是請了懂咖啡的人。

老實說,這樣跟帥哥搭訕似乎不是很高明……雖然妹子是真的想喝咖啡。(笑)

 

 

 

回到被逼著來上床……不是,是和兄弟共用一張床的亞諾。

這是不能讓人平靜下來的狀況呀!

總不能承認──我不只是一個人睡習慣了,因為我是女人所以我不習慣跟男人睡同一張床吧!

 

誰想子楓一開口就是叫他脫衣服。

為什麼要脫衣服?怎麼想,睡覺和脫衣服都劃不上必然的等號,也沒有人規定睡覺一定得裸睡呀!

 

發覺到弟弟在亂想,很怕會被哥哥吃了。

子楓故意捉弄她,把亞諾逼到連連往後退,一路逼到牆邊去了。

──壁咚了她!

亞諾不知道被捉弄,不斷提醒哥哥“你喜歡的是女人”呀,不要搞錯對象了。

其實他只是在跟她開玩笑,叫她脫衣服是要幫她剛剛撞到的傷貼止痛貼布的。

 

是說亞諾拿牙刷保護自己,看起來很荒謬,可是的確做的到呀,

是有看過這種新聞沒錯,牙刷是可以當兇器的。(可怕)

 

 

亞諾被子楓一路近逼還沒有結束,壁咚之後,他為她買了止痛貼布,還要親自為她貼上喔!

 

然而亞諾很彆扭,不能不去在意子楓叫她坐近一點,還要坐到他腳邊去才可以,又叫她要解開釦子。

 

動作拖拖拉拉的,讓人不耐煩的自己動手幫她拉開領口了。

因為心思不純,覺得子楓的手在拉開亞諾的領口時,是不是有多“停留”了一會呀?
這手先放在亞諾的手上停止她,之後才拉到領子上。總覺得手指是滑過去的……(是想太多了嗎)

拉開了領口,要貼就貼吧!還要摸到亞諾的撞傷處是怎麼回事,要確認真的有傷到嗎?

可是貼貼布的動作很溫柔……

亞諾感動到了,他是真的關心她呀!
只是撞到了一下,他便記在心裡了,還執意的一定要幫她貼上貼布才肯放過她。

 


至於子楓幫亞諾貼貼布,他得到的心得是──她長得很秀氣?

她就是那種因為長得太帥了,沒有男生願意跟她做朋友的人。

你是在說你自己嗎?

 

亞諾看他一直繞著她的長相打轉,

有點像是要使性子的回問,你那麼注意我長怎樣,是對我有興趣是不是?

小心喔,人家就是喜歡妳這型的。

只是不知道妳是女的,他不能下手。

自己挖洞自己跳,就是在說亞諾這種行為啦!

 

 


亞諾以為貼過貼步就是過關了,子楓卻立即脫起衣服要洗澡了。

他一邊脫著一邊問亞諾誰要先洗澡,

可是這叫亞諾要怎麼回答呢,你不是都脫起來了嘛!

 

還好現在有手機,不然船都已經行駛到海上了是要上哪裡去找藉口呢?

當然是要打電話回家囉……你不知道這裡是公海嗎,沒有地方可以逃呀!

 

 

亞諾不知道子楓在她背後露出失望(?)的眼神了 。

……其實他問妳要誰先洗,是要妳一起洗的意思。(最好是啦)

不然要怎麼解釋亞諾都走開了,他還一直回頭看呢?

 

 

 

因為亞諾不肯跟他一起洗澡,所以他決定在床上直接下手比較快!

 

弟弟睡得正香甜的時候,是下手的好時機。

 

一個轉身,就把亞諾給抱滿懷了。

嗯……這個姿勢很正確無誤。

 

然而亞諾警覺心很高,

一感覺到有人摸上她,她立即驚醒了。

 

眼神游移,懷疑這種被人抱住的感覺到底是真的,還是只是在做夢呢?

 

光是懷疑只會越想越可怕,還是壯起膽來看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吧!

天呀,這再摸上來就要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了啦!

……人家真的要被哥哥吃掉了!

 



亞諾大叫不行啦醒了過來,

才發現這只是她想太多之下,產生的一場惡夢。

 

她的叫聲,驚動到在浴室刷牙的子楓跑出來查看,以為她發生什麼事了。

 

子楓﹕什麼不行?

亞諾﹕不行吃掉我啦……///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因為很怕被吃掉,所以做夢就在夢裡被吃掉了。(這根本就是美夢呀~)

 

不過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場夢會發生的背後疑點呢?

亞諾她是坐在床尾凳上打瞌睡,睡到做夢的。

就是這裡……

既然她都已經穿好睡衣了,

為什麼不直接上床睡,要坐在床尾凳上,坐到都能打瞌睡才會做夢了。

 

又不是在餐桌上,長輩沒有動筷子之前,小輩們不能先吃。

難道是哥哥還沒有要睡,弟弟不能先睡嗎?

 

是不是可以說,亞諾特意在等去刷牙的子楓,得等到他刷好牙了要睡了,兩人才能“一起上床睡”!

希望婚後也有這麼乖,老公還沒回來不可以一個人先睡喔~(偷笑)

 

 

 

到了這個時候,才是正式進入床戲(大誤)

亞諾小媳婦似的默默把靠枕放到床中間,做出自欺欺人的掙扎……

有東西在中間隔著,就不算是兩人“睡在一起”了。

 

這是小學生才會做的行為嘛,

對於倒楣的和討厭的男生分到同桌的話,要採取積極的反抗的作為。

──桌子中間我已經劃了線,你不要給我超過來喔,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子楓不需要思考,反射動作抓起靠枕往床下丟開。

三兩下子,就把亞諾心裡的那點小小的掙扎給毀了。

亞諾整個傻眼……
你怎麼可以輕輕鬆鬆,就毀掉了人家的掙扎呀!
 

 

 

既然積極的作為沒有用,只能選擇消極的作法

人往床邊睡,盡量能有多靠床邊就有多靠床邊。讓自己相信,我沒有和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


之前是誰霸氣的跟表妹說──我沒有少女心哪種東西。
整個就是小心翼翼的少女樣,深怕身邊這個人不知道會不會把我“怎麼樣了”嘛!
 


她身旁的男人還沒有要好好睡的意思,

靠枕跟他有仇,已經扔了亞諾放在床中間的大靠枕,連其他的小靠枕也被他一扔再扔,巴不得沒有其他靠枕在床上。

此種行為放在員工眼裡,就是奧客一枚!


遊輪某員工OS﹕

XXX(髒話),這間房間的客人也太奧客了,靠枕全丟在地上,不知道人家打掃會很幸苦嘛……

我要去調出客房記錄,把他的惡行PO上網,讓鄉民和社會大眾肉搜他來唾棄他!



對自己做了奧客沒有自覺的子楓,發現亞諾縮在床邊,

一副有人逼我跟他睡的不得不從的樣子。

笑著要她放心壁咚她真的只是在開玩笑,沒有要吃掉她的意思,她可以不用這麼防備他。

 

人家都這樣說了,亞諾只能裝作她也很OK。

可是她一點都不能OK呀,就是要睡得很邊邊,

子楓一直碎唸,要她睡進來一點,再進來一點,再進來一點……

……要不要就直接睡你身上算了。

沒有人覺得這個哥哥管很多嗎?

 

 

這樣子慢慢往後退靠近子楓的動作,哪裡是OK的人會做的,

 

讓子楓他再次看不下去自己動手,要把亞諾抱進來。

我的媽呀,都在躲你了你還抱上來。

讓不讓人睡覺呀……

亞諾只能裝,用她怕癢來閃避不能被這樣抱的理由。

 

的確是隨你高興沒有錯……

半夜醒來的子楓,發現他的亞諾弟弟也太隨你高興了吧!

做夢的時候不讓人摸,睡著了就自己摸上來了。
你以為同樣是男人就可以亂摸嘛!

 

 

 

叫妳睡進來一點是怕妳摔下床,不是要妳近到巴在我身上。

子楓試圖把亞諾的手扒開,卻被她反擊手來“腳”也來了。

不讓弟弟抱,那要用腳夾住你喔~

這人夢到被抱住不是嚇醒說“不行”的,
真睡著了卻那麼主動死巴著,哪裡有像是不行(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老實)

 

 

一直扒不開亞諾,久了子楓也放棄再扒開亞諾的嘗試了。

 

 

被巴住的人已經放棄掙扎了,

亞諾醒來驚覺自己如此自動的巴在哥哥身上,卻很掙扎了。

確定這不是在做夢!

 

她沒有被強迫,她是自己摸到人家身上去的。

怎麼看,都是抱人家抱得非常的主動,也非常的樂意。

趁著子楓沒有醒來,除了天知地知,只有她知道……

趕快退開就可以裝她沒有做過亂摸男人這種事了。

急著撤退,沒有注意到後面,這次真的摔下床去了。

又不是被人當場抓奸,逃成這樣是來搞笑的嗎……

 

 

所以亞諾只能睡沙發了。

這種事通常都是男人該做的吧!

沒有讓女士睡沙發的道理,這樣很不男人耶……

先不要擔心睡相差還知道要換沙發睡,是不是算是有自知之明值得嘉獎……反正換沙發睡之前,妳已經把人家摸光光了 。

──而且子楓都知道了。

 

還沒睡醒的亞諾,被哥哥用莫名其妙的問題攻擊……

 

跟弟弟求證,他哥哥我是不是屁屁很堅挺……

拍了一下他的屁屁,要跟亞諾表明真的很堅挺。

 

大清早的在說什麼鬼呀……你的屁屁關我什麼事?

 

然後亞諾想起來了,

昨晚半夜醒來的時候,她發覺她的手是放在什麼地方。

 

就是這個地方。

和哥哥的手摟一摟妳的腰比起來,

把手伸到人家屁屁的口袋上,把別人的褲子當作自己的褲子的非正常行為──這是性騷擾無誤!

 

萬惡的手呀,你怎麼可以如此不爭氣,睡覺時忍不住要做壞事呢……

最可惡的是,

她竟然不記得摸起來是什麼觸感了!(誤)

 

 

這裡是大清早腦袋比較理智的族群。

青陽再度遇到了搶了他咖啡,說她得了重病的娜娜。

 

猶豫著要不要上前打個招呼,可是看到對方憂傷的神情,想到她跟自己說的她的秘密──生了重病,可能是最後一次旅行了。
青陽選擇了放棄打擾她。

 

 

 

真的醉醒了的小菁,跟自家表姐道歉,

她是被子涵設計才會喝醉的,亞諾才不得不去和子楓同床過夜。

還自我安慰亞諾都做了二十五年的男人了,會有什麼事嘛!一定順利過關的。
 

可是哪裡沒事呢,亞諾自己都不知道她的手到底把人家摸過多少了,
摸到子楓會問她……我的屁股堅挺嗎?

小菁一副很高興“真的有什麼了”的樣子。

兩人還沒有把話說清楚,先遇上了杜家一家人。

子涵已經知道小菁是亞諾的表妹了,兩人還不知道的在杜家人面前裝恩愛。

 

鳳姐邀兩人一起去看船上的活動,再一次小菁搶著答應,讓亞諾開口拒絕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小菁跟杜家這一團跟上癮了,連靠岸下船玩都想要跟。

可是人家自己有私人行程要走,不能帶著她們這對假情侶。

 

亞諾阻止了小菁,
知道杜家人表面上出來玩,實際上是到石垣島來祭拜子楓的養父的。

兄弟倆又眼神交流了。
──兄弟我懂你的。放心,不會讓我女友去打擾你們家的行程。

 

子涵逮到機會,逼問起亞諾和小菁。

 

兩人漏洞百出的回答,讓杜家人不懷疑都不行了。

 

雖然子楓想要包庇亞諾,阻止子涵再問下去。


鳳姐一邊斥兒子幹嘛對女兒說話那麼兇,

一邊轉過來自己還加碼追問。

連鳳姐都被燃起八卦魂了呀!


奈何子涵打定主意要爆出亞諾和小菁不是男女朋友的真相。

 

子涵拿出她昨晚用手機錄了小菁的酒後吐真言,證明小菁是亞諾的表妹,不是女朋友。

 

再怎麼瞪喝酒後就亂說話的表妹也沒有用了,亞諾只能坦白從寬。

 

沒義氣的小菁,想要裝肚子痛落跑,

子涵可沒放過她們的意思,拿出手機再度步步進逼,

 

誰知道她昨晚還錄了什麼東西呀,當然要搶手機阻止了。

 

兩個女人搶起了手機,

讓想勸架的亞諾沒有勸成,和想救她也沒有救成的子楓一起掉下游泳池公開洗鴛鴦浴去了。

女人吵架,男人落水……池魚之殃呀!


害別人掉下水,子涵這個罪魁禍首還在感嘆她哥英雄救美的場面竟然救了個男的,太可惜了!

原來子涵說的還有錄到秘密影片是騙她們的,只是唱生日快樂歌……

 

沒事就好了,快點游開吧!

 

 

兩個男人去梳洗換衣服了,家裡的女人們……不是,還有個青陽是男的。
是親友團們,還沒有放過亞諾為什麼要找表妹冒充女友的事情。

 

讓杜家的親友團裡,最理智(?)的成員衛青陽大師為你解析一下,
他的兄弟的兄弟亞諾,找表妹冒充女友背後不可告人的動機可能是什麼?

 

第一:他不想讓女孩子傷心。

 

 

第二:他不可以有女朋友。

 

還以為他會說,
第二:他是gay……跟我和子楓一樣。


來個這種讓鳳姐子涵一秒傻眼的話,
這樣的話不只是鳳姐子涵傻眼,觀眾在電視機前也會全傻眼的。
──哇,台灣電視劇什麼時候放得那麼開了!
三個美男愛恨糾纏嗎,要不要這麼激動呀~

鳳姐OS﹕
青陽,原來你和我兒子一直“單身”是這個原因呀!
還是──琵亞諾,我是要妳來做我兒子的朋友,不是來把我兒子掰彎的。

 

 

衛青陽大師自動排除第二種可能性。

請問一下,是從哪裡看出來亞諾是個身體沒有什麼缺陷的男人。
人家哥哥子楓摸也摸了,睡也睡了(誤),也沒看出他這結拜兄弟有什麼問題呀!

 

而妹妹覺得亞諾救了她時抱住她的帥勁,怎麼可能是身體有缺陷的男人。

……這跟有沒有缺陷有什麼關係?

 

 

青陽直接打斷子涵發花癡,繼續發表他的分析。

亞諾找表妹冒充她的女朋友,原因是不想傷女孩子的心。

她有女朋友的話,女孩子知道她死會了就不會來跟她告白了。女孩子不來告白,亞諾就不用開口拒絕這些女孩子,而傷到她們的心。

 

 

還好親友團一起腦補出來的答案──其實是青陽以為的──沒有想出真正的詭異之處。
帥哥就是討人愛,找表妹冒充女友都有人幫他找出好理由了。

 

知道亞諾還沒有死會,看到哥哥出現,子涵提醒他,他答應過要幫她追亞諾的。

子楓回答的意興闌珊,怎樣都好的樣子。

不過不忘擺起臉來警告了妹妹,不要再幹出灌醉人家表妹這種事了。

他妹已經執迷不悟了……

 

而另一邊回到和小菁共用的房間的亞諾,

遇上送房卡過來的子楓,以為是小菁回房間而叫他幫忙拿浴巾。

偏偏亞諾手又沒接到子楓遞給她的浴巾,讓兩人都同時蹲到地上去想要撿浴巾,意外的撞見了。

 

亞諾嚇到怎麼拿浴巾給她的不是她的表妹,子楓一直逼近了過來。

 

要不是亞諾用擒拿手把子楓給推出去,差點就要曝光她是女兒身的秘密了。

哥哥只是想要幫妳擦掉妳臉上的泡沫呀,妳這沒良心的弟弟!怎麼可以把哥哥當色狼呢……
 

 

歡歡喜喜的回房的小菁(是去哪裡野了),

剛好遇上要離開的子楓,撞破了自家表姐的姦情?

好你個琵亞諾,妳表妹我出去逛一下而已,

妳就把妳哥哥帶回來開房間了?

 

 

門不是鎖起來的嗎,這人是怎麼進來的,難道你是大哥就可以暢行無阻嗎?

對方太過自在,一點也沒有做壞事被抓包的態度,

讓小菁“這兩人是不是有什麼”的猜想瞬間破滅了。

 

 

表妹很失望(?)沒有發生什麼事,表姐很慌張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將子楓沒有發現亞諾是女的,歸咎於她是個太平公主。

 

自己都放棄的人,也不能怪別人那麼想了……

 

是說都脫成這樣了,還看不到嗎,

這男人眼睛是怎麼了呀……這是個謎。(笑)
 

 

杜家人到石垣島遙祭鳳姐的丈夫,杜家兄妹倆的父親。

 

此時的亞諾人也在島上……

買了飲料回來的小菁,看到杜家人,驚呼想要上前找他們。

被亞諾給硬拉住了,不管為什麼就是不准她去找杜家人。

在別人不想被打擾的時候不要去打擾別人,就是體貼呀!

 

 

 

旅程的最後,亞諾小菁和杜家人最後聚在一起。

看著眼前的小輩們,鳳姐感嘆家人和好友能這樣聚在一起,不就是很幸福的事了嘛!

眾人一片靜聲之中,亞諾主動的和鳳姐又是說話又是敬酒。

從島上祭拜回來,杜家人的氣氛是有點低迷的,就連一向熱熱鬧鬧的子涵也是異常的安靜,

想讓鳳姐開心找她說話的亞諾,如同是沒有人要說話的氛圍之中,出現的光芒呀!

子楓非常有感,他被光照到了。

 

鳳姐已經把亞諾當自家人,

他們不要再靠緣份在船上巧遇了才能一起出遊,她要亞諾來年直接加入他們家的家族旅行。

亞諾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一直在注意聽著他們的子楓,知道亞諾不是在敷衍他媽媽才答應的。

這趟家族旅行對於杜家的意義,亞諾從子楓告訴她,他的養父的事情已經知道了。

身為知情人士,她還答應鳳姐的邀約,在子楓的眼裡,無疑是“安慰”了他的媽媽鳳姐了──丈夫不在了,她身邊還有這些孩子和朋友們的。

 

亞諾關心完媽媽以後,隨即看向子楓。

不要覺得寂寞,你兄弟一直在惦記著你的。

再度眼神交流了……

 

 

之後子楓在和亞諾兩人出遊(?)時,提到了這件事。

他不想要在心裡默默的謝謝亞諾的好意,他要亞諾知道他很高興她這樣做。

那就讓你更高興吧!她這麼做都是因為她喜歡他的家人……

瞧妳這孩子說話多甜,怪不得人家想疼妳了~

 

 

子楓帶她來到山上。

這不是來郊遊,也沒有要野餐。

不管怎樣,他要亞諾相信他,跟著他走就對了。

只是需要用到拿手帕蒙住眼睛,是哪一招?

 

等到子楓走到他的目的地,拿掉了蒙住亞諾眼睛的手怕。

她看到的是緊臨懸崖,展現在眼前的一片朝著大海的翠綠山巒。

帶到了這種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沒有人來往的空曠地方,怎麼叫喊都不會有人聽到的地方,做了什麼事都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所以阿超跟亞諾說過的話是真的──大哥要有大哥處理人的作法──子楓想要把她毀屍滅跡,才把她載到這裡來的。(誤)

 

 

子楓他之所以帶亞諾來這裡,是因為這裡是他的祕密基地。(一般不是應該是後院的哪個隱密處,或是樹屋之類的嗎)

有什麼不舒坦的,有什麼過不去的,

來這裡亂吼亂叫之後自然能夠通體舒暢,得到既舒壓又解悶的好效果。

把他的不順,丟給大自然就對了……

 

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他鼓勵自己兄弟也能這麼做。

亞諾很滿意。

 

 

不過歡樂的氣氛,被突然的來電打斷了。

亞諾察覺到子楓口氣瞬間Down下來……

 

那是徵信社打來的,告訴他再一次失望的消息,還是沒有找到他認為是救命恩人的小女孩。

需要請到徵信社去找一個女孩子,亞諾很容易聯想到這女孩子的身分是什麼。

聽到是子楓小時候溺水時,救了他的人。

亞諾想起她小時候,也曾經救過溺水的人。

 

子楓當然不會去想到,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當下開玩笑,要是亞諾是救了他的那一個人的話,他們倆會在很小的時候早就做兄弟了。

 

他說起了兒時溺水的那段過往……

他為了救一隻溺水的狗(不是每隻狗都會游泳的),弄的他自己也溺水了。

醒來時當然會把叫醒他的小女孩,認為是他的救命恩人。

而救命恩人留下來的線索,除了聽到那個小女孩被家人叫雁庭的名字以外,就是在他身旁的溪邊石頭上,撿到的小髮夾。

他隨身帶在身上。

 

亞諾看到髮夾,訝異看向子楓。

想起了她說的她小時候救過溺水的人的那段兒時回憶……

被玩伴(是不是表妹小菁呀?)拉去溪邊拍照的亞諾,瞞著父母偷偷第一次穿了裙子。

那個髮夾就是玩伴把她頭上的髮夾拿下來一個,給亞諾別的。

 

亞諾很怕父母發現會被責罵,急著要拉玩伴一起回去的時候,她們看到了溪中的石頭上躺著人。

 

亞諾沒有多想就下水去救人了,游到溪中去把人給拉上了岸。

可是在她們怎麼叫都叫不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有人叫他們家的狗的聲音。

亞諾的玩伴嚇到了,要是被人看到亞諾穿著裙子的話,就會被發現她是女生了。

不管亞諾怎麼擔心她救的人還不醒來,執意的把亞諾給拉走了。

那個髮夾是亞諾在離開時,不知道掉了的髮夾。

 

即使是再普通的髮夾,在同一個地點出現的同樣的一個東西,不是同一個人的機率已經低到可以不算數了吧!

所以,她當年救的人就是子楓了。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這狗血的命中注定般的相遇呀,竟然給他們遇到了……

by 只恨自己沒有這種命的觀眾

 

 

 

 

男主的救命恩人之謎,這麼快就透露真相 也滿讓人訝異的,還以為這會是兩人未來的大劫數之類的。

(放在其他戲裡不都是這樣嘛)
活生生美人魚變成“美男魚”了!


因為對於美人魚童話裡那個被王子誤認是救命恩人的鄰國公主,一直很反感……

王子誤會了情有可原, 鄰國公主難道不曉得王子不是她救的嗎,不會真的以為沙灘上發現了一個人恩情就大到要人家娶她才足以報恩吧?

這樣的話,應該有女僕侍衛之類的跟在公主身邊,那女僕侍衛也是看到王子的人,王子也要娶他們嗎?

就是一個看王子長得帥趁勢就接受了王子娶她報恩的女人嘛!

 

……所以會想說,不會子楓誤會是救命恩人的小女孩會出現,像鄰國公主一樣以恩人自居吧?
亞諾會像美人魚不能說話一樣,因為是女扮男裝也不能說出她才是真正救了子楓的人嗎……

只能期待之後分曉啦!(總覺得這種劇情不可能照美人魚演的)

 

 

 

 

★這集的幕後花絮最後的Q版杜子楓琵亞諾★

 

以為Q版會很正經的我實在是太天真了(笑)

這“床戲”都這樣了,Q版要怎麼正經*

 

 


子楓跟他的亞諾弟弟 討論討論,他是不是有個金剛玻璃般的堅挺屁屁──男人必備品!

……你只是想要跟人炫耀你的屁屁有多翹吧!

 

 

一副看在妳是我拜把兄弟的份上,就不計較妳昨天晚上把哥哥給上下其手,全都摸光了。

 

 

……亞諾疑惑哥哥到底怎麼了?

然後想到了她昨晚幹了些什麼事 。

到底是怎麼摸的,才能讓人家這麼在意他的屁股堅不堅挺呢?(羞///)

睡相差的人沒有想到睡覺中也不安份呀!

 

 

人家只是因為睡在一起,所以就順道把睡在一起的給摸了──誰叫你剛好睡在旁邊。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睡夢中……是那隻手的錯,不是我的錯!

──by 吃了不想認帳的亞諾

 


這最後頭的Q版應該是總結這一集最奸情的重點……不,是最“堅情”的重點一幕。
所以總結就是──

子楓被亞諾給摸了一晚以後,最有感覺的是他的屁屁囉(這真的是重點嗎)

 

 

 

 

 

☆第二集完☆

 

 

 

 

 

 

 

 

 

 

Free counters!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