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著你的手﹕後篇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第八集。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這篇小說的前篇

 

 

 

 

 

主要是子楓視角。(中間有青陽視角)

 

 



你打算要丟下我……

亞諾的信,不只是辭職,是要離開。要徹底的,從他的世界消失不見。

讓我再一次,只有自己一個人嗎?

他沒想到雜誌鬧出的事情會把亞諾逼走。

或許被影射過是黑道少主以後,經此一遭的子楓沒那麼在意什麼八卦狗仔了。

那些振振有詞,以為自己是偵探的記者們,盡可以到樂園門口繼續堵他,甚至於在他家門前大聲叫囂,也改變不了他們說他和他的兄弟不單純,實際上是對同志情侶,真的就會有社會大眾跳出來反對他們的戀情,把他們當作社會所不容的人。他們還真以為大眾都跟他們一樣,那麼愛去管別人家的閒事嗎?


可是他忘了,他不在乎,亞諾卻不行。

亞諾在乎他被攻擊,即使只是報章雜誌上出現的,那些記者看圖說故事所寫出來的臆測之辭。亞諾在乎他被別人怎麼說,即使他對於認出他是雜誌上說的人,而對他指指點點的人,只會一笑置之。

他忘了,亞諾為什麼會被關在大樓的屋頂。他為什麼忍不下來,只想到亞諾身邊去而做出了找死的行為。

亞諾每一下搥在他胸口上的拳頭,讓他的心有多疼。

看著亞諾哭,越來越疼。

他怎麼會忘了……

記者的本性,不會因為你視而不見便會就此撤手的。越是反抗,他們只會咬得越緊。

是他們逼走亞諾的……

子楓懷疑在他不知情之下,該不會有記者找上了亞諾。在私底下騷擾過亞諾,或是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了?

怕只怕,真正該處理的不是記者……而是翰昇。

你該要相信我的……
你的兄弟,你的哥哥,不會讓任何人動你一根寒毛的。


翰昇知道,他從來不說開玩笑的話,尤其是涉及到他兄弟的時候。

他虛假的演了場戲,過錯全推到了小弟身上。那種皮笑肉不笑,毫無真誠的道歉,他是怎麼回應他的……

琵亞諾只要在哪個地方受傷,
我就把那個地方踏平。


警告他不要再犯下敢動到他的人的愚蠢行為。

他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認真的。

顯然對方並沒有認真聽進去。

翰昇上一次出手做過的事情,只能就此揭過……他卻不得不承認,翰昇還真是找對了可以踩痛他的,最痛的地方了。

趁著你毫無防備,在你以為沒有人敢動你的時候,要攻擊在你最痛的地方。

不是你自己,是你最在意的人。

比起他自己為了亞諾擋了槍可能會受傷,更令他發毛的是,不知何時會出現他若是不在時,亞諾真的會出事的恐懼。

那種感覺到從背後被人拿槍抵住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槍。一路從脊椎直竄到後腦的,會讓人頭皮都要發麻的涼意。

他什麼時候這麼沒有戒心了,怎麼會只是搶走個公文袋就能將他引開,放下最沒有防備的亞諾,去追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傢伙。如果沒有發現搶了亞諾的公文袋的那兩個人是要調虎離山,來不及回頭找亞諾呢?如果這次不是警告,而是真的開槍呢?

翰昇敢這麼做的。

子楓不會懷疑他真的敢做下什麼事的。他可以很狠的,他一向都比子楓和青陽還要狠,不管是他的手段還是他的人──如果有人擋住他眼前想走的路了。

對於翰昇,子楓不能用以前的眼光去看他。再也沒有過往的情份可言,再也不是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他早就不是了。

為什麼青陽才是他的兄弟,為什麼他從來沒有想要和翰昇結拜?從他接下父親的位子後,翰昇和他父親的種種作為只是證明了子楓的直覺是對的。

從一開始,他就認清了翰昇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他不想要跟一隻始終認為他該是獅王的豺狼,立下生死之交的誓言。

寧願只有自己,寧願隻身走在即使是滿目荒涼的大地上,也不要跟不是同類的傢伙為伍,汲取虛情假意的溫暖。

如果他找不到可以同行的,該是屬於他的另一半……他寧願就此孤獨下去,形單影隻。
 

……在孤獨了多年之後,

他終於遇到了亞諾。


亞諾是他的同伴。

他不需要多年的相處,一再的試探,第一次相見就能確定他可以相信他,他可以和他同行。

亞諾不會做出在背後往他捅上一刀,那種不顧情份的無義之行。而是站在他的身旁,守在他的身後,將他的敵人視為他的敵人,將他愛的人也當作是他的自己人。

他不會是野心勃勃的陰險豺狼,而是一隻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狼。

如果不是意外相遇,他可能是他行經的草原上,無意中錯過的一隻冒失的小獸。跳到他的路上,跟一隻他一點也不懼怕的陌生野獸嘶吼著。年輕又充滿活力,還沒有見過族群間的殺伐,還不知遍地是血是何滋味,才會用著沒有沾染上塵世的航髒那般乾淨眼神,看待著他眼前的一切。

包括,偶然路過的他。

不,或許那本就是他的本質……

如果你有一顆純淨的心,再多的邪惡也進不了你的眼。

他該要放過那隻小狼的。

為了他好……

他想要走的話,就讓他走。讓他在他的草原中盡情的奔馳,讓他過著他自己想要過的生活吧!

可是他已經遇見他,他不想要離開了,如果沒有帶著他一起走。

他再不想要,

形單影隻。


-------------------------------------------------------------------------------------------------------


直視著車子行駛而過的林蔭大道,青陽要自己不要去注意他的兄弟不斷的做著快要讓他自己焦慮爆發的行為。

每隔幾秒,子楓會再度的按下車上的撥號鍵,等到又是無人接聽的提示音響起以後,他會重覆的再來上一輪,繼續追打著亞諾的電話號碼。

這樣不斷的週而復始,嚴重的考驗著車子的按鍵,究竟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承受主人多麼繁複的使用。同時也考驗著他自己,到底找到了亞諾以後,會不會做出什麼真的爆發的事情來呢?

是青陽提醒他的兄弟,要追回亞諾就得加快行動的。站在無條件支持兄弟戀情的立場,他說了這些話並沒有什麼不對之處,他不對的地方是,他懷疑他根本就不該跟來的。

只能無力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如此焦慮,對他來說也是種考驗。

但是不管是在道義的份上,還是同樣是杜子楓兄弟的情份上……他都不能放著亞諾不管。他必須要確定亞諾被子楓抓回來時,依然是完好無缺的。或是,即使有什麼不能讓他知道的事情發生了,他也能在第一時間掩護兄弟。

……拜託,可以接一下電話嗎?

不要像娜娜一樣,以為不接他的電話,他就真的會放棄不再找她了。這種鴕鳥的行為,一點都不聰明。解決不了困境,只是在折磨彼此。

……拿起你的手機,接個電話,饒了這個為了你都快要把自己逼瘋了的男人吧!

在他沒有失控之前。

最新一輪的依舊沒有人接聽的提示音說完之後,子楓的神情更加陰鬱了。

他突然打了方向盤,將車子轉往後頭沒有車子緊跟而來的快車道。超過了擋住他的路上那輛行駛速度太慢的貨車以後,再度轉回原來的車道,超過快車道上的轎車……接連超了兩輛車。

青陽默默嘆了口氣。

他不懷疑亞諾會被追回來的,不是在這裡,就會是在日本。不管他跑去哪裡,子楓都會找到他的。這只是早晚的問題,總得要出來面對你的兄弟,膽敢做出不告而別,形同拋棄他的後果。

不曉得為什麼,對於沒有被詢問過個人意願,便被決定了命運的亞諾,青陽產生不了叫做同情的感覺。

這不是幸災樂禍,這是他太瞭解子楓這個兄弟了。
 

你只能認命。


一旦被杜子楓這樣的男人愛上了,只有等著被他攻城掠地,被他納入羽翼之下,
接受要為他所有的份。

除非是他自己心甘情願,失去理智了才會願意放手,沒有可以自由選擇想不想要,可不可以不要這種事情存在的。

聰明點的人會乖乖的束手就擒,由著他去,隨著他的心意吧!

搞不清楚狀況的……


青陽把這詞跟亞諾連接在一起了。

就是會幹出一些自找麻煩的事,弄得他自己不好過,子楓也不好過,大家跟著他們一起都不好過。


--------------------------------------------------------------------------------------------------------

沒多久之前,他差點就要飛走了。

他看著亞諾,再次夾了個肉塊放進了嘴裡。一邊吃著,一邊不自覺的嘴角越來越上揚。從他在鐵板燒的料理台為他做起菜,他的嘴角一直保持如此的弧度。

用晶晶亮亮的眼睛崇拜的看著他,低聲嘟噥著一些他也聽不清楚是什麼的話。

然而,現在他坐在這裡,繼續吃著他為他做的料理,一臉的滿足。

不再皺著張臉,低著頭,謹小慎微的跟在他身後,怕是他會有更嚴厲的話出現。或是,並不是對他不生氣,只是還沒有離開機場,要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才能處理他。

這個小心翼翼的亞諾,卻在上了車以後,回到市區的路上,不時在瞄了下他以後,一個人在那裡傻笑了起來……

他要怎麼猜得出來,那顆小腦袋裡是在想什麼呀!

是哪一根筋不對了,才會有他可能會對他動怒的以為。又是想到了什麼,讓他偷偷的樂著?

他看得太專注,讓亞諾注意到他了。停下手中的動作,疑惑他為什麼不跟他一樣動筷子吃菜。

不管他腦袋裡是在想什麼……他都得要說清楚,不會再讓亞諾的腦袋裡,以為有可以離開他的可能性存在著。

為什麼你要讓我擔心,害怕會失去你?

他真的不想要再失去任何一個,他在乎的人了。

「……請你不要離開我,一分鐘都不要。」

亞諾放下筷子,慢慢的轉向他,點了點頭。低著頭不敢直視他的模樣,像是他知道他做錯了。

不要說會氣他了,他的兄弟更多的是擔心。是有什麼事不能跟他這個兄弟說,不能跟他好好的商量。要選擇一個人離開,做出想要從此消失不見的事。

為什麼你不能就只是待在我身邊,不要管其他人會怎麼說……

他抓住亞諾的肩,將他拉到眼前。

他知不知道,如果他在機場沒有攔住他,真的離開了,他有多害怕……他知不知道,要是被他丟下了,他要怎麼辦……

他有想過,被丟下的人的心情嗎?

比起不告而別而離開的人,被丟下來的人更受傷。可能會永遠都不知道做錯了什麼,還是,是有什麼沒有做嗎?

亞諾看著他,雙眼有些泛紅。

……我不是故意要讓你難過的,我不知道我會不小心傷到你了。

他的雙眼是這麼說的。

輕輕的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拉過來貼到了他的額頭上。他們額頭相抵,親密的聽得到對方的呼吸聲。

「我答應你,不會再突然消失不見……對不起。」

他不要他的對不起……他只要他記住,記住他對他說過的話,記住他承諾過他的,記住不要再做出私自決定離開……

他別想走了,別想再有離開他的時候……不然,他真的沒有把握自己會做出什麼事的。

所以,他最好是想都不要再想有這種念頭。

等到亞諾又恢復笑臉,樂呵呵的吃了起來,不時會夾了口菜要討好他。慢慢的也吃了起來的他,想到了他之前沒有注意過的……

亞諾抓著自己脖子的手,也是那隻塞在他手裡的手。

他暗自覷著亞諾動著筷子的手。透著粉嫩,比他還要纖細,還要小的手……

他們露營時,在共用的帳篷裡,躺在他身旁的亞諾不知他比他更早醒來之前。他在睡意中翻過身,無意識的將手塞進了他擱在臉旁半張開的手裡。

那隻小小的手,貼上他掌心裡的熱度,也熨貼進了他的心。

同樣的,也是從機場將亞諾拉走的手。

他只怕不抓住亞諾的話,不知何時他會反悔,再一次有要離開的念頭了。

所以他緊緊的抓著他的手,不管會不會弄痛他。

他們一路走過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走出了機場,他也沒有打算要放開牽著亞諾的手。

如果你知道,牽手是什麼意思的話……

他牽著亞諾的手,

 

偷偷的,在心裡跟自己承諾著,

──永遠都不會讓亞諾離開我了。

 

 

 






 

 

 

作者後記﹕

“牽手”是什麼意思呢,用台語唸唸看就知道了!

這集就是子楓把亞諾從機場給牽回來的嘛~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h
  • 無意中路過,在看完18集後就靠同人來填補了,很喜歡你每篇都有雙視角,很有feel

  • 拿雙視角來滿足想像。同個時間裡,不同人的腦袋會有不同的想法……那種感覺吧!
    看來,大家都在找方法填補戲播完後的空虛寂寞會覺得冷嗎(笑)

    Duan 於 2016/02/28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