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愛嗎﹕前篇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和角色不是我的。
簡介﹕第五集。

子楓看到女裝的亞諾,有所領會……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楓視角。

 



等你遇到那個人的時候,
你就會知道你喜歡的是什麼樣的人了。





穿著一襲純白長裙的長髮女子,朝他走了過來。

從他敲了好幾次,也沒有人回應的化妝間所打開的門。

他到劇場後台來是要找亞諾的,才會在眼角餘光掃到了站在化妝間門口的人不是亞諾,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後就想要轉身走開。沒有一絲懷疑過這個女人是亞諾的可能,事實上他根本沒有心思要對於不是他找的人再多看一眼的意思。

叫住他的人是亞諾,那不是他會聽錯的聲音。然而轉過身來,他眼前卻是一個女人……長得還很不錯的女人。

他們置身在堆放著各種道具,用品雜物的木造空間中。樂園的午後陽光從窗戶,從化妝間敞開的門照進了劇場後台。迎面向陽光的她,被不真切的金黃光暈籠罩著。

長長的睫毛下張著的那雙眼睛,是他熟悉的亞諾所有的眼睛。可是那頭長髮不是,那張施了脂粉的臉龐也不是。

這女人非常的熟悉,熟悉到擁有一張和亞諾一模一樣的臉……但子楓一時之間就是轉不過來,無法將這個女人和亞諾界定為是同一個人。

似乎是不懂他為什麼要用陌生的眼神看著他,讓他回看他的神情,莫名的帶上了一點無辜的意味。

「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聽到這女人用著他的兄弟的聲音說話,子楓不想要表現出他很訝異,不想要亞諾知道他竟然連自己的兄弟都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來。可是他睜大的眼睛不小心洩露他的想法了,他只能趕緊接了她的話。

「你是……亞諾?」

也沒有掩護到自己的話。

現在亞諾知道他沒有認出他來了,一個即使辯稱說是一時眼花了,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他點了點頭,回應子楓的疑問。

真的看來是有那麼一點無辜了。

……什麼樣的兄弟會認不出自己的弟弟?

子楓不自覺看著他點頭後,抿緊的嘴唇。

抹了粉色唇彩的嘴唇,隨著他抿緊,給了人微微嘟起嘴的錯覺。不知為何比平時看來還要豐滿又水潤,他只能假定那是塗了口紅的原因。放在他母親和妹妹身上,他從來不會想要多去注意一眼的東西。

而那就是叫口紅的這種東西想要給人的效果──讓人看了,覺得誘人的讓你很想吻那雙唇。
 

子楓不想承認他的視線停留在那裡,有點……有點太久了。

想著要移開視線,可是他又收不回來,還禁不住的從亞諾的嘴唇,從下一路往上打量過他全身。從他被長裙包裹的長腿,到被金色腰帶收緊的腰身,不像男人太過纖細的肩膀,接著是……他和亞諾的眼睛對上了。

他知道他在打量他。

……什麼人會這樣打量自己的兄弟?

子楓想著他該再找點話講,可是他的腦袋裡亂轟轟,沒有一絲空隙可以容他思考一下該說些什麼話。

在那裡,每一分,每一寸全都被眼前的亞諾給佔滿了。

倘若他是個戲劇化一點的人,大概會用『糟了、糟了,糟了……』連續不斷的大叫,來表示他腦袋裡那一片亂轟轟是什麼狀態。但是他一向不是大驚小怪的人,無法做出對著人大喊出他情緒的行為。

不……

回想起來,上一次他大喊大叫不就是拜眼前的人所賜的。

對著自己兄弟叫喊著為了他去死也沒關係,甚至還找死的跳了樓的人……實在沒有臉騙說“我是個很冷靜的人,我一點都不會戲劇化亂吼亂叫”。

不知道他在腦袋裡很想大喊大叫。亞諾眨了眨眼,被他一直注視下別開了眼。似是想要裝出他沒有被自己兄弟給看到不自在,然而他被子楓打量時握在一起的雙手,手指之間時不時捏來捏去的舉動,已經透露出他很不自在。

直至亞諾代替無法上台的劇場女演員,以仙女之姿登上舞台,子楓還是盯著他。

他不能不追著亞諾的身影跑,他就是沒有辦法停止。

要說他的失常是遇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作為男人對於異性太過驚豔而有的反應嗎?

……更正確的說,更像是和你的“理想對象”也就是俗稱的夢中情人,突然面對面的正面遭遇上了的不知所措。

他當然見過漂亮的女人,他就是活在漂亮的女人之中的男人。他的母親,他的妹妹,甚至於是他的秘書,他生活周遭不乏一些漂亮的女人。被說是早就該對於漂亮的女人看慣了,也該有免疫程度的人應該也不為過。可是,他卻在扮成了女人的兄弟面前,出現自己都茫然的反應。

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種可能,在不應該的人身上感受到了你以為不會遇到,根本就不會存在的人。

那個人是,上天在創造出你的時候為你準備好了只給你一個人的,只屬於你一個人的,你的唯一。祂會把你想要的一切,你夢想的一切,你喜愛的一切,放在那個人身上。而同時,也讓你成為他想要的一切,他喜歡的一切。然後,在你們可以相遇的時間到來的時候,好心的,善心的把你們兩人送到彼此身邊,讓你們都得以完整。


……這終究,只是孤單的人會有的美好想像。
 

他不相信,也不能相信。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不管是他的人,還是他的外表,都能讓他全然喜歡的人存在。

然而那個人……他在亞諾身上,第一次看到了那個人了。

正因為從一開始他很清楚亞諾和他同樣是個男人,而且亞諾是他的兄弟。他從來不准,也不可以是拿來假想有沒有戀愛可能的人。

 

他是兄弟,他的弟弟。他會關心他,他會照顧他,他願意為了他做任何事,甚至為了他死都可以……因為他們是兄弟,他們是發了誓要把對方的命當自己的命看的人。

 

但是,他就是不可以是戀愛的對象!

 

對他來說,亞諾來說,這都是不能允許,不能發生的事情。


直到遇到扮成女人的亞諾,直到他看到了另一種可能,讓他暫時忘了亞諾是他的兄弟這樣始終擺在最優先的考慮,忍不住產生“如果亞諾是個女人的話”的念頭,而意識到了從頭到尾亞諾不就是他想要的人會有的樣子!

他想要的人,他喜歡的人,真正具體化,活生生的存在。

就是亞諾。
 

 


--------------------------------------------------------------------------------------------------------
 

 


推開通往杜家院子的玻璃門,子楓晃悠悠的走過廊道。不到幾步拾階而下,踩在鋪設著木板走道的院子裡。

深夜室內已然關上燈光,他只能就著廊道上留的壁燈,和院子裡的幾盞路燈,緩緩走過延伸而至院子泳池邊的走道。

沒有夏天舒爽氛圍的泳池,在臨近深秋這樣毫無用武之地的季節,只是徒然蓄滿了一池的冷清。和池邊的綠葉漸漸掉落的樹,以同樣寂寥的姿態相伴著。一樣都是孤單的,一樣都溫暖不了彼此。

將手中喝了一半的啤酒罐擱到了水池邊的木造走道上,彎身坐下。

今晚,他也想要可以讓他冷卻下來的相伴,即使只是靜的連想要聽到一點蟲鳴聲都是奢求的院落裡。他不需要不想要的溫暖,他只想要冷靜。

被夜風吹拂泛起漣漪的池水,回應了落在他臉上的髮絲,也被風不情願的撩起。

他懶得去理會不斷晃動的髮絲,打在臉上會有多煩人。比起這無關緊要的小事,他的心裡還有更煩人的事。

只是因為看到自己的兄弟打扮成女人,突然意識到他就是你想要的人會有的樣子……接連了好幾天,在那裡自己一個人心煩意亂的傢伙,實在是太沒有出息了……

在他幾乎想要自暴自棄的心裡,他怪起了讓他想要自暴自棄的亞諾。

……或許亞諾根本沒有他想的這麼好,或許是他把亞諾想的太好了。

他知道你是誰,可是他知道真正的你是誰嗎?

什麼叫做跟黑道大哥做了拜把兄弟……他其實是毫不知情的。

等他看到他沒看過的你,他可能會像其他人一樣的懼怕起你,可能像其他人一樣覺得對他們這種人最好敬而遠之。

他就不會這麼勇敢,這麼堅強了。

這就會摧毀了他心裡太好了的亞諾,順道也會摧毀他不該有的妄想。

到時候,他就再也不會被“想要的人”這種只是他自己想像出來的亞諾給困擾了。

所以,何不讓亞諾自己來證明,他是不是像他以為的那麼好。


──他是故意要帶亞諾去幫裡聚會的。

那是杜家和子楓的父親杜光柱的兩個結拜兄弟,三個家族的定期聚會。

放在杜光柱還健在的時候,的確是家族間的聚會。家族間的老老少少們彼此聯絡感情,互相交流,男人之間切磋武藝,或是偶爾需要的商討要事。

從杜光柱不在了以後,從他第一次在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之下,戰戰兢兢的接了父親的位子在主位上坐下了以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幫裡的家族聚會,再不是家人親友間單純的聯絡感情,而是隱約迷漫著揮之不去的煙硝味,表面卻很平和的戰場。

總有人想要篡位而起,這是大家早就心知肚明的隱憂。只是不知引燃爆發的那一刻,會在何時到來。

或許近在眼前,或許永遠不會來臨……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沒有哪一次,他像今年聚會的到來一樣心裡是如此篤定的。

他不再只有青陽一個兄弟了,他還有亞諾。

也許,這是他一開始就想要做的。在他和亞諾結拜的時候,他已經決定了會帶他來這裡。

 

他沒有想要隱瞞亞諾任何和他有關的事情,他不想要隱瞞,他也不需要隱瞞。如果不能接受真實的他,還要做什麼兄弟?

於是他故意沒有和亞諾言明要帶他去哪裡,也沒有提到去他們要去的地方的目的。一如以往,他沒有要說下去的意思,亞諾便順應著他連多問一句他們要去做什麼也就沒有問了。
 

不是亞諾沒有疑問,不是亞諾不想知道……而是因為亞諾信任他。

 

一旦決定信任,他就不會輕言更改了。

亞諾找不到可以懷疑他的動機的。何況你面對的是一個曾經為了你,連死都可以不顧的兄弟。

這樣的信任遲早會變成習慣的,亞諾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習慣。

他只希望不會有改變的一天。

一起同行的青陽,即使疑惑他要帶著亞諾跟他們同行一起參加幫裡的聚會,依舊還是維持他一臉的冷然。只有在趁著亞諾先行坐進他們要搭乘的車子後座時,有一會的空檔讓青陽對他投來了質疑的眼色。

杜子楓,你在做什麼?

或許青陽接受亞諾是子楓的兄弟,接受亞諾是他們生活中的常規,甚至於在某種程度上他的心裡已經漸漸的在把亞諾算進他也是杜家的一員,他們的自己人的範圍之中。不過,對於他的兄弟子楓和他自己來說和亞諾的相處都是這麼短暫,他還沒有時間能涉想到子楓真的要把亞諾帶進他們的世界裡,真的要讓亞諾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那是一腳踏進去以後,便再也別想回頭的世界。不是你想要離開,說聲再見就可以離開的世界。怎麼能不給彼此,也給亞諾多一點時間,讓他自己去選擇他要不要走進來,要不要真的進入子楓他所在的世界。

你有沒有跟他說清楚,讓他選擇要不要去你要帶他去的地方,要不要跟真正的你在一起?

不管青陽怎麼看怎麼想的,他從來都是照著自己的直覺在走。

他的直覺告訴他,亞諾這個人可以相信。他的直覺告訴他,亞諾對他是真心的。他的直覺告訴他,他要亞諾真正走進他的世界裡。

要說選擇,一開始他已經給過亞諾選擇的機會了。要不要跟他做兄弟,要不要跟他歃血為盟,要不要把彼此的命交到對方手上……那不是他自己一個人決定的,亞諾同樣也做了決定。

結拜不是辦家家酒,不想玩了丟下玩具就能拍一拍屁股走人,好壞也不過是玩了一場遊戲。

這不是遊戲,這是真實的人生。

叫做杜子楓的這個男人,他的人生。

讓我親眼看看你會怎麼面對,你會有什麼反應,

 

當你知道你來到的是什麼地方,當你意識到了你的兄弟到底是誰。

讓亞諾自己來證明他是我的兄弟給我看,證明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的了他,證明不會有任何事情可以讓他離我而去,證明他跟我一起立下的誓言,沒有一句是在說假話。

 

面對真實的他,既不會遲疑也不會退縮的人,若是他的兄弟亞諾都做不到,他又能期望在誰身上能做到。

但凡是你有一絲絲的遲疑,一點點的退縮
……那都將會成為我撤退的藉口。

若然如此,他只能撤退,不得不接受所謂理想的人終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撤退回就只是兄弟,撤退回我只是個哥哥,撤退回你只是我的弟弟。

再也不要去想什麼這世界上有著我想要的人存在,再也不要在亞諾身上找尋他是我想要的那個人。

他想要的人是,
既堅強又勇敢,可是又有著體貼柔軟的心。


他們兄弟三人站在庭園前的長廊,他故作平靜的等待著以為會有的逆流到來,那可能會往他早已崎嶇不平的岸邊突襲而來,激起大浪的逆流。

但是,在聽完青陽告訴他,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幫裡的聚會。亞諾非但沒有出現懼意,反倒是在青陽對他以為是來熱鬧的地方玩而做出無聲的嘆息時,亞諾在他們面前像是個被大人告誡了今天不是帶你出來玩,不小心露出了失望神色的孩子。

他想要的人是,
有著不管是誰都不能撼動的意志。還有動搖不了的,只給他的愛。


翰昇的出現,不是讓亞諾注意到這是個想要跟他兄弟搶老大位子的人,而是一個故意丟手機來挑釁他的兄弟,踩在榻榻米上連個鞋子都不脫掉的討厭傢伙。

 

亞諾幾乎不需要考慮對這種人有什麼看法,他的兄弟怎麼想的他就會怎麼想。

他想要的人是,
我會保護他,他也會保護我。


他不意外亞諾會被翰昇針對,初次見面就想要打探他新結交的兄弟,是個什麼樣的傢伙,又會有什麼樣的身手。

會先挑那個族群裡看起來最弱小的幼獸攻擊,從來都是卑劣的野獸會幹的好事。

他想要的人是,
不是想躲在他的背後,而是站在他身旁的人。


他喜歡和亞諾並肩作戰。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已經是他們的默契了。
站在我的身邊,毫無懼色。

亞諾不會讓他失望,他該要相信他從來就沒有讓他失望過的。

所以,他意識到了他想要的人是那樣子的。

 

無疑的全都是亞諾的所有縮影……每一個都像他,每一個都是他。

堅強的亞諾,勇敢的亞諾,抱不平的亞諾,熱心助人的亞諾,孝順父母的亞諾,對孩子和小動物都很溫柔的亞諾,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朋友的亞諾,讓他總是忍不住想要和他聊心事的亞諾,和他並肩作戰的亞諾,有著他喜歡的女人外表的亞諾……

所有的亞諾,全部都是他喜歡的樣子。

想要的一切,集於一身的人。

子楓想要笑,事實上他真的笑了出來。突然打破了靜寂的四周,讓原本就清清冷冷的院落裡,迴盪著怎麼聽都不帶有歡愉成份的笑聲。

可是,他不是個女人。

他不只不是個女人,還是他的兄弟。

怎麼想,都像是有某種不知名的力量,跟他開了一個惡意的玩笑一樣。

非常深的惡意。

但是在他覺得這一定是惡意攻擊的同時,又會有“其實也沒有那麼糟,或許還很不錯”的念頭冒了出來。

想想看,是亞諾,

擁有你喜歡的一切的人是亞諾。
 

那種感覺……

 

那些話是怎麼說的,
等你遇到了那個人,你就會知道你喜歡的是什麼樣的人了。

……我已經遇到了。
 

 

 

 

 



 

 

這篇小說的後篇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李欣如
  • 令人驚喜的細膩之作!

    要說他的失常,是遇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作為男人太過驚艷而有的的反應嗎?
    ⋯⋯更正確的說,更像是和你的「理想對象」突然正面遭遇了的不知所措⋯⋯

    這一段描述看了讓我起雞皮疙瘩。
    感覺上就是有人把我看完這一幕時,內心深處的感覺,用很精準又優美的文字緩緩道
    來,讓我覺得感動又佩服!

    拜讀完整內容後,真的很佩服您的細膩,把子楓對亞諾的感覺描寫得這麼有層次,讓我這個讀者覺得好滿足。

    謝謝您!
  • 謝謝你的話,有滿足到你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這子楓第一次看到女裝亞諾,就是會讓人怨念呀,可是他又不多說點什麼。
    應該很多人一邊看的時候,一邊想了很多吧!(笑)

    Duan 於 2015/12/23 19:13 回覆

  • 瑞秋莊
  • 版大,其實您是編劇吧?
    您的故事把原本我覺得很無言的橋段編寫的很合理,
    內心戲的部分也描寫得非常細膩,
    我覺得影像和您的文字結合才是"愛上哥們"這個故事最完整的樣貌!
    佩服!
  • 半夜看到你的留言,對於該要睡覺的人來說會不會太興奮了一點(笑)
    你指的無言的橋段是竟然要亞諾扮仙女,
    還是子楓對女裝的亞諾不說點什麼,後來又跑去跟亞諾說我會為你心動,把亞諾嚇到嗎?
    我覺得娜娜叫琵爸扮仙女,才是讓人無言……(電視前被娜娜雷到)
    謝謝你了……你的話讓我回想起這些情節還滿樂的。

    Duan 於 2015/12/23 19:23 回覆

  • 纏夢
  • 哇,您真是入戲太深,有點擔心你走火入魔了。(這是稱讚不要懷疑)
    期待看到你其他腦補喔XD
  • 走火入魔是好事呀……這是好稱讚!

    Duan 於 2015/12/25 01:49 回覆

  • 瑞秋莊
  • 版大,原諒我沒解釋清楚。
    本篇內的劇情撥出時,沒有讓我無言的地方。
    因為娜娜叫琵爸扮女生,很顯然是鋪陳後續女諾的上場。
    我無言的橋段是跳樓。
    但您的故事讓我可以接受亞諾的自作主張和子楓的決定跳樓。
    如果戲劇呈現能夠把這些段落補上,
    我覺得網路上應該不會有人詬病此橋段。
    只能說,您的故事寫得真好!
  • 原來是這樣呀~娜娜只能說是助攻之中不小心被雷了。
    跳樓這段,一開始亞諾去雜誌社就像突然跳出來了……
    看到很多人說是剪接有問題,好像前面剪掉了什麼沒有播一樣。
    大家的感受都很像吧!(點頭)
    要說是一星期只有一小時多的戲,細節無法一一交待嗎(最好是這樣啦……)

    Duan 於 2015/12/25 0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