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不出的信﹕前篇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和角色不是我的。
簡介﹕第七集。

子楓練習告白的信,落入了亞諾的手裡……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亞諾視角。

 



她不該坐上他的車的。

坐在助手席的亞諾,瞄了一下她身邊駕駛座上,握著方向盤,面無表情在開車的男人。

他就像個完美的機器人一樣,目不斜視,心無旁騖的駕駛著車子。既不會和其他乘客聊天,也不會有不遵守交通安全的不恰當行為出現。若不是偶爾碰上不太守規矩的用路人,他有了皺了下眉頭的反應,你還真以為是個機器人坐在你身邊,感嘆了一聲這機器人做得還真不錯。

一看到她的兄弟似乎注意到她在看他了,亞諾急忙收回了視線。

……如果他是機器人,妳就是一個竟然會喜歡上機器人的奇怪人類了。

在科幻片中,像她這種無名小卒只是個在地面行走,路邊隨處可見的路人甲。她這開個熱狗餐車都會被損友給搞丟車子的人來說,不只沒工作還有貸款要擔心了,是不可能買得起杜子楓這種等級的機器人的。

他大概是走進店面也買不到的那一類特製品。不會出現在店家的商品目錄上,也沒有在店面的展示品。如果不是VIP,如果不是什麼超級大客戶,就是要不知突然從哪裡冒出來,只怕有錢沒地方撒的土豪大戶出現時才會主動跟客人介紹的產品。

 

是由店家依照高端客戶的個人需求,獨特的喜好訂作出來的,每一寸每一分都是為了滿足客戶而精心製作的──僅此一件,再無分號。
 

……妳不可能得到的。


亞諾微微的撇了下嘴,轉過去看向她那一側的車窗外。

……反正妳今天連告白都敢做了,也不差再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了。

要不是她兄弟在旁邊,亞諾會用力的冷哼一聲,驅散一下這些老是不斷出現的怪念頭的。

她就不該坐上他的車的。

弄得自己緊張的不得了,腦袋裡沒有一刻停的下來。要不是回想著在山上發生了什麼事,要不就是會往奇怪的事情越想越遠。

她應該要找個藉口,那怕是多瞎的理由都沒有關係。如同她搭了計程車找子楓找到他的秘密基地來了,她也可以照樣到路上再攔輛計程車回家去的。

……如果她的皮夾還存在著讓她可以如此花錢的厚度的話。

不只是經濟上的損失──單單是她上一趟山來花上的車資,已經讓她這星期恐怕是別想要有什麼休閒活動了。還要平白無故被計程車司機用質疑的眼神打探,擔心獨自一人往荒郊野外跑的她,不會又是一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就要想不開的傢伙吧!
 

現實,讓她不得不低頭。

而且壞就壞在子楓私人的秘密基地所在地,是個人煙罕至的深山裡大海邊,她的兄弟不可能把她留在這樣的地方,任由她自己一個人下山去找車子回家的。亞諾只能硬著頭皮,搭上了兄弟的車子一起回去。

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車子裡,可能只有她覺得尷尬吧……

每當遇到了紅燈,車子不得不暫停下來時,便是折磨她今天壓力已經過大的心臟的時候。

她的兄弟要是一時興起想要聊一聊他們剛剛在山上說了些什麼話,亞諾不曉得她能不能應付得了。這是說現在她沒有辦法說真話,不能承認她說的喜歡他是真的喜歡他,才不是什麼兄弟的喜歡。

可是他坐上車以後,就沒有再說過話了。

「亞諾……」

被好一陣子沒有開口的人突然叫了名字,臉快貼到車窗玻璃上的亞諾猛然被叫醒了一樣,不自然的回過了神來。動作僵硬的,表情太茫然的轉過頭看向她的兄弟。

子楓看到她有聽到他在叫她了,又將視線放回車前的路上。

「本來說好晚上要一起吃飯的。」

啊,還有這件事呀。她傳了簡訊給父母,告知一聲要和他晚餐會晚點回家的,可是被廖廣超那小子拿了一堆她也沒真的打開看了的書,說要照顧一下她這個朋友,被這一鬧她就把要跟他晚餐的事都給忘了。

「抱歉,突然臨時有事要去處理一下。今天的晚餐可能就……」

亞諾忙不迭地接了他的話。「沒……沒關係,你有事你就去忙吧!」
 

她怎麼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只是吃個飯嘛,什麼時候有空都可以。」


是跟他到他的秘密基地有關的事嗎?

因為有什麼心事,才會在上班時間突然消失跑去秘密基地。連妹妹子涵都聯絡不到他這個哥哥,緊張的跑來她這裡找人。她也才會跟著太緊張了,深怕跟吳翰昇那傢伙有關,怕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找到了秘密基地。看到安然無事的他以後,才會一時太激動說出了喜歡他……

「我下次會補償你的。」他手伸了過來,往盯著他直看的亞諾那低著的頭拍了拍。「去哪裡吃都聽你的?」

他有什麼臨時的事情讓他要毀約不能跟她晚餐了,亞諾沒有問下去。如果他想說的話他自然會跟她說,如果他不想說,誰也勉強不了他。

這是他們的相處之道。

不等亞諾的回答,他已收回了手。

……他拍著自己的頭,他那像是在笑的嘴角是什麼意思?

亞諾想著。

她是把我當孩子,哄一哄就好了嗎?

還是,

只是對一個任性的弟弟的無奈?

 


--------------------------------------------------------------------------------------------------------


進到園區裡的辦公大樓,亞諾朝她的辦公室走去。

她對子楓說了要回辦公室拿她的東西,不讓他等她送她回家。這藉口也不全然是假的。為了去找他,除了皮夾和手機以外她的東西的確是全放在辦公室裡了。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往辦公室的路上她沒有碰到任何一個員工。走道上只有她的腳步聲,快速但是不倉促。

在她轉到經過總經理辦公室的走道時,突然之間辦公室的門無預警的被推開了,閃出來的物體讓亞諾來不及停住腳正面迎頭撞了上去。她不受控制的,跌到地上去了。

亞諾一時間緩不過來,手勉強的撐在地上呆愣的看著地板。這樣的意外狀況實在是來得太快速,即使她有想要做出防身舉動也來不及實行了,只能莫名的就此跌坐到了地上。

對於一個有在練拳的人來說,似乎是不太光彩的反應。

亞諾咬住嘴唇不准自己發出喊痛聲,抬起眼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撞上她的東西,就停在她不遠處,是輛專供清潔使用的小型推車。以塑膠為主要結構的物體看起來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重物,但是撞到她身上還是活生生把她給撞倒了。

而且放置在深灰色推車上收集垃圾用的中型垃圾圓桶,受到撞上亞諾的衝擊倒到了走道上,連帶著垃圾桶裡的垃圾也跟著倒了,以紙類為主的垃圾,白白花花的散落了一地好不狼狽。

而推著推車的人,亞諾見過她幾次,是負責大樓裡清潔的阿姨。

穿著樂園清潔員工的白色滾紅邊制服的她,頭髮整整齊齊的綁著潔淨的墨綠三角頭巾。全身上下一絲不茍,沒有一處是讓人對她可以有所挑剔的地方……除了她此刻露出了驚慌的神情,算得上是有那麼一點凌亂以外。

阿姨明顯是認出她不小心撞上的人是誰了。那個新來公司才沒有多久的總經理特助──總經理的弟弟!

她慌張的顧不得推車了,上前來連聲的道歉,一句一字都把錯往她自己身上攬。是她沒有按照規矩來,為了省力而沒有把清潔推車停放在走道上,推進了辦公室裡收垃圾。是她以為下班時間都過了大樓裡不會有人走動,粗心的沒有再多注意一下門外有沒有人經過,就將推車往外推了。

她伸過手來想要扶起亞諾,亞諾反而輕輕擋住她的手,一邊要她不要在意,一邊自己爬起身。「阿姨沒關係的,我自己也是顧著走路沒有注意到……」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的可信度,亞諾還擠出了笑容,硬是壓下了爬起身來的時候手臂傳來的刺痛感。

這八成是撞到要瘀青了,只是沒有實際看過不曉得是到什麼程度……看來她得回家自己搓揉一下,要偷偷的,可不能讓爸媽看到擔心了。

即使亞諾一直表示沒有關係了,阿姨還是緊張的查看自己站起身的亞諾是不是有哪裡不對勁。「你有沒有哪裡撞到呀,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要不要我送你去醫務室看看呀?」

「真的不用了,阿姨。我沒事的……」她甩了甩手,動了動腳,故作輕鬆的要對方放心。「妳看我這樣子能動能走的……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年輕人嘛會有什麼事呀!」

要是把她送去醫務室,就真的會有事了。

是要說她這個總經理特助拿著不小心跌了一下的事,在那裡大驚小怪呢,還是這個一向認真工作的員工不小心的粗心,真的幹了什麼滔天大錯呢?哪一樣都是亞諾覺得沒必要發生的事情。在這裡打住吧,讓她回家自己推一下瘀青,獨自唉叫個一兩聲就讓它過去了!

阿姨並沒有放心下來的樣子,她抓著對於她來說就像她家裡孩子那般大的亞諾,左左右右都看了下。

「是我太不小心了,我不是故意要撞到你的。我以後一定會更注意一點的……」她沒有敢說的是,請你不要把我不小心撞到你的事,讓我的老闆,也就是妳的兄弟知道。我不想要我的老闆不開心呀……

「我真的沒事……」亞諾把阿姨想要摸過來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沒事的手,不動聲色的推開了。將她往推車被撞歪的地方,輕輕的推過去。「我幫妳收一下吧,不要耽誤了妳的工作。」

「可是你……」阿姨已經被動的被推到了推車旁。

亞諾不讓她拒絕,撿起也從推車上被撞落在地的掃帚,掃起四散在走道上的垃圾。

她也只能由著亞諾了,一邊跟亞諾謝謝她的幫忙,一邊低下頭收拾起被撞得凌亂的推車上的東西。

就在亞諾將那些紙屑用掃帚給掃在一起時,瞥見了滾到她腳邊的一個白色紙團。被鬆鬆揉擠成團的紙張並沒很扎實,一角露出了擠在裡頭的字……

寫著她名字的一小角。

亞諾懵了。

這是做什麼的,這是什麼東西,上面怎麼會有她的名字?是要寫給她的嗎……可是她不記得有收過這樣的東西,當然也沒有丟過這樣的紙張。所以,這是哪裡來的東西呢?

……這裡不是可以查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的地方。

如此一想,亞諾偷偷的瞄了眼。清掃的阿姨還忙著收拾她的推車,沒有注意到她掃地的動作有停頓下來。她確定沒有人看到了,將那紙團從走道上撿了起來,匆匆的塞到了口袋裡。


--------------------------------------------------------------------------------------------------------



等到亞諾回到她的辦公室,只有她一個人在的空間之中,她才放心的拿出偷藏起來的紙團查看,會出現她的名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既然是已經被人丟到垃圾桶裡的東西,代表是沒有人要了。沒有人要的東西就是沒有所有者了,誰都有撿起來的權利。只是,她因為好奇偷偷撿了起來想要查看的舉動,實在不會是什麼想讓別人看到的場景。
 

她才會如此的心虛。


早已被揉成紙團的紙張,再經過被亞諾塞在口袋裡的動作,即使展開攤平了都無法改變它是皺巴巴的紙張了。就只是一張左上角印著樂園英文名稱字樣的信紙,亞諾的辦公桌抽屜裡,也放著幾本的普通東西。

然而很快的,看過信紙上寫了些什麼的亞諾,注意力再也不在這張信紙是出自何處了。

『亞諾,
雖然我們是結拜兄弟,但男人和男人之間的關係,除了哥們外,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所以我想跟你,坦白我的心情……』

她越看越懵了,甚至重覆的從頭到尾一連再看了幾次。她不能明白她看到的是什麼,為什麼她無法理解這些話是哪裡冒出來的?

如果不是因為信紙開頭出現的是她的名字,亞諾會毫不遲疑的判定這是一封情書吧!一封只寫了開頭,沒有寫完的情書。

還有一點會讓亞諾越來越懵的原因是,信上用著鋼筆書寫出來的黑色字體,每一字每一句分明都是她的兄弟杜子楓所擁有的筆跡。當了總經理特助的這段時間,亞諾已經有太多機會看到都會記得的筆跡。

她想起了碰到清掃的阿姨正好是從總經理辦公室裡出來的,才會在走道上讓亞諾撞到了先行推出來的推車。這信紙難道是剛好從總經理辦公室收集到的垃圾嗎?

……不會的,沒有這麼湊巧的事。

亞諾立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推車撞到亞諾的時候,上頭的垃圾桶早已裝的七八分滿了。可見清掃的阿姨不知收了辦公大樓裡那麼多間辦公室多少垃圾了,怎麼能夠確定這個紙團一定會是從總經理辦公室出來的。況且辦公大樓進進出出的人那麼多,只是一張紙,誰都帶的進來,也不能說從辦公室裡收到的垃圾,一定會是出自公司裡的人。

至於為什麼要寫她和她的兄弟……是有人故意跟她開玩笑,擺明了要整她嗎?

 

她翻看了一下信紙,懷疑誰會拿張紙寫些東西就要整她了。


之所以會只有幾行字,之所以會出現在垃圾桶裡,是由於沒有付諸實行的勇氣,最後不敢下手了。卻沒想到會被她這個該要被針對的人無意之中,還是看到了。

若然是真的,這便是一個非常惡劣的玩笑了。

……一點都不好笑的玩笑。

擺開她和子楓都是男人這件事不說,男人愛上男人是有什麼好笑的?

取笑別人的愛,也太低級了……

亞諾怎麼想都覺得應該不會有那個員工如此不怕死,去招惹自己的老闆。所以……如果不是針對這件事,那就是針對她這個人了?

有人故意模仿子楓的筆跡,寫出來這樣的東西。要拿到子楓寫的東西可以模仿他,不會是什麼難事的。公司裡的公文往來,開會要用到的資料,甚至是需要他簽名的文件。太容易了,不需要特意費多大的心力才能搜集到,想要就有辦法可以拿到的。

而這麼做,是要製造出她和子楓關係並不單純是兄弟嗎?

他們是結拜兄弟的事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只要看過她在子楓身邊出現的人,十之八九都知道她是誰。

亞諾想不出來在樂園裡跟誰有過節,或是她在不知情之下不小心得罪過什麼人。才會拿他們兄弟的事情來攻擊她,也順便誣衊了一下她的靠山,她的兄弟杜子楓嗎?

這樣一想,亞諾就不能確定她真的沒有得罪過人了。

她有理由讓人眼紅的。像她這樣既無背景又無資歷可言的人,因為是老闆的兄弟,就能做特助了。

 

這種國王人馬的傢伙平空冒了出來,佔據了一角,可能就妨礙到某個人升遷的機會,也可能有人不滿能力明明比她好卻沒有她好運了。的確是很容易會招人嫉恨,為此心生不滿的……她簡直就是一個活生生,又不折不扣的空降部隊了。
 

所以有人想要排擠她,所以有人想要孤立她了。


偏偏在工作上找不到她有什麼重大的缺失,在人品上和操守上也沒有什麼可以把她踢出門的瑕疵出現過。於是,就是無法從她身上找到理由,才會如果找不到理由,那就要製造出理由來。

……一個人的性向選擇。
 

她是個男人,她愛的是個男人。她的情人根本就是她的兄弟,跟她一樣是個男人。


無疑的是又卑鄙又無聊的攻擊人的理由,可是對於某些人來說……不能接受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那些人來說,會是很有效的攻擊利器。

然而,這一切也僅止於她的猜想了。

 

為什麼有人這麼討厭她,而要寫出這種像是黑函一樣的告白信的猜想。她什麼都不能說,最好什麼也不要說。

為了一樁可能只是圖謀未遂的惡作劇,真要去揪出是誰寫的,未免也太小題大作了。這不過是一張任何一個樂園的員工都能拿得到的公司信紙,還是出現在垃圾桶裡的,是個她沒看到的話,早該進了焚化爐裡燒成灰燼的東西。

只要裝作沒有看到過,就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了。

亞諾是這麼想的。

她並不想要把事情鬧大,根本就不想要有人知道有這封信存在過,這張信紙上又是寫了些什麼東西。

為自己打抱不平不需要用在這件事上面,她也沒有什麼好委屈的。不過是……不過是被人往此刻猶然脆弱的心上,刺了那麼一下下而已。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是她的兄弟杜子楓親手寫下的信。

會讓亞諾否認到底,考慮一下都沒有考慮過的最基本原因是──她壓根就不相信,這信紙上所寫的東西會是出自她的兄弟之手。

杜子楓不會寫這種東西的,他有什麼理由要寫這種東西。

……要寫給對他而言是個兄弟,還是個男人的她。


他對他的兄弟有了超過兄弟的心思,他不想要再跟她只是做兄弟了……因為他喜歡上她了嗎?


這樣美好的想像只留在今天之前的她了,那個以為只要跟他說出口,只要承認喜歡他就會有所改變的傻孩子。

在山上,他不是已經說了。他也喜歡她,因為她是他的哥們,他就像她在乎他一樣的,也很在乎她。

兄弟的在乎。

壓在他的胸口上,從她的臉上感受到的並不是加快的心跳。他一點都不心動,他一直都很平靜。那不是聽到喜歡的人跟你坦承他對你也有感情,他跟你一樣也很喜歡你的時候,會有的平靜。

她只是他的兄弟。
 

……終究只是兄弟。


那一刻,

 

亞諾突然意識到了,真真切切的意識到了──她的告白失敗了。

所以,這就是她一路上都在胡思亂想的原因。想著一些不著邊際,連科幻片和機器人都冒出來了的奇怪念頭。因為她的腦袋本能的在抗拒,抗拒著她要是不胡思亂想就會有空下來的時候,意識到了她的告白是什麼結果。

結果就是,她的告白失敗了。

是她第一次的告白,

是她第一次跟喜歡的人,親口說我喜歡你。

是她第一個喜歡的男人。

又再一個,給了他的第一次……

在和杜子楓許許多多的第一次裡,重重的,深深的,又狠又使力的如同用刀子砍下去的一筆──第一次跟他告白失敗了。

她吸了吸鼻子,硬是把湧上來的發酸感給強壓了下去。

只不過是一次告白失敗,一次不小心說出來的話,一次不小心的意外。
 

像個男人一點!不要哭,沒有什麼好哭的。

又不是被甩了,哭了不就得承認真的被甩了。

盯著那張信紙,亞諾咬住下唇,又想要壓住發酸的感覺,可是反而讓嘴唇發顫了起來。

她的心意,她第一次說出口的心意……不就要像手中的信一樣,要落入無人知曉的灰燼裡了。

 

送不到他的心裡,不可能得到他的回應。

……不要哭!

他不知道妳說的喜歡他是真的喜歡他,他不知道妳不是因為他是妳的兄弟才喜歡他,他不知道妳是女人喜歡男人的在喜歡著他,他不知道他是妳第一個喜歡的人……他不知道,他已經是妳最喜歡的人了。

他不知道,

 

他不是故意要傷害妳的,他不會故意想要傷害妳。


想想看吧,他都為了妳做過了些什麼了,想想看他是怎麼著急妳的,他是怎麼在意妳的。就為了趕到妳身邊,他為了妳連命都可以不要了,他怎麼可能會故意要傷害妳。

 

他不會捨得讓妳這麼難過的。


可是亞諾知道的是,她心裡所有的託辭,所有的藉口,不過都是在安慰自己的話。

事實就是,他只當她是兄弟。
 

他為她做的一切,他對她的好,因為他們是兄弟。他著急她,因為他們是兄弟。他為了她連命都可以不要,因為他們是過命的兄弟。


……承認吧!

最後,掉落在信紙上將白色的紙張暈染成灰濛濛的那滴淚水,是她對自己的回答。

他不愛我。

 

 

 

 


 

 

 

這篇小說的後篇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an Yifan
  • 好好看⋯⋯
  • 謝謝!

    Duan 於 2015/12/19 21:34 回覆

  • 纏夢
  • 噴哭了
    雖然當初一直有在想那張紙條會被發現
    但可惜一直沒有T T
    如果當初紙條有被亞諾發現,應該也會像你寫得這樣吧?
  • 看到子楓是丟掉不是撕掉那張信紙,腦中就冒出了……這要是被人看到了,怎麼辦呢?
    不過告白都失敗了,亞諾看到了信也不會相信了啦!

    Duan 於 2015/12/25 0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