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網路上截取,不是我所有,只做解說用*
 

 

 

 

 

 

 

 

 

繼上一集,亞諾不小心告白,不小心就被子楓打槍了……

這不是發好人卡,這是兄弟卡(好像也沒有更好)

 

子楓把亞諾貼到他胸口上的行為,當作是弟弟在撒嬌了。

 

跟哭了怕被笑一樣,
亞諾又故意朝子楓肚子揍了一拳,掩飾她失望被說是像兄弟一樣的喜歡她。

 

子楓會跑到秘密基地來,亞諾猜想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他怎麼能跟她說,就是因為妳才跑來這裡的。
才想要跟妳告白,卻聽到妳不愛男人……於是滿腹委屈無人知,只能跑來這裡朝山朝海的悲慟了。

這是他對於不能告白的愛,悲情的表現手法……

 

 

 

晚上亞諾跑去找姐妹淚訴,她莫名其妙就被哥哥打槍了。

小菁本還歡天喜地的鼓掌想要兼跳舞的替表姐開心,

不過一切只是誤會一場……

 

 

小菁氣子楓太遲鈍(其實雙方應該要找的兇手是廖廣超才對吧……好好的告白都被他的“好心”給搞砸了)

又要安慰表姐,
杜子楓不愛男人更好,這樣亞諾變回女人機會才大呀!

 

亞諾還是他兄弟的時候,子楓已經那麼關心她了,
等到知道弟弟原來是個女的,這種在乎關心就會變成愛了……

 

不管表妹為何對她那麼有自信,亞諾還有要擔心的事……
她生日快到了,有沒有準備好要變回女人呀!

 

 

小菁又提醒了亞諾一次,生日到來之前的日子才要更加小心,
誰知道子楓身邊會不會又跑出個什麼來相親的女人~先護住地盤才是重要的!

表姐不急,先急死表妹了……

 

 

讓回到家高興倒數日子又少了一天的亞諾,

真的緊張起來會不會有女人來跟她搶哥哥了!

因為小菁又說了這種事……總覺得好像會出事耶!
 

該不會之後有什麼女人要冒出來了吧,

像是,什麼以為不會出現了的“鄰國公主”呀,不小心就欺負到正主的人魚公主頭上來了嗎(擔心)
 

 

 


暫時的,小菁的擔心還不到眼前來……

看著噴泉妄想中的杜總經理,被正好來樂園為動物接種疫苗的哲瑞看到了。

 

子楓看著樂園噴泉裡玩耍的小情侶,回想著他和亞諾弟弟也是這樣玩耍的美好時光呀!


子楓想起亞諾安慰過他的話,

哲瑞的反應讓子楓懷疑這位獸醫先生該不會早有心上人了吧!

 

他害羞的承認有一個從小喜歡,可是現在還不能告白的人。

等待她愛上自己的日子很難熬,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對她的心意,
可是可以陪在她的身邊,一起開心,一起難過……做她想要做的事,守護她想要守護的……這也是愛她呀!

……這位獸醫先生,你是說真的嗎?

聽了你一番說辭不但沒有感動還很想吐槽你。

 

怎麼有人說這種聽來就是在吹牛,自抬自己身價的話不會心虛,還可以那麼陶醉。

說的好像你跟亞諾有過什麼,真的海誓山盟過了。

 

如果子楓反問你『你說的暗戀的人是亞諾嗎,我怎麼沒有聽他說過你?』不就很難下台了。

說大話也要看一下對象是誰,

你沒出現之前我兄弟都沒有跟我提過有你這號傢伙了,你跟我說你跟亞諾有多好,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從小喜歡嗎──那你這十幾年來人都去哪了?

又不是為了不可抗拒的因素不得已分開才疏遠了,不是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嗎,

連個起碼的聯絡都不做,見到面認不出人來了還談什麼喜歡。

 

換作是你,你會相信有人可以十幾年來對你不聞不問,是死是活也不想知道,

長大遇到後卻可以說他從小喜歡你,一直在等你嗎?

 

那是運氣好長大的亞諾正合你意吧,不只沒長歪了長殘了,還長成了一朵花。

要是亞諾長大是個恐龍妹,“從小喜歡她”看還說不說得出口。

大概早忘了什麼等她長大的念頭,還會暗自慶幸還好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小時候喜歡她,要是讓人家知道我竟然從小暗戀一個恐龍妹,那我會有多丟臉。

──現在就是個看臉的世界呀!

 

一般情況下會說這種話的八成早就忘記人了,沒碰到面最可能是不會有想起的一天的。

(想想看有多少小時候認識的人長大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面了吧)

 

多年後的某一天他聽到亞諾的消息才會想起小時候喜歡過這個妹妹。

或是很不幸的亞諾真的在二十六歲前出事掛了的話,他可能還會露出很遺憾的樣子跟別人感嘆一句──沒想到算命師把她的命算的這麼準呀!


難道是想等到亞諾變回女人才能來找她,

是在說還是個男人的亞諾不能愛,是男人的亞諾不能追,要不然不就會讓別人以為你喜歡同性了?

 

不是有子楓這個情敵把他逼出來的話,就算像他說的真愛著亞諾也會坐等著亞諾二十六歲以後再追她吧!

 

哪來的自信會相信亞諾一定能平平安安的活到二十六歲呢,

亞諾絕對不會在二十六歲之前遇到會讓她愛上的人(子楓不就出現了)。

 

不會是,哲瑞那麼放心不用去找亞諾是因為他聽到小菁說過不能讓別人知道亞諾是女的。

所以哲瑞很有把握亞諾沒有變回女人之前,她不可能會談戀愛的!

畢竟直男的眼界裡,不親身碰到的話很多人是不會相信會有男人愛上男人,更別說有人可以不管性別的去愛著一個人。

 


同樣過了十多年,

楚先生真正在做的是對他聲稱從小暗戀的人不聞不問,從來沒有做出任何行動去關心去知道亞諾過得如何,人是否安好。

而杜子楓呢,他卻是用十幾年的時間在找一個根本不知道是誰的救命恩人。做著這種會讓人覺得很傻的事。

 

恩情和愛情,哪一種會讓你記得一直放在心上多年?

連愛的人都可以多年來不理不睬,這個愛的含金度實在令人懷疑。

 

話說的那麼深情,可是什麼都沒有做的是十多年呀!

(實話是從來沒有被這個CP吸引過啦……討厭利用小狗小貓來泡妞的人)

 

 

 

 

 

回到正題──

所以這種場景是兩人不知道他們心裡想的是同一個人,

不小心同病相憐了,可是依然是情敵。

 

把兩個男人弄到對情敵也能產生同情的罪惡之人,不就來了嘛……

 

杜總經理不能表現出他看到亞諾也像哲瑞很高興的樣子,

只能在一旁豎起耳朵聽他們兩人是在說什麼。

 

亞諾一咳嗽,哲瑞關心起她來摸額頭測體溫,在那裡摸摸妳的頭,再摸摸他自己的頭。

 

子楓突然就被灌醋了……好大的一桶醋呀!

 

亞諾感受不到被哥哥關愛的眼神給ㄘㄟ(瞪)了她,繼續話她的家常。

 

還加碼找他吃中飯,明天也要再跟鄰居哥哥一起話、家、常喔~

楚哲瑞,你這扮豬吃老虎的傢伙……裝什麼溫柔的鄰居大哥哥,我從小就在等著她喔!
虧我剛剛還在同情你跟我一樣,還沒追到人勒。

 

 

明天約了別人吃飯的亞諾,今天送飯來了……

原來是麵線呀,預告中怎麼看都是跟咖哩有關的東西。

 

亞諾是吃飽了才帶食物回來餵食哥哥的。
吃飽了,跟誰吃的呀……該不會是剛剛送走的哲瑞哥哥吧?

 

管妳是去跟誰吃飽的,子楓自己還沒吃就先餵弟弟了!

 

只是跟亞諾一起吃飯有什麼了不起,
那個楚哲瑞可以跟我一樣,這樣餵亞諾嗎?

亞諾害羞的扭捏了一兩下後,還是吃了。

 

 

只是跟亞諾一起吃飯有什麼了不起,
那個楚哲瑞可以跟我一樣,用亞諾吃過的湯匙吃東西嗎?

 

亞諾看子楓用著餵過她的湯匙吃麵線,她就花痴了……

是在間接接吻沒有錯!

 

子楓看到亞諾吃東西,嘴角又沾到了……想要幫亞諾擦嘴。

可是這動作很面熟……讓他想起了哲瑞也做過這件事。

那不就是做了一樣的事了──還是楚哲瑞他先做的!

 

杜總經理就嫉恨了,耍賴不幫亞諾弟弟擦嘴了。

 

可惡的獸醫,怎麼可以跟我搶亞諾的“第一次擦嘴”呀!

 

越想越不甘願……忍不住嘟噥了句,亞諾是怎麼叫哲瑞的。

要擦嘴,叫妳的哲、瑞、哥去幫妳擦啦!

 

亞諾委屈了,不知道哥哥是在不高興什麼……

 

 

看著亞諾怎麼擦都擦不到沾到麵線湯的地方,

子楓還是心軟了……

 

前一刻還很委屈的小孩,下一刻得寸進尺了起來。

她那得意的小樣子,讓服務她的人看了不想太溫柔……

自己整張臉去擦一擦啦!

人家在吃醋不來安撫就算了,妳還有心情在那裡花癡。

 

琵亞諾小朋友最近暗爽的次數有增加的趨勢,

身強體壯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因為暗爽就內傷了吧!

 

 

兄弟倆過得很快樂的生活(?),雜誌社不安份又要跳出來騷擾良民了……

是上次同一家雜誌社幹的好事嗎?

 

 

被子涵第一個發現。

杜大小姐預約好按摩卻被按摩師放鴿子,對著店員一直問是在耍她嗎,眼看就要大發飆了……


廖廣超同學自願跳出來,要店員走開忙她的去,讓他來照顧子涵。

他自稱是………按摩師。

是的,關於這個名稱加藤的由來要是不懂的話,

最好是不要說出來不懂,也不要傻傻的去找人問喔……如果你想要試試看被人笑的話。

 

PS. 搜尋引擎是你解決疑惑的好夥伴。

 

 

廖廣超同學用他高超的技巧(?),狗腿的話語,把杜大小姐伺候的渾然忘我,一直說她很舒服。

這兩人是想要踏進普級的電視劇無法包括的尺度嗎?

打人的戲都會有跑馬燈要人不要模仿了,這種戲旁邊也該跑馬燈一下警告尺度吧(笑)

 

你也知道的,

只要涉及到廖廣超同學,再正經的事也不可能正經太久的。

准許你為女王按摩,不代表你可以趁機吃豆腐喔!

竟然敢黏到人家腿上去的變態行徑,必須要給他死~

 

 

子涵女王立即抄傢伙──隨手就抓到身旁很好用的雜誌。

(雜誌是給客人你打發時間,不是要給你打人的)

暴打竟然敢吃她豆腐的廖廣超同學。

美女的腿摸都摸了貼也貼了,被打幾下剛好而已啦~

 


子涵打得很順手,覺得手中的雜誌也很好用,暴打了廖廣超的手感更是美妙的不得了。

可是,突然發現雜誌封面上竟然是亞諾小親親,

這一下突然就不太好也不太美妙了!

她家兄長大人和亞諾怎麼這麼快就公開出櫃了呢,

做妹妹的怎麼都沒有被他們知會一聲?人家好歹也算是你們的媒人呀!

這就是所謂的“被”出櫃了!

當事人都還沒追到手,別人就急著說你們一定有一腿。

 


人間處處有溫情,同胞要互相關愛,更別說是同道中人。

在樂園相依偎的小百合,認出了子楓和亞諾,不就是雜誌上說在搞兄弟禁忌戀的人嘛……

既然遇上了,鐵定是要上前支持支持,給他們信心喊話一下的!

 

多麼讓人溫暖的場面,被女同志支援的男男戀呀!

雖然當事人一點都不知道被支持了。

 

 

還來不及討論一下怎麼一回事,亞諾就被子楓的秘書通知出狀況了……

 

Amy﹕警報,警報!有警報呀~

又有記者跑來樂園亂了,要來堵總經理!亞諾同志,請快點通知一下總經理,大家準備好要備戰了!

……要不要把記者引往“猛獸區”採訪呢?(死纏不放的記者和猛獸都很可怕)

 

 

 

記者找到樂園來要追問雜誌上報導子楓和亞諾不是單純的兄弟關係。

說的一堆記者呢,

只有這幾隻就不要太計較了,臨演是要經費的。

(最好全世界的劇組都是土豪請的起成千上萬的臨演啦)

 

 

 

女記者追問子楓是不是真的像雜誌上寫的,

騙別人讓兄弟來當總經理特助,其實是想要把自己的小男友帶在身邊。

 

別人要把他的小男友帶在身邊做特助,還是帶到哪裡去干你們什麼事呀,

你們是沒有可愛的弟弟可以帶在身邊對人家是在嫉妒,在羨慕,還是恨呢?

子楓回答他和亞諾是哥們,記者就拿出照片來逼問了,

有圖為證喔!!

哥們會像照片裡面一樣的靠得那麼近嗎?

我不過就是跟我家亞諾靠得太近而已,我摸一摸我弟弟礙到誰了呀我,

這種程度你們就這麼激動這麼想暴走了……等我真正想做的讓你們贓到了的話你們才會真的怕到不敢看下去勒!

by 他才是想要暴走的那個人的杜總經理

 

 

 

無良的記者讓亞諾看到她根本不知道的事了,

什麼時候她被哥哥摸過了,

發生這種好康的事當事人的她竟然還在睡嗎?就這樣睡過去了。

……請問一下,這照片真的出現在雜誌上嗎?

不要說追到這裡來堵當事人,應該是你們雜誌會先被投訴吧!

(有些很機車的人(反X的)是見不得這種事光明正大的公開的)

 

 

這下可沒有讓子楓可以跟亞諾解釋他做了什麼的時間了,

亞諾乖,晚一點我們兄弟倆再好好聊一聊!

讓哥哥先處理這些多管閒事的記者。

 

 

親友團一時也是救援不了他們。

不過這當然是指阿超和子涵這些心存善念的親友。

有人明顯是有私心呀,

先生決定是他該要跳出來的時候了!!

──這是在亞諾面前表現的好機會,他不可以放過!

公開表示喜歡亞諾的人不是子楓,是他啦,

也就是又沒有人cue他,他就自己跳出來要為自己搶鏡頭了,還拉著亞諾跟他一起出櫃。

你喜歡亞諾跟人家記者來追假兄弟真情侶的偷拍照有什麼關係呢,

記者又不知道你是誰,照片也沒有拍到你呀,你沒事找事的那麼雞婆幹嘛!!!!!!!

 

是有多想上新聞呀,多怕別人以為亞諾跟子楓在一起了,就跳出來說的好像亞諾跟你有過什麼一樣,

是當作在買東西喔,又不是先說了就先贏,公開示愛了難道亞諾就是你的了嗎?

 

 

 

哲瑞語重心長的表示──

亞諾因為他是同性拒絕他了(誰拒絕過你,在你的夢裡?)

所以不愛同性的亞諾當然也不會跟同性的子楓在一起了。

想要拿這件事來證明記者在捕風捉影,請他們不要再這樣騷擾善良的亞諾了。

 

……這台詞像不像瓊X劇的男主角,

你們要是不放過善良的亞諾,你們就太不善良太不美好了!

其實就是要跟記者說亞諾沒有跟子楓在一起!

藉機踩了情敵一腳呀,亞諾才不喜歡你杜子楓勒~

 

 

 

你哪裡想幫我們兄弟倆,是想要趁火打劫佔亞諾的便宜吧!

 

 

不過他的一番苦心當事人並沒有接收到,

說喜歡亞諾是真心話,可是子楓和亞諾都以為他是為了幫他們,才編造出這些話的。

也是個悲情的告白男,

都當眾說喜歡了,卻沒人相信他說的喜歡是說真的。

 

直男當久了,想彎都沒人相信你是彎的呀……

(沒差啦,反正不是一直在等嘛,要等到亞諾恢復成女的才要追)

 

 

 

麻煩你不要幫倒忙好嘛,想不出辦法就閉上你的嘴不要出來亂啦,

簡直是糟透了的救援行動嘛,不幫忙滅火還提油過來加大火是怎樣!!

阿超趁此機會衝出來擋記者,把子楓和亞諾一行人給護回去樂園裡了。

……管你們記者要問什麼啦,再不走就要關門放狗囉!

 

 

 

被哲瑞來上一招突擊式的告白,

雖然知道哲瑞要幫他們是真的(最好是真的),子楓卻也察覺到他的話中含意了。

 

他在噴泉時說的話,跟在記者面前說的,

兩廂一比對,子楓猜出了哲瑞說的從小一直在等的喜歡的人,就是亞諾!

原來情敵一直都在你身邊!

 

到底還有什麼人是不能不防的,

什麼鄰居好哥哥,根本一直都想要吃掉我家亞諾弟弟嘛!

 

 

哲瑞被子楓說出了真相被嚇到了,

可是還沒來得及回應子楓他說的話對不對,亞諾就回來辦公室了。哲瑞只能快點遛之大吉了!

 

得不得到哲瑞的回答也不要緊啦,

反正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子楓已經這麼認定了──情敵確定無誤!

 

亞諾猜測著這次把他們弄上雜誌的幕後兇手是誰 ,

 

還會有誰呢,

子楓回想起吳翰昇宴請他們時,那注意著他們的樣子。

所以你不是來道歉的,你是在試探我們有沒有一腿呀!

果然是不安好心的鴻門宴呀~

 

 

亞諾和子楓都想到了是吳翰昇幹出這些糟心事,存心要找他們麻煩的。

比起亞諾以為吳翰昇是在攻擊子楓的,

子楓知道沒有這麼單純。

 

 

竟然發現主公和弟弟的奸情了(?),不幫忙掩飾卻還來亂的不識相傢伙,

下場就是──要把你先X後殺……不是啦,是殺人滅口!!

 

 

琵媽知道雜誌的事了,

緊急把女兒call回家,要她速速滾回來跟她老娘解釋清楚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是哪個三姑六婆說的,琵媽看來不像是會看八卦雜誌的)

看到杜先生跟著她女兒回來,琵媽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呀。

忍不住翻起舊帳,上次亞諾就是為了雜誌的事情被關屋頂的,這次雜誌又來亂了,下次又會是什麼呢?

大概是妳女兒會跟哥哥手牽著手,一起公開出櫃吧!

 


子楓先道歉了,亞諾又護著他,
琵媽就怒了。

反正她就是堅信女兒是被杜子楓這個男人拖累的。

這男人就是個禍水,我家女兒已經夠禍水了,你們兩人湊在一起是想要淹死誰呀!

 

 

讓亞諾母女倆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

子楓主動要亞諾休息幾天不要上班了,就在家避個風頭吧!

被媽媽和哥哥雙重夾擊下,亞諾只得聽話了。

家裡最小的孩子,常常是最無法反抗的那一個~

 

 

 

亞諾不要去上班就沒事了嗎,才不是呢,

記者不放過亞諾,他們照樣可以私底下跟蹤她。

出去買個東西,記者都要偷拍呀!

都被亞諾抓包了,記者還是嗆聲不相信哲瑞說的亞諾不愛同性的話是真的,

他們會死咬著不放,查出亞諾和子楓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去哲瑞的獸醫院看他們養的小狗,只能讓亞諾短暫的逃離。

 

哲瑞別有所指的安慰她……

等到過幾天亞諾恢復女兒身,記者就會發現他們因為她是男的一直追著她和子楓,逼他們出櫃的行為,原來是白忙一場呀!

不過這也改變不了記者們還是在盯著他們的事實。

 

 

亞諾就是覺得是她害子楓被記者這樣追著,
既然是她引起的,那麼把她這個引起的原因給除去的話,不是就能天下太平了嘛!

……於是她選擇要消失不見,遛去日本!


阿超不知道亞諾要他傳信給子楓是為何緣故,

受到了諾哥離別時愛的抱抱了……阿超嚇死了?

嗚……諾哥的抱抱怎麼會讓我寒冷?

這樣會不會被杜家兄妹追殺呀,我還這麼年輕不想那麼快死呀!

 

 

信就交到子楓手裡了。

亞諾沒發覺自己用的信紙很少女嗎?(汗)

 

 

子楓看到亞諾要辭職,想要去她家找她當面問清楚,

 

被阿超告知他見到亞諾時,聽到她跟琵媽的對話。

因為日本比較近,逃亡會比較快(香港澳門不是更近航班更嘛)

 

青陽阻止子楓還在思考怎麼回事,先去把人追回來再說吧!

這下當然就要轉移目標去機場了。

為什麼青陽也要去……怕杜總經理氣過頭,亞諾可能會出事嗎?

 

亞諾不接聽子楓的電話,

 

她給子楓的信裡是這麼說的……

亞諾相信會相遇的人遲早都會見到彼此的,這只是早晚的問題。

 

 

亞諾真心想要幫到子楓才去當他的特助,可是卻碰上這種硬要被記者說是把亞諾這個情人帶在身邊的糟心事。

 

亞諾覺得她離開了,記者沒人可以追了,自然新聞就不會再發展下去……這樣就是在幫忙子楓,不用再受到這些流言蜚語的騷擾。

 

 

讓一直等不到亞諾接電話的子楓……亂超車,在路上直接飆車了。

車上還有另一個兄弟青陽呀……(汗)

 

亞諾打定主意不接子楓的電話,

 

子楓追到機場,找到了還在候機室的亞諾。

 

不待亞諾解釋,先把她手裡的機票搶過來撕掉再說!

在電視機前叫好應該不會只有我一個吧,

……撕得好,撕得妙……用力的撕呀!

沒機票了看妳還能怎麼飛去日本,總不能游過太平洋吧~

 

 

子楓不准亞諾辭職,也不准她走。

 

亞諾覺得是她的關係狗仔記者們才會又找上子楓的,她走了就沒事了。

可是子楓不在乎被怎樣說,什麼社會大眾的看法,關他什麼事。

他要亞諾記得她答應過以後會一直陪在他身煙的,承諾過的事情就要做到不能反悔。

 

要用更強硬的話表示,好好的敲醒亞諾不太清醒的腦袋呀!

 

 

不管亞諾答不答應,抄起她的背包,抓住亞諾的手,強硬的把她拉走了。

 

亞諾驚嚇過度(?),沒心思注意到他是被哥哥一路牽著手離開的。

理虧在先了,不敢再觸怒哥哥……於是她弱了,像個小媳婦一樣乖乖的被牽回去。

 

這段要用不小心歪了一下的想法來說的話,是在追捕離家出走的逃妻吧!
竟然趁老公不在家想要逃去日本玩,不把家裡這隻不乖的追回來的話,如何能振夫綱?(汗)
 

 

直到機場外,在等子楓把亞諾抓回來的青陽,終於等到他們來了。

 

亞諾感覺到青陽看到他們還牽著不放的手,才意識到他一直被哥哥牽著,

心虛的偷偷的放開了。

趕快跟青陽道歉……(不是因為被青陽抓包嗎?)

 

青陽這兄弟很體貼,主動要自己去搭計程車離開,不做電燈泡讓子楓和亞諾可以獨處。

 

亞諾深覺不安,再次道歉。

 

看到弱弱的亞諾,乖順的亞諾,

杜子楓的老毛病就犯了……用臉逼近亞諾!

抓住亞諾的脖子像在抓小狗一樣,把她人給抓了過來……

 

警告亞諾再敢這樣突然消失不見人影的話,他可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喔!

子楓邊講邊咬嘴,讓亞諾察覺到他說的“做什麼”是指什麼了

──八成就是會強吻妳的意思啦!

妳的嘴想要試試看會被哥哥的嘴怎麼懲罰嗎?(笑)

 

 

亞諾這孩子又竊竊的笑了……聽到可能會被哥哥強吻(?),心情都好了。

這種竊喜,只能偷偷的來……被注意到了也要裝沒事。

 

這讓子楓質疑她表情變來變去的,該不會是還沒有放棄想要逃家的計劃吧?

 

亞諾只能藉口說是她的機票被他撕掉,在可惜被浪費掉了。

子楓的補償是?

帶亞諾到這種近似燈黃酒綠的地方……(那是酒瓶啦)

原來子楓是帶亞諾來鐵板燒店,吃頓好料的當作機票的補償,還是他自己下廚的。

可是亞諾不明狀況,看著子楓自己脫起外套來,

又對他張開了雙手,以為哥哥要抱她!(觀眾也是這麼認為的呀)

快到哥哥懷裡來喔~

 

她就自己找了個很舒服的角度,貼上去了。

 

子楓不是要抱抱,是要亞諾幫他圍一下圍裙。

鐵板燒店不是抱抱的地方呀……

 

亞諾沒有幫別人圍圍裙的經驗,

一下綁太高,一下又綁太緊,
讓人捏一把冷汗,她到底要摸到哪裡去了……(倒)

 

讓子楓霸氣總裁,表情有點不能霸氣了……

妳一定是故意的吧……

 

總之服務客人至上,請入座等著被服侍吧!

子楓是亞諾的一日專屬主廚,任憑差遣。

 

所以,

鐵板燒=機票?

 

亞諾吃得正歡,被子楓給看得疑惑了……

 

看著弟弟被他餵食的很高興,他突然感性了起來……

要再一次的提醒亞諾,他受不起可能會再失去在乎的人的驚嚇了……

要亞諾不要離開他,一分鐘都不可以!

亞諾答應他,再不會這樣突然消失不見了。

 

……真的嗎?
這樣說很讓人擔心呀,那恢復女兒身的時候要怎麼辦……

 

 

換到樂園裡,娜娜父女倆氣氛就沒有那麼融洽了。

 

南刑天想要女兒搬去和他一起住,讓他能盡到父親的責任照顧她。

再加上從青陽那裡知道娜娜的身體狀況,實在不放心她一個人住在外面。

 

聽到南刑天提起她的媽媽,娜娜就不平了,
開了天價故意為難他,如果他付得出錢她就願意撤回告訴不告他了。

 

這件事傳到小輩們這裡來了,

 

子楓自願幫叔叔付了錢,娜娜開的天價。

條件是要娜娜搬去和她父親住一個月,希望這一個月裡父女倆有機會能相處會和好。

當然如果娜娜還是不肯,他們自己也會有辦法讓南刑天打贏被女兒告的這場官司的。

也就是說,聰明的還是收了錢去跟爸爸住住看吧!

 

青陽一直帶著希望娜娜不是真的想要這些錢的眼神,盯著娜娜。

 

然而娜娜在他眼前,卻還是收下支票了。

 

青陽還在相信著,娜娜拿走這麼一大筆錢,一定有她的用意。

是娜娜要治病嗎,還是有什麼事是需要用到一大筆錢的?

 

也只有跟娜娜有關時,杜總經理才能逮到機會調戲青陽呀……

人家很擔心,你們還有心情調戲……這是什麼兄弟。

 

 

既然亞諾沒有去日本了……

被小菁知道了追打起亞諾,氣她想要消失不見,卻什麼都沒跟她這個表妹說一聲。

這對表姐妹又穿情侶裝了,
難怪她們可以冒充男女朋友,不知情的看過去就是一對呀!(子涵會哭哭的……)


諾哥制服女人,要她乖乖聽他的必勝招就是──壁咚她!

可是表妹氣頭正旺,壁咚也收服不了她。

 

已經惹表妹生氣了,只好對小菁這個正好生日的壽星言聽計從,想要什麼生日禮物都由著她選了。

小菁不要生日禮物(通常什麼都不要的人,才是要的最多的喔……)

她要亞諾女裝,和她可以兩人真真正正的以表姐妹的樣子一起外出去吃頓飯。

 

 

亞諾就恢復女裝了~美人姐姐登場!

還好這次不是游泳池邊,濃妝艷抹的貴婦打扮呀……(汗)


姐妹倆吃的熱火朝天時……

大家都嘛知道,亞諾只要換上女裝的話──杜子楓一定會出現!

子楓就出現了。

 

以為他是不是聽到亞諾的聲音,發現前面的女人可能是亞諾的時候,

他一路目不斜視的往店裡面走進去了……

……跟亞諾扮仙女時出的狀況,完全是一個樣呀!

──不是自家亞諾弟弟的人,不需要多看一眼啦!

 

這位苦命的兄長,會來這裡呢,是被搞丟了皮包的妹妹call來付錢的。

廖廣超同學去哪裡了,怎麼可以放女王一個人在這裡吃飯……這樣會忠僕失格喔!

 

子楓已經習慣妹妹的技倆,自己認命的伸手接帳單了。

唉……快找個男人把妹妹交給他吧!讓她去折騰她自己的男人去……

 

亞諾正好被小菁一掌推開,子楓走回來也沒有看到亞諾……

 

連結個帳,人就站在身邊了,還是沒有認出對方。

子楓因為聽到聲音很熟悉,忍不住看了下站在旁邊的女人。

亞諾也一樣……

聽到子楓的聲音,也覺得很熟悉要抬頭看的時候……小菁出現擋住了亞諾的視線。

沒有要讓你們,在這裡就能相認的意思喔……

 

 

娜娜在這晚搬進了她的爸爸的咖啡廳兼住家。

一心想要討好女兒的南刑天,被娜娜一直故意的刁難。

特地精心為她準備的房間,準備給她用的東西……

全被娜娜嫌東嫌西,沒有一樣是合她的意的。

青陽看不下去,險些就要動氣了,被叔叔一再阻止 。

父女和好之路還很漫長呀……

 

 

回到亞諾和小菁,

吃完飯逛起了百貨外的聖誕節裝飾。

 

小菁機會教育,告誡表姐不可以這麼不浪漫,這樣會把本來要上門來的男人嚇跑的……

她自己許願想要見到王子不成功,卻要逼亞諾試試看……

 

亞諾在小菁面前笑她太浪漫,什麼南瓜馬車裡許了願就能見到王子,

可是小菁跑去買喝的,留下她一個人的時候,她就許願看看了……

 

當然沒有成真。

 

亞諾碰上也在看聖誕裝飾,沒有為妹妹付完錢就走了的子楓,

 

兩人卻一路的不斷的擦身而過,沒能認出彼此。

 

在聖誕樹前都已經面對面了,講著彼此互相呼應的對話……

卻還是擦身而過了 。

 

直到亞諾碰上南瓜馬車裡沒有其他人經過,小菁去買喝的也還沒回來(是買到外太空去了嗎)

她想要再試一次許願。

許願想要看到子楓……

 

這次子楓真的出現了……

都已經面對面了,總該認出是亞諾了吧?

 

 

就知道戲最後會卡在這種地方,想看可是又演完啦!

沒有預告的話,真的會很難受。(其實有預告會更難受吧)

 

 

 

 

說一下最後這段一直錯過的,

有點在暗示子楓和亞諾曾經擦身而過的小時候吧,弄的像是向左走向右走那一種氛圍。

不過這種戲碼很多人都在做啦~

可是整段卻有人在意的是,誰沒看到,誰又沒聽到。

 

 

走在路上,逛個街看個聖誕造景你會管別人在幹嘛呀!

人人都是特務嗎?

路人甲路人乙你一定聽得到他們在說什麼,也看得到他們是誰,大概只有順風耳和千里眼做的到吧~

這段戲沒事在找話說的,還有Bii的背景音樂的石頭歌囉,
不曉得為什麼有人似乎很在意這件事,每次歌一出現就像打了興奮劑似的非得要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

 

當配樂的歌就那幾首會用到的中獎機率當然高呀,

要不有錢出個錢讓Bii每一集都寫新的歌囉!(搞不好有土豪真的做的到這種事喔)

 

 

 

 

 

★這集的幕後花絮最後的Q版杜子楓X琵亞諾★

 

想要看飛奔機場抓回弟弟耶,不過這集的Q版是兄弟餵食秀。

 

吃醋的子楓,自己要餵食亞諾弟弟的,
還要嫌他是個吃飯都不好好吃,要大人幫忙擦擦小嘴的孩子。

哥哥的髮型怪怪的……會不會畫太短了。
 


想跟哥哥撒嬌的亞諾弟弟,藉機要哥哥繼續幫她擦擦另一邊的小嘴。

要不要用嘴幫妳擦?

 

 

自願當寵物給哥哥寵的亞諾弟弟,完全是小狗狗在討主人的關愛呀!

請哥哥要繼續寵愛我喔~☆

 

 

 

 

☆第八集完☆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