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愛嗎﹕後篇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和角色不是我的。
簡介﹕第五集。亞諾意識到,或許她喜歡杜子楓……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這篇小說的前篇

 

 

 

 

 

 

 

 

亞諾視角。

 

 


如果他不要連來這裡了都還在盯著她不放,她可以裝作他今天的舉動只是一個男人單身太久了,才會出現的無預警當機行為。

對於站在羊圈柵欄外看著她的男人──她偷偷用眼角瞄了幾眼,確定那個人是她的兄弟沒有錯──亞諾在心裡暗自誹謗著他。

手裡還是拿著奶瓶繼續餵著不知人間險惡的小羊小飛。牠幼小的身軀乖順的坐在亞諾的大腿上,依偎在亞諾的懷裡,既不會亂動也不會亂鬧,是個最乖的好寶寶一樣的努力吸著奶瓶。從亞諾帶來牠下午的食物來餵牠,一直都是這麼的乖。

要說她的兄弟杜子楓的失常,從他在劇場後台撞見扮成仙女的她以後,就一直持續著──她會遇上如此的局面,這要從下午亞諾人在辦公室裡被她爸爸急call來的電話,找到了樂園劇場來說起了。

劇場裡扮演森林仙女的女演員,由於身體不適的突發狀況讓準備要上演的舞台劇遭遇了找不到人替代她上場可能就要面臨開天窗的危機了。

雖然只是一個最後才會出場露個幾面的仙女,卻是來看舞台劇的小朋友們引頸期盼的仙女姊姊。他們不能放棄這個角色。

 

而代演的人需要的不只是外表具有扮演仙女的說服力,還要很熟悉這齣戲,不需要有背誦的時間立即就能上台講出台詞演出情景的人。

讓完全不知道把亞諾變成女人是琵家不能碰觸的大禁忌的娜娜,好心的想到了誰還會比劇本的作者──也就是亞諾,還要更熟悉這戲到底在演什麼呢。所以找來扮成仙女對於小朋友也是毫無壓力的作者本人,無疑是緊急救火的最佳人選。

排除掉娜娜自己不能上台胡亂想要抓著琵爸演仙女,一時腦筋短路的不良建議以外。娜娜鑑定可不可以扮仙女的眼光,還是有她的可取之處的。

琵爸雖然對於娜娜挑中他的女兒有著莫名的自豪,還是極力的反對讓亞諾扮女裝的主意。

這怎麼想都不太妙,誰知道會不會有人覺得女裝的亞諾實在太像女人了,是不是因為她根本就是個女人呢,而曝露出亞諾的女兒身真相。

萬一有人發現了他們的女兒是個女人要怎麼辦?萬一他們的亞諾被發現是女人了,真的有惡運降臨了要怎麼辦?萬一失去了亞諾,他們夫妻倆還能活嗎?

可是亞諾卻一口答應了娜娜的請求,她願意女裝代打上陣。打破了琵爸準備好冒著讓舞台劇開天窗,冒著丟了工作的危險也要死守住女兒的決心。

琵爸很快就敗陣下來了。對於亞諾做好的決定,他的立場從來都是不堅定的。一切都以女兒的決定為決定,是他這個堅信讓女兒開心,就是個好爸爸的男人一向以來的標準。

再說,身為總經理特助,亞諾自覺對於樂園裡的事物理當有幫忙的義務。不過就是扮成女裝,有什麼好擔心的。亞諾還能笑著安撫自己的爸爸,有誰會想到一個男人穿上女人的衣服就是個女人了,頂多以為是個長得比較秀氣的男人在男扮女裝罷了!

然而,誰會想到狀況會出現在最不該出現狀況的人身上,樂園的總經理──杜子楓先生。

身為負責人的他,不去注意舞台劇是不是順利上演了,而是注意著自己兄弟亞諾的一舉一動。

亞諾已經裝作無視他了,他的視線還是一路隨著她移動。直至分送糖果,也不見有恢復的跡象。

拿著糖果,還是遲遲等不到子楓接手的亞諾,第一次有自己的屬性不是人類,可能是手中拿著的糖果的錯覺……

好吧!他也不想要這樣子的。

在他身邊走動的女人也就那幾個,不是媽媽妹妹,這種被歸類為親屬的人。就是個女秘書,長得再美也看到要嫌煩了的下屬。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有著亞諾臉蛋的女人,他一開始還認不出來是他的兄弟的女人,讓他覺得太新鮮了,才會一直盯著她不放的。

這是亞諾為自己兄弟找到的善意解釋,怎麼想都不像是正確答案的解釋。

她已經換下那身白色長裙了。不要說沒有戴著假髮,臉上也沒有留下任何一點妝。到底還能從哪裡看得出來,她像個女人?

為什麼子楓還是這樣子……用那種活像是看到了冰箱裡剩下的最後一塊蛋糕,蛋糕頂上的那顆又大又鮮紅的草莓一樣的眼神盯著她。

亞諾偷偷想著,難道會是她早已習以為常的,從女性同胞的眼睛感受到的那種“關愛”眼光嗎?

那些人的眼神通常會對她帶著一點點的好感,或是多了一點點的好感,還是太多了的好感。

可是杜子楓是個男人,不能算在女性同胞的範疇之內。她不能把他當作女人對於她會有的想法,才會去注意她,才會有的眼神。

……不,不是這樣的!

突然靈光乍現般,亞諾想到了子楓,她這個兄弟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是來取笑她的!

兄弟竟然扮成了女人,不只是穿了女人的衣服,連假髮和化妝都齊齊全全的一應俱全了。最讓人發笑,會讓人想笑的是,她竟然還是扮成了仙女,森林裡的仙女姊姊……對於男人來說,這不正是會想取笑同伴的事情,會拿來取笑同伴的好機會了。

男人的劣根性是這樣子的,即使看到了別的男人扮成了女人很美很漂亮,也不會允許自己去稱讚的。而是用取笑,用不屑來掩飾自己怎麼可以覺得另外一個男人扮成女人很美,比女人還要美,這種最好是不要見人不要被人知道的想法。

 

沒有男人應該要扮成女人很美的,男人就是男人,像個娘們是沒有男子氣概,不像男人的事情,連同稱讚這樣的人的男人也會變得很沒有男子氣概的。

一定是這樣子的,杜子楓就是這樣想的!

因為亞諾自己都會這樣想了,她的兄弟也是個男人,左右都跳不出男人會想的,會做的事的。

……亞諾忘記了,她真的就不是個男人。


疑惑找到了解釋,亞諾釋懷了,可以暫時放下餵著懷裡小羊的奶瓶裝作一臉她剛剛才注意到她兄弟走過來了。故意沒話也要跟他找些話講,從小飛喝太多奶了,繞到哲瑞哥人是去哪裡了。就是不談她最想要跟他說的是──你什麼時候要露出你走過來這裡的真正目的,開始拿扮成女人取笑你的兄弟我呢?

子楓嚴肅的臉,依舊盯著她不放的眼睛,並沒有如她所願。

他慢步繞了進來,走進羊圈裡。一步一步的,動作非常的緩慢,猶如是隻草原上出現的陌生野獸。在小動物看到牠而閃躲的路上,緩緩的一邊巡視,一邊打量著這裡會不會是他的新地盤。

走了過來,就停在她的面前,俯視著她。

懷裡的小飛似乎有所察覺,坐在她大腿上的小屁股動了一動,小臉往亞諾懷裡挨緊了過去。

……動物感受到威脅的本能。

亞諾微微笑著懷裡的小羊。

如果她也是被野獸盯上的小動物的話。

抬起臉,亞諾直接面對他,質疑他為什麼要一直盯著她看,想要一語道破來擺脫這詭異的氛圍。

他蹲下身來,在她腳邊。手伸了過來慢條斯理的撫摸過被她抱在懷裡的小羊,也是慢條斯理的說著話。

「我想……我會為了你心動。」

亞諾頓時就懵了。

本來她準備好被取笑的話要立即回擊的,可是話都還沒出口,反擊的行動已經瞬間瓦解了。

相反的,亞諾卻感到心跳猛然加快了起來……

猶如是突然發現自己被一隻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獸盯住了的小兔子。在那雙盯住牠的眼睛前,太過驚嚇了而無法動彈。只能站在連身子都遮不住的草叢裡,睜著大眼回看著野獸,等著被宣判牠的命運。

砰動、砰動……

亞諾不敢去看她的兄弟,她軟弱的只能希望他不要再靠近過來了。

……可不可以小聲一點,不要被他聽到了。

她努力的找話講,想要壓住不受控制的心跳。

「你……你不是說你喜歡女人嗎?」

千萬不要是,發現我是女人了……

「我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是個女人的話,我應該會喜歡你,而且會開始追求你。」

但是你沒有。

亞諾不想要自己去在意,她有了失望的感覺。

「幸好我是男人……」

這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很Man的男人。」

亞諾轉過去,勉強自己,硬是逼出了一點都不像是在笑的笑臉。

小兔子猜測一直沒有行動的野獸,根本就沒有盯上牠的意思……牠不是牠在找的獵物。

只要往後退,就能脫身。

要慢慢的,不動聲色的……

子楓卻在這時突然靠了過來,湊近到她臉旁!

亞諾一驚。

你不是不想吃我嗎?

「所以我說如果……如果……」

……小兔子真的想太多了。

不知道亞諾在心裡嘲弄著那隻想像力太豐富的小兔子,子楓自顧自的,說起他眼裡的亞諾。

那個陪他一起打架的亞諾,既能和他聊心事又是個義氣的兄弟。為人熱心也很孝順父母的好孩子的亞諾,是個女人的話一定會讓他心動的……

亞諾一邊聽著,一邊看著他說到自己笑了的樣子。禁不住有點飄飄然了……難道這是被讚美了嗎,好到連兄弟都希望找到像你一樣的女人嗎?

……然而子楓立即又將她敲醒了。

醒醒吧,琵亞諾!

他說的是如果是女人的亞諾,不是在他面前這個男人的亞諾。

所以這就是他今天反常的原因了。在你的兄弟身上,找尋你想要的女人的影子……可能是一個連邊都摸不著,連個影都不真實的人嗎?

亞諾可以肯定這才是真正的答案。不用什麼善意的解釋,他說的話就是最好的解答了。

所以你才會用那種男人在看女人的眼神看著我。那種男人發現讓他很有興趣的女人,禁不住直盯著那個女人看,移不開眼睛不能不看她的眼神。

……你不知道我是女人。

你看著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我!

 



--------------------------------------------------------------------------------------------------------



男人果然是不一樣的!

亞諾瞪著被她腳使力一踹,倒在帳篷裡還是繼續睡得歪七扭八的廖廣超。

明明都是男人,這傢伙怎麼會跟她的兄弟杜子楓完全不一樣呢?睡也沒有睡相,還會打呼……而且只不過是喝個酒而已,就醉的像是癱在爛泥巴地裡一樣爬不起來了。

亞諾回到帳篷裡,看到的就是廖廣超這副死樣子。

他一隻襪子還穿在腳上,另一隻襪子脫都脫了卻被抓在手上。身上依然是白天穿的那一整套衣服,完完整整的沒有一件是為了睡覺換過的。最怪異的是,他不知是人還是狗的睡姿──蹶起屁股,翹在半空中以狗爬式的姿勢躺著,像是隻狗鑽進了狗洞中以後,突然被主人下達了原地立正稍息的指令,就此不動了。

然而觸怒了亞諾的並不是他討人厭的睡姿,是他說著令人發毛的夢話,笑得還非常的令人髮指……

天曉得杜子涵大小姐是倒了什麼霉,才會出現在這個傢伙的夢裡。他那聽起來怎麼都像是見不得人的夢裡,一定不是什麼和子涵相愛相殺的戲碼,比較像是他是個有受虐狂的忠僕和子涵這個女王之間不得不說,也最好不要跟別人說的那些事……

亞諾翻了個大白眼,阻止她的腦袋裡冒出太多不該出現的畫面。

那是她兄弟的妹妹呀,廖廣超說夢話叫著人家妹妹的事要是傳出去了,她在她兄弟面前還抬得起頭來嗎,連臉都不知道要擺哪裡了……而且,單單是把跟自己沒有任何情感關係,也說不上多熟識的女人放進夢裡,在夢中對著人家叫不要不要的男人,已經夠令人不齒了。

簡直就是個失格的男人!

不管是身為男人的亞諾,還是本尊──女人的亞諾,都對廖廣超按下了冒出鮮紅色大叉叉燈號的評分按鈕,連個評論一下他為什麼被淘汰的時間都不想給他,評審表示最好是從舞台上直接把他叉出去,根本就不該讓他上台比賽的。

怎麼會有男人這麼的討人厭,這麼的……

嘆氣,亞諾放棄了。

她以為睡她自己的就好了,無視身旁打呼聲已經不是打雷,而是要發射火箭的傢伙。終究,她還是太過相信自己耳朵承受噪音的能力了。有些人就是與其跟他對抗,不如自己遠離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因為我們不能把每一個打呼的人都拿枕頭悶死他,這是人類社會不允許的行為。

但是在亞諾的暗黑心理裡,她已經把廖廣超給悶死好幾次了,而且還是和她的兄弟杜子楓一起幹下的好事。就如同廖廣超說過的遇上杜子楓這樣的人該有的死法,灌水泥丟太平洋一樣的把他用睡袋給捲成了麻花捲,兄弟倆一起抬著丟下山谷去了。

即使是這樣想的很樂的亞諾,在退出帳篷時還是手抓過了睡袋,蓋到什麼都沒有蓋的廖廣超身上。最後還不忘要讓他露出臉來,有呼吸下去的機會。

她再看了一眼廖廣超,確定沒有出現窒息的反應後,才拉上了帳篷門的拉鍊真的離開了帳篷。

……老天爺呀,請不要讓我變成那種男人。

我不想要變成討人厭的男人!

她背後的另一個帳篷傳來的咳嗽聲,打斷了她求天告地。

那是子楓的帳篷,幾分鐘之前還在她的腦海裡跟著她一起做掉廖廣超的兄弟。

查看過發現是怎麼一回事後,亞諾怪起了自己。他竟然發燒了,正是拜她所賜!

她怎麼還會有時間在那裡管廖廣超那死睡相的傢伙,跌到溪裡去的兄弟,才是她最應該關心的人呀!

她不該讓他一個人回帳篷睡的,她不該沒有確定他沒事自己跑去睡的。她就該守在他旁邊看著他,不要管他一直說什麼他沒事。在深秋的半夜裡掉到溪裡面弄得全身濕淋淋的人,怎麼可能會沒事。更別說還要讓這樣的人狼狽的爬上山來,一路上又花力氣又吹風……

她竟然放著這樣的他不管,

……她到底算是哪門子的兄弟呀!

眼看搬來自己的睡袋,子楓已經被包了好幾層了還是看起來很冷,亞諾索性自己鑽進了睡袋裡,貼到了他身上,伸出雙手把他給整個抱的緊緊的。既然需要取暖的工具,現成的她不就是人體這個最好的發熱工具了。

只是她這個工具因為被窩裡太溫暖了,沒多久自己也跟著被她取暖的人睡著了。

等到半夜亞諾在熟悉的感覺中醒來──猶如郵輪上的夜晚──懷裡抱著人的感覺非常的熟悉,她才想起來她是來看護病人的人。

他睡得很安穩。再沒有發抖,也沒有冷得無法入睡。

亞諾這才放下心來,有心思去想一下今晚是怎麼了。

曾經為了她不要命的人,這一次又為了要幫她撿回一個對他來說不過是個破銅爛鐵的鐵盒子,不小心摔到山谷下的溪裡去了。

亞諾不敢想像若是她沒有打算去撿鐵盒,因此而沒有發現他摔到山谷下去了。他會自己爬回山上來嗎,還是倒在溪邊都沒有人知道?

這讓亞諾想到她下了山谷看到的他……全身濕透靠坐在溪邊的大石頭上,腳還浸在水裡,連走到岸上都還空不出力氣來的人。見到她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急著拿出撿回的鐵盒,讓她看看他為她撿回來了。

他是在跟她邀功,他想要看她拿回她的東西時,會有多高興的反應。

……傻瓜!

亞諾看著他的睡臉,無聲的暗罵了句。

我看你整晚心不在焉,應該很在意這東西,既然它那麼重要,我當然要幫你找回來。

就只是一個髮夾而已,有著第一次穿上裙子的回憶才留下來的髮夾,因為知道是救了你那天戴的成對的髮夾,才會那麼在意的髮夾。不過是一個比起你來,用上重要形容都會嫌心虛的東西。

你好傻……

亞諾禁不住輕輕的撫摸過他。

從頭頂一路滑順的摸到頸後捲翹起來的頭髮。睡著的他,看起來是如此的平和,不像是個會做出衝動事情來的人。不像是幾個小時前,那個還坐在溪水裡,自己都知道幹了傻事,還笑得出來的男人。

她何嘗不也是,

她也很傻。

跟那個衝動的跑去雜誌社的她,是個到現在依然也沒有長進多少的傢伙。那時的她衝動的以為可以為他說話,為他討公道。而現在的她,又衝動的以為,他利用她來想像他想要的女人是什麼樣子了。

這次他又為了妳幹了傻事,都滾下山掉到溪裡去了。

……妳總該清醒一點了吧!

看到他浸在冷得要透到骨子裡的溪水中,還急著拿撿回的鐵盒要討妳開心。

……有沒有讓妳可以把眼睛給張開,看清楚了呢?
 

去埋怨他在自己身上追著一個不存在的女人,埋怨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說到底還不就是不高興他看著自己,卻在想著不是自己的女人。

所以去數落著他的失常,所以把他的失常當作是個單身太久的男人出現的行為……都只是要掩飾自己的不高興。

掩飾不該是男人的亞諾該有的感覺──嫉妒著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個女人,竟然得到了杜子楓的注意。

他做了那麼多,那一樣是為了亞諾以為的女人做的,不是全都是為了亞諾嗎?

只為了她……

而且所謂的女人,被他用男人看著女人的眼神看著的女人……從頭到尾不就是她自己嗎?

她竟然在跟自己吃醋!

……這不只是衝動的問題了,這真的是又傻又笨。

亞諾自嘲的笑了笑。

她一直撫摸著子楓頭髮的手,順勢滑到他的臉上,用手背貼到他臉上想要確定他真的退燒了。可是,她曝露在空氣中的手卻意外冷到了他,無意間驚動到他了。

這同時也驚動到了亞諾。她太沉迷於思緒,忘記了還抱著他。既然她照顧的病人都已經沒事了,這裡就不是她該停留的地方。

亞諾收回了手,慢慢的將子楓枕在她手臂上的頭抱起來移開,讓她可以抽身離開。可是她抱著帽T退開時,卻發覺手被人抓住了!

她轉過身面對抓住她手的人……子楓才剛醒來半睜著眼看著她。

從抓著她的手傳來的熱度,亞諾聽到熟悉的心臟劇烈跳動聲又出現了。砰動、砰動……

聽著他說著如果她是個女人,他會為她心動……一樣的心跳聲。

亞諾抓著蓋在身上的帽T,只能待在原地被一直盯著她的子楓看著。

……為什麼我心跳這麼快,

是不是小菁說的,會讓妳心砰動、砰動跳的,就是心動了?

難道……

亞諾直視子楓。他沒有要閃避的意思,手更加緊抓住亞諾的手。

難道……我喜歡上他了?

聽著不減速,反而越來越大聲的心跳聲。

……小聲一點,不要讓他聽到了。

她扯了扯嘴角,希望她的兄弟沒有從抓著她的手感覺到她的不對勁。
 

亞諾以為她已經清醒了,也很清楚了 ,


看來不是如此。

對於杜子楓……妳要再更清醒一點,不能太衝動了。

 

好好的想一想,

 

好好的看清楚。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