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網路上截取,不是我所有,只做解說用*
 

 

 

 

 

 

 

 

 

 

 

 

 

上一集亞諾許願要見到子楓,沒想到子楓真的出現,讓她許願成真了!

 

都面對面了,子楓還看不出眼前的女人跟他弟弟長得一模一樣的話,那眼睛就需要去檢查一下了……

亞諾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被子楓逼退幾步後,

硬是裝出了“這位哥哥,我不認識你喔”的樣子!

 

說時遲,那時快,小菁正好趕回來可以救援了……

開口叫一聲便把亞諾的新身分給決定好了──亞琪,亞諾在國外留學的妹妹是也!

編造表姐的不實身世就編上癮了,什麼龍鳳胎,亞諾的雙胞胎妹妹……
也不怪身為亞諾的兄弟的子楓會驚訝了,第一次見到她的人,都嘛被她跟亞諾長得一模一樣給嚇到了!


亞諾只能硬著頭皮冒充根本不存在的妹妹。

 

雖然子楓懷疑亞諾的妹妹怎麼會知道他叫杜子楓。

小菁又瞎掰出身為亞諾的妹妹,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哥哥很要好的兄弟呀!

反正只要搬出亞諾來,杜總經理都很好說話的……

 

和亞琪握了手,又察覺到那隻手握起來的感覺有詭……太像他的亞諾弟弟的手了?

喜歡的人的手握起來是什麼感覺,他怎麼可能會忘記。

 

看到杜總經理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小菁趕緊撞了下亞諾提醒她握太久了,順便就把兩人的手給撞開了。

 

身為有愛的親友團們,不僅要懂得掩護,還要有閃人的自覺──碰上可以湊合的時機,不可以放過助攻的機會。
小菁裝有事要先走,拜託子楓陪他兄弟的妹妹去逛一逛後再送她回家去。

 

護送亞諾的妹妹,子楓怎麼可能拒絕……

讓本來很抗拒的亞諾,即使表明了她沒有要逛,她要回家,

還是因為要跟子楓一起走,很緊張了。


都差點要腳軟了……冒充一個不存在的人還真不是輕鬆的活呀!
 

 

子楓忍不住一直看著亞諾,讓亞諾質疑他在看什麼……

他注意到她和亞諾感覺很像,但是對事情的反應又不一樣……

 

他眼裡的亞諾看到這一片聖誕裝飾的燈海的話,會像個孩子一樣高興的又叫又跳的。

 

直覺被當作是小鬼,亞諾禁不住反駁了。

忘了她現在不是亞諾,

只能繼續裝妹妹……

 

 

不知道在聽的就是亞諾本人,跟她聊起她的“哥哥”。

那個對很多事都充滿好奇心,像個小孩子的弟弟……

亞諾也可以趁機試探一下了……

 

這亞諾在哥哥嘴裡說來,是越說越好了。

善良又體貼的亞諾,讓他可以放鬆做自己,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讓他不需要有什麼防備……

亞諾聽得樂了,一時又忘記她是誰了,甩了子楓一掌……

 

哎呦……妳很自來熟喔,哥哥的兄弟妳都敢打!

 

 

亞諾藉著“妹妹”的口,表露了心事。

 

杜總經理很在意害羞這一點……

 

正好遇上在人行道上騎車的傢伙……子楓一把將亞諾拉過來他身邊。

 

這個人的眼神好像在嫌他們是顧著談戀愛的情侶,擋了他的路一樣。

這天不是聖誕節喔,情侶去死去死團還沒有出動趕人……

 

人行道上本來就不能騎單車,好意思瞪路人是怎樣。

(也有標示可以騎的啦,可是不管怎樣大家都嘛這樣做,很好騎呀)

而且可能會出事的最大原因不是人行道上騎單車,而是路上亂ㄘㄟ(瞪)人……因為ㄘㄟ人被揍的新聞時有所聞呀!

 

都被子楓拉手過來了,讓亞諾有了想勾他的手的念頭……

“弟弟”這個男人不能做的事,“妹妹”是個女人來做,似乎很合理。

 

不過亞諾生性害羞,不是一次就能下手的人,

自己在那裡又伸手又縮回……掙扎了幾次以後,才敢去抓子楓的手

但是又馬上怕了,只敢拉著他的袖子……

這樣有算有勾到手嗎?

 

這樣又想勾手,又怕被拒絕,最後是抓著袖子……這種小心思……怎麼還能說不像女人呀!
詭異的是子楓也沒有拒絕呀──是只是給亞諾的妹妹勾一下手有什麼關係嗎?

 

 

被送回家的亞諾妹妹,就算沒什麼事也會讓人覺得有事嗎妳?

心虛的怕會被琵爸琵媽發現她竟然敢穿女裝出去玩,把車椅躺平想要躲起來,到家了才升起椅子。

被子楓質疑後,硬要扯是在試試看椅子好不好用……

在哥哥的兄弟送妳回家的路上,在他的車裡“躺平”了?

……妳還要不要妳哥哥亞諾做人呀,有妳這種妹妹嘛!

 

 

至少子楓沒有被兄弟的怪妹妹影響,

他的言行一直在說著──他心裡只有亞諾。

問到亞諾不在家,失望的表情勒……

只是想要回家之前看一下弟弟也好的哥哥呀!

 

子楓想要幫兄弟剛回國的妹妹接風,請她吃飯。

被小菁再度出現,擅自幫表姐答應了。

我家表姐真的很不識相耶,不給人家送回家不給人家吃……

不,是不跟人家一起吃飯,這相處的機會怎麼可以不把握呀!

 

 

 

洗完澡的亞諾回想跟子楓逛街(?)獨樂樂時,收到他寄的照片了。

這男人看聖誕樹時,想的是亞諾呀!

 

可是妹妹根本不存在的情況下,要怎麼兄妹倆一起出現吃飯呢?

除非你有忍術喔……分身亞諾!

 

 

 

亞諾停班中還是跑了趟樂園,總得讓她這個“亞琪的哥哥”現個身,

跟子楓當面說一下他不能跟妹妹一起被他請吃飯的理由──琵媽還在氣頭上,他不能出去玩怕惹怒母親呀!

 

事情有了變化,鳳姐知道了子楓要請他們兄妹倆吃飯的事,
說什麼也要把子楓請他們外出吃飯的計劃改變,要親自下廚請亞諾兄妹倆到杜家吃飯。

面前這個人都解決不了,還跳出鳳姐來……你們杜家聯手是要逼死亞諾嗎?

這下亞諾更不能出現了,即使子楓表示是他自己很想要跟亞諾和他妹妹一起吃飯。

妳為什麼不懂哥哥是想要討好妳呀~

 

子楓打的算盤是跟亞諾家人交好的話,就可以跟亞諾更親近了。

可是琵媽擺明了不喜歡他……至少外人看來是這樣的。讓子楓想要跟亞諾的家人交好也無從下手。

所以亞琪這個妹妹出現了,他終於有機會了──兄弟姐妹通常是最好的助攻,得到他們的認同等於在戀情路上得到了強力的盟友呀!
 


可是亞諾不能一起吃飯,讓他失望了……

這樣不就不能讓亞諾親眼看看對他妹妹亞琪會有多好了!

子楓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送亞諾走到門口也好。

 

跟亞琪不知道要說什麼,跟亞諾就有話說了……抱怨都不跟他說一聲你妹長得跟你一樣,差一點還以為是亞諾在扮女裝(本來就是)。

 

以為可以和亞諾獨處的時間,哲瑞卻在他接電話時出現了。

 

鳳姐要子楓探聽要請的客人亞琪喜歡的菜色,被哲瑞這個知道亞諾根本沒有妹妹的鄰居哥哥聽到了。

 

哲瑞一察覺到不對勁,管亞諾這個妹妹是哪裡冒出來的,先掩護亞諾再說……

 

本來是他要送亞諾到門口的,被正好也要走的哲瑞給中途攔截走亞諾。

子楓想起察覺到哲瑞喜歡的人是亞諾的事……

他又嫉恨了……

覺得哲瑞好像知道什麼他不知道的亞諾的事情。

故意在哲瑞面前,再問一次亞諾要不要跟他妹妹一起來他家吃飯,想看兩人的反應……

 

亞諾說得很心虛,走開都還回頭偷看子楓。

一副我很心虛的樣子……有詭呀!

這謊說得好危險耶,一旦子楓出現懷疑的念頭,只在於要不要去查查看亞諾有沒有妹妹,一下就能揭穿了。
不過看來他暫時集中的重點並不在這裡,而是吃醋哲瑞這個從小就認識亞諾的情敵,比他知道亞諾更多的事呀!


和哲瑞一起走的亞諾也不輕鬆,
哲瑞掩護她沒有妹妹,她再不敢問也得道歉他為她說謊了。

 

哲瑞的立場是,不管亞諾為什麼要說謊,他都要保護她,即使是連他也要說謊幫她掩護到底。

 

不能說為什麼要說謊他也不逼亞諾一定要說,等到亞諾想跟他說的時候再說吧!

 

亞諾只能答應時機到了時,她會跟他說的……

 

這就是往暖男路上更靠近的一步了……無條件的包容。

暖男通常是跟男二配成一掛的──也就是來當炮灰的。(嘆)

 

 

廖廣超趁著接送子涵時,
想要試探一下子涵,確定她真的對亞諾放手了,這樣他才有機會追她呀!

子涵女王在亞諾的懷裡都哭過了,不會做哪種還對人家勾勾纏的行為……

哥哥的男友當然是她的好朋友~

 

碰上廖廣超同學突然半路停車棄車跑走,女王頓時想要路上暴走打忠僕……

 

原來是廖廣超善心大發,想要幫在車陣中不曉得如何前進的老奶奶過馬路。

讓子涵看到他好心的一面……這才是廖廣超有機會追到她的開始呀!

 

難得讓女王稱讚了一把!

卻馬上破功了……

兩個人都下車了,車門大開的停在路中間……小偷不偷都對不起自己了呀!

廖廣超同學,你忘了我哥哥警告你再弄丟車子要照價賠償時,你答應過什麼話了嗎?

 

 

 

來到晚餐之前……

鳳姐請亞諾的妹妹吃飯,小菁作陪。

鳳姐和子涵這對母女,看到長得跟亞諾一模一樣的妹妹,打起了她的主意──這也別怕他們家兒子不肯相親了,現成人選不就送上門來了嘛!

要是子楓可以娶了兄弟的妹妹,她們不就和亞諾是親上加親,真的變成了親戚了呀!

……妹妹追不到亞諾,那就讓哥哥來追人家妹妹吧!

總得選一個,一定要跟亞諾做親戚!

 

 

鳳姐的私心理是──

看在亞諾這個兄弟的面子上,她兒子不可能敢對人家妹妹不好吧!
這樣的媳婦好人選上哪裡去找呀~

擔心兒女的婚姻大事,是每個媽的甜蜜負擔呀……

 

鳳姐太想要亞琪當她的媳婦,不小心直接叫了琵媽是親家母。

一打聽到亞琪沒有男朋友,母女倆更是興奮的拍掌大聲叫好了。

妳們這樣子,很像家裡兒子沒人要耶……

 

小菁身為親友助攻團裡最積極的一員,當然不甘寂寞的幫了鳳姐母女一臂之力囉!

主動告知亞琪喜歡什麼樣的男人……直接把亞諾喜歡套用過去就可以了!

一字一句都要扯到子楓身上,在場眾人無不想到小菁指的不就是他了嘛!

妳這個表妹很多事耶……

人家喜歡的是妳“表哥”……不要逼人家劈腿好嘛!

 

廖廣超同學當然也把人對號入坐了。

我們總經理可苦惱了,愛上人家哥哥,可是又是妹妹的菜……人見人愛也是種麻煩呀!
那像我是個這麼專情的男人,對子涵小姐忠心無二呀!

 

 

鳳姐又要女兒找亞琪去玩結交一下,又要兒子坐檯陪客……不,是陪客人亞琪聊聊天,

只恨不能將本來要替亞琪接風的晚餐,立刻變成兒子的相親宴。
 


被親友團給弄得抵抗都無力的亞諾,

看子楓都要心虛的不敢看了……

小菁這樣一講,好像她會答應鳳姐的邀約來杜家吃飯,是看上了哥哥的兄弟才來的一樣,

這樣很尷尬耶……

 

還是要也很無力的子楓出來圍事一下呀!

 

子涵不小心就踏入了“妻管嚴”的境界。
哥哥在身邊,照樣管教起廖廣超……

這兩隻車子都被偷了,怎麼還能平安無事的待在這裡呢?

 

看到妹妹牽走忠僕……人家也好想要被亞諾管一管(?)

 

 

一個家族聚餐的feel,
再帶上青陽那一家子(娜娜+南刑天叔叔),杜家差不多就是一家子都到齊了。

鳳姐愛護未來媳婦,又是夾菜,又是噓寒問暖關心她從國外回來,

還要幫不爭氣,不知道這是相親宴的兒子製造機會。

 

小菁出了主意,日期正好碰上了,那就一起去放水燈吧,

祈求能有美滿的姻緣,又浪漫有機會一起出去走走,不是很兩全其美嘛!

 

這不是靈異片……
廖廣超正被“妻管嚴”,面壁思過中。

其他一家子的人,都覺得後面有個背後靈是很自然的事……杜家人心臟果然很強。

 

小菁熱情的助攻,鳳姐當然能意會是要湊合亞諾和子楓了。

 

而且鳳姐一直在注意兒子和未來媳婦的動靜,抓到亞琪有在偷看子楓……

怎麼瞧都覺得這兩人有譜呀!

 

 

一行人就去河邊放水燈了……

 

小菁和子涵很有默契的先放完水燈,早早就閃人了,
沒有忘了此行的目的是要把亞諾和子楓丟下來,只有兩人獨處呀!

廖廣超同學……

誰准你叫著我未來嫂子的閨名,跟人家說再見的!你到底把我跟我哥放在哪裡呀~

 

被留下的兩人沒有被湊對的自覺……

通常聯誼活動之後各自帶開,就是要你們自己去找活動,培養感情了。

至少子楓還是個紳士,起身還不忘要扶亞琪一把。

亞諾的妹妹……身為亞諾的兄弟有護好她的必要呀!

 

 

亞諾許的願望是……希望子楓也會愛上她。

 

 

子楓則是希望身邊的人都不會離開他,都能得到他們的幸福。

 

忘了要許他自己的願望……

 

亞琪要他再許第二個願望,說了亞諾會說的話。

 

子楓許的願望是……

他心裡只有亞諾呀!
 

這樣妳不就也許了第二個願望了嘛……


 

這裡要吹毛求疵的話──最後的畫面,跟預告不同喔!

戲裡亞諾在船邊坐下就結束了……


預告裡,兩人好像有在聊天。

亞諾像在說什麼很開心的樣子,子楓轉向亞諾,就疑似像要親親了……情侶的氛圍呀!

總覺得正片裡播的應該是不小心剪掉了?

一時手滑多剪了幾秒之類的,不是很在意這個的人可能也沒有注意到……因為畫面其實都差不多吧(只是猜測啦)

 

 

雖然亞諾停班中,還是在家做孝子去了樂園為琵爸送便當。

正好遇上也送便當來給娜娜的南刑天,

他帶著為女兒親手做的愛心便當。

 

娜娜趁著亞諾走開了,沒人看到之下不客氣直接跟爸爸表明,他做的東西她都不會吃的……

再次故意刁難,
她就是為了錢才搬去爸爸那裡暫住的,其實她連看都不想要看到他……想要眼不見為淨就對了啦!

娜娜轉過去看便當時,還以為她要揮手打翻爸爸做的便當了……真做了,那就真的要被打屁股了呀~

 

娜娜如願把爸爸趕走了……讓他落寞的還要怪自己惹女兒不高興了。

 

可是娜娜故意傷爸爸的言行,都被送完便當的亞諾給看到了。

諾哥的眼神讓娜娜心虛了……
 

 

 

做人要知恩圖報──青陽平常是怎麼開導子楓,背地裡一直在幫他們的,亞諾這次也要幫幫他,回報青陽的義舉善行!
那就讓亞諾來開解一下,這位還不知道“有爸爸的孩子是個寶”的女弟子吧~

娜娜辯解這樣做的背後原因,
她從小都不知道有爸爸,媽媽要過世了才從媽媽口中知道這人的存在。對於從來都沒擁有過爸爸的孩子,要她怎麼在失去母親的痛苦時,還能高興突然有爸爸了……

娜娜也知道媽媽是怕女兒沒了她以後只有一個人,要娜娜去找她爸爸,想要娜娜的爸爸照顧這女兒的。
可是她沒有辦法沒有怨的去接受這個爸爸……

 

亞諾站在對於雙方人又是朋友又是晚輩的立場,是勸和不勸離的。

沒有做父母的會不想要不在意自己的孩子的……

就算娜娜對爸爸有氣有怨,那就說出來像女兒一樣跟父親吵也好,不要連相處的機會都不給他。

亞諾沒有要罵娜娜這樣子對爸爸,而是站在娜娜的媽媽的角度去規勸娜娜。
要是娜娜的媽媽真的要娜娜怨她的爸爸的話,她不會在過世之前將她爸爸的事說給她知道的。

 

亞諾的善行立刻被自己兄弟看到了。

這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感覺嗎……亞諾抓了娜娜跟爸爸說了什麼,之後就是子楓看到亞諾跟娜娜說了什麼。


 

子楓謝謝亞諾幫忙南刑天說話。

 

兩人行經樂園的噴泉,遇上正在噴泉玩耍的男子。

 

子楓驚覺男子長得和他父親一模一樣,一時間激動的衝上前去擁抱男子。

 

以為終於找到失蹤七年的父親了,男子卻完全不認識子楓,被一個陌生人突然抱住給嚇到了……

亞諾出面打圓場,

 

遇上跟著子楓父親一起前來的女子,

都把子楓當作一個半路亂認親的怪人……

 

還拿出爸爸當初收養子楓時,給他的玉佩──就是說將子楓當作自己兒子的信物。

可是子楓的爸爸也不認得這是什麼東西……

 

在子楓被情況弄得很混亂之下,

亞諾知道要先安撫住彼此,主動要送人回家,確定子楓的爸爸的行蹤。

 

經過子楓的爸爸的救命恩人的女兒的解釋,原來是她父親七年前出海捕魚時救上船的人。
比對過後可以確定男子就是子楓的父親杜光柱沒有錯了!

可是他在七年前的落海意外中可能傷了頭,失憶了不記得以前的所有事情。

會不會是在船上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嚇到不想去記得之類的呀?

總覺得杜家幫裡的一夥人會一起失蹤,本身就透著詭異……在同一次的行程中一起做掉一票高層人士,下面的人才有翻身做老大的機會呀?

 

 

可能是子楓一開始找到爸爸太激動了,不記得他是兒子的杜光柱,對於子楓有點抗拒……
即使子楓想要像以前一樣幫爸爸繫鞋帶,也會嚇到他。

 

終究還是讓子楓失望,爸爸沒有因為這樣熟悉的互動想起他。

 

亞諾又得出面打圓場,

這種情況下,爸爸也不會願意跟他回家去的。

子楓只能用滿足現在父親的所有需求,來安慰自己還能盡到為人子的責任。

子楓的爸爸想要的是──他想要去最喜歡的噴泉玩時,就能隨時去樂園。

這種讓子楓更心酸的爸爸的要求,
不記得家人了,卻還記得那個父子一起完成的噴泉呀!



離開父親的住家後,子楓就撐不住了……

亞諾看出他很想崩潰,卻還在強撐。

 

亞諾都這樣說了,
子楓把這七年來的委屈全說了。

在大家都不看好不再找爸爸之下,他一個人還相信著爸爸還在世,從來沒放棄要找他。


現在找到了,可是卻是個失憶的人。
不是他記得的堅強的,站在他面前如同一堵毀不去的高牆般高大的父親了。

這叫他要怎麼接受如此陌生的爸爸呀……

 

亞諾拉過子楓的手,

將他抱住安慰他……

 

那就想哭就哭吧……至少哭了會舒服一點的!

反正這裡只有你的兄弟我在。

這是亞諾的安慰發呀!

 

 

娜娜和她的爸爸也終於有點進展了……
青陽拿了消夜給娜娜吃,娜娜以為是他為她煮的。

青陽不忍心叔叔對女兒的心意她不知道,把消夜是南刑天特地為娜娜煮的給說了。

不想讓女兒在家裡看到他會不高興,連家裡都不待了。

 

娜娜跟著青陽找到大半夜在公園裡寫書法的爸爸,
寒風陣陣,他一個人在公園……那背影怎麼看怎麼的令人心酸呀!

這是故意在演苦肉計吧……

 

娜娜就心軟了,

嘴硬的唸他幹嘛在這種天氣裡大半夜還在公園晃,

其實是擔心他會著涼,要他快點回家去。

知曉女兒是在關心他,南刑天叔叔樂了。急著要跟回家去關心女兒了……

苦肉計果然有用!

這招即使拿來對付女兒也可以呀~

 

 

 

亞諾身上發生了大事──
亞諾來哲瑞的獸醫院看望啾比,碰上哲瑞正要幫啾比洗澡,哲瑞要亞諾幫忙拿洗澡要用的東西。

 

被找著找著中的亞諾,看到哲瑞塞在櫃子後面的禮物盒。

因為有寫給她的卡片……她能肯定禮物盒裝得就是要給她的。

是他本來打算在亞諾二十六歲生日時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亞諾恢復女兒身以後會穿的高跟鞋。

讓亞諾時間還沒到,就先看到了。

 

哲瑞要找解釋也很難找了,乾脆就承認了他知道亞諾是女的,從小就知道。

就是小菁和第一次穿裙子的亞諾在外雙溪拍照的時候……

救了子楓以後的逃亡路上,被哲瑞撞見了亞諾和小菁在說什麼。

 

亞諾也才意會到,當初在泡溫泉時可以逃脫,在記者面前說喜歡她……全都是哲瑞有意而為,他是存心要掩護她的。

 

 

哲瑞他怎麼知道要幫啾比洗澡,亞諾剛好就來了。
所以他不是故意的……還真是不小心把要給亞諾的生日禮物放在被她看到的地方了。

還以為哲瑞會一鼓作氣的在這時跟亞諾告白了,反正知道亞諾是女生這麼大的秘密都被亞諾知道了……
可是衝擊太大了,這時再跟亞諾告白也只是自討苦吃吧!


原來你不只是從小就知道我是女生,你還從小就喜歡我?身邊跟著一個一直想吃掉妳的哥哥耶……

乍聽之下應該會先被嚇到,有點怕怕的吧!

 

 

 

 

子楓找到父親應該要很高興,可是失憶完全不記得妻小的父親,
子楓還是覺得暫時不要告訴鳳姐比較好。

不想讓母親和妹妹經歷他這樣找到父親又失望他不記得自己了的痛苦,

只能期望父親能想起來,他們才能一家真正的團圓了。

現在還不到能跟媽媽說的時候呀……

 

 

 

 

可是在這樣來回幾趟,每次去探望父親每次都要失望他沒有想起自己,
久了子楓也情緒受到影響了……

陪在他身邊的亞諾,很容易就成為他情緒不穩的出口……

 

亞諾看不下去子楓這樣子,誰碰上他都可能會激怒他,

帶著這樣的情緒去探望他的爸爸,是要給誰難看呀……

 

亞諾看到籃球場上有學生在打球,借了球硬拉著子楓去打球……

 

在不斷使出賤招,故意要激怒子楓之下,子楓真的動怒也回敬了亞諾一把……
把亞諾撞開,讓她跌到地上去了。

 

這才讓他終於清醒過來了,意識到他竟然連他的兄弟都敢傷了……

 

終於肯好好的聽一下亞諾的勸慰。

失憶又不一定是一輩子的,子楓的爸爸只是還沒有想起來他們過去的一切。

如果子楓自己都亂了陣腳,不能支持他爸爸的話,他們一家團圓的路只會越走越遠的呀……

這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連弟弟都敢撞的人,道歉也不能好好說呀……

反正亞諾對他的腳踩也踩過了,手肘攻擊更是不吃虧。

 

 

 

杜光柱叔叔似乎很喜歡亞諾喔!

有誰像亞諾這樣的,還沒嫁進去,已經在伺候公公了……

子楓還得靠亞諾來拉攏父親,討父親歡心呀!


你沒聽過老生常談是怎麼說的嗎──
娶到好老婆會帶你上天堂,娶到壞老婆會給你戴綠帽喔(哪有這種話……)
 

 

看亞諾做得很順手,子楓想要過來接手。

被爸爸不客氣的嫌棄了……我跟亞諾喝茶喝得好好的,你過來湊什麼熱鬧。

亞諾乖,坐到爸爸身邊來,不要理他~

哼!這小子來這裡擺張臭張臉是要給誰看呀,我們有欠他二五八萬是不是~
還好有帶可愛的小弟弟來……怎麼樣也是亞諾這孩子人又乖嘴又甜呀!

 

這位叔叔對兒子和兒子的兄弟態度差很多,

不客氣的繼續反駁子楓叫他爸爸……

亞諾餵吃的,就眉開眼笑了……

杜總經理一再的確認──

此人是我爸,此人養大我……家人喜歡我家亞諾弟弟,不屬於可以吃醋的範圍喔!

 

 

帶爸爸回家的任務還尚未成功,不過孝親活動不能不做……
天氣冷了,子楓帶亞諾去買爸爸要穿的冬天的衣服。

 

亞諾本來也是好心在幫忙挑衣服……把子楓當試衣模特兒用。

男人就是這樣子,連挑件衣服都不會,不像我們女人知道不能只看衣服好不好看,要比對一下要穿的人的身形,挑他適合的衣服嘛!

比著比著,意識到了她的手怎麼不自覺摸到哥哥身上去了。

摸胸部,似乎不是試衣服的合理行為。兩隻手一起來,更是可惡……

 

 

 

子楓都不介意被她這樣摸了(?),她自己先害羞了起來。

萬惡的手呀,叫你試衣服,不是要你摸人家喔!

 

 

盧美麗小姐,也就是子楓的爸爸的救命恩人的女兒……

打電話給子楓,他的鑰匙掉在爸爸的住處了。

時間晚了也回不去拿了,再加上鳳姐和子涵出國玩,子楓回家沒鑰匙也進不了家門了。


他打起亞諾的主意……想要去弟弟家過夜!

兄弟之間去對方家過個夜很平常吧!(姐妹淘之間是很平常啦,可是男生也會這樣做嗎)

 

見亞諾不太肯的樣子,故意使起小性子……

算了啦,算了啦……

還說什麼兄弟嘛,去你家睡一下都不行!自己去找飯店住比較快啦~

 

 

被兄弟如此說了,亞諾還能不答應嘛!

不帶我回家,要擺個哀怨的背影給妳看喔……

 

 

一見亞諾答應,子楓態度轉變得很快速。

分明是稱了他的心了!

 

反正琵爸琵媽不在家,帶人回家過夜……他們不說,誰會知道呀!

 

子楓用著期待的眼神問弟弟,那妳要讓我睡哪裡呀?

要不然勒,你弟弟家不是你家豪宅喔……沒哪種空床可以選的啦!

 

 

大人不在家,要睡亞諾的房間喔!
……子楓的腦袋裡就往他不能控制的方向奔馳而去了?

這是在說……
爸爸媽媽不在家的時候,你知道你家的小孩會在家裡做壞事嗎?(笑)

 

 

亞諾這次警覺性比較高,一進門注意到要把倒數日曆藏起來了。

雖然她的警覺不是用在該用的地方,像是……帶回家的男人很想要吃掉妳之類的。

 

亞諾想幫子楓煮消夜(這集大家都在煮消夜耶……)

 

子楓不過是過來察看一下要煮什麼,

亞諾太緊張子楓要在她家過夜,他一靠近,就把她嚇到要起身不小心撞上他了……

好吧,至少亞諾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吃掉的……

 

 

子楓又不給她看看到底是撞到哪裡,兩人在哪裡拉來扯去的。

原來是咬到舌頭了!

總不能要妳親一下來安慰吧?
 

去別人家過夜都會先被趕去洗澡……

你不去洗澡,主人家要怎麼做自己的事。

煮飯沒有一下子就能端上桌的……請做個好相處的客人。

以為已經去洗澡的人又回頭了,讓碎碎唸的亞諾被嚇到,當場倒彈……

果然是不能在別人背後說壞話……不想讓他聽到的話也是呀!

亞諾被這樣一嚇,弱了下來……小心翼翼的詢問。

子楓咬到舌頭,說話也沒有氣勢了。

 

亞諾頓時內將上身(飯店的服務生)……這位客人請跟我來,讓我帶你去我的房間拿衣服喔!

 

煮消夜,幫忙準備洗澡要換穿的衣服,
這氛圍……
是不是不小心踏入了新婚小夫妻的生活呀?
 

 

亞諾在找衣服,子楓也在找東西……

走進亞諾房間後,就一路四處查看……又想在這裡抓出什麼亞諾有女朋友的證據了。

連亞諾說的關鍵字都沒有注意──弟弟沒有要跟你一起睡喔!

 

 

看吧,這男人就是來檢查弟弟房間的!

害亞諾緊張的背著他,一路往床底下查看到底有沒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沒有收好。

最好是不要給我抓到你房裡有其他女人的東西出現……不要以為什麼事都可以推給表妹喔!
 


亞諾要拿個新枕頭給子楓用,

想來扶住他的子楓,無意間摸出了她的弱點……她怕癢!

發現可以玩亞諾的弱點了,子楓故意搔亞諾癢,

讓亞諾要抵抗又要抓著枕頭之下,重心不穩的壓到子楓身上,兩人抱成一團跌到床上去了。

 

亞諾藉機報仇,拿枕頭砸子楓……

把本來就被櫃子上的釘子扯破的枕頭,打的羽毛滿天飛舞。

 

子楓從亞諾手中搶走枕頭丟走後,

亞諾還想要去撿根本撿不到的枕頭,子楓就反擊了……繼續搔亞諾癢!


亞諾抓住他的兩隻手要壓住他……這樣你就搔不到癢了……順勢就倒在子楓身上了。

 

撿著掉落在子楓臉上頭上的羽毛,

 

看著一直沒說話直看著她的子楓……這下亞諾也察覺到氣氛很曖昧了……

光看預告,大家應該都可以猜到無良的事又要發生了──這集最後停在要親不親的地方呀!

 


說起來這集進展很快啦!
是說劇情啦──子楓找到失蹤多年的爸爸,娜娜終於肯給爸爸接受他的機會了,哲瑞跟亞諾坦承他知道她是女的……

還有子楓到亞諾家過夜……
 

 



★這集的幕後花絮最後的Q版杜子楓X琵亞諾★

子楓和亞諾妹妹“兄妹”二人許願……

 

亞諾妹妹的短髮有學生妹的feel……哥哥就老成了。(笑)


子楓哥哥不知道亞諾本尊在他身邊許願……他許的願很正直。

回答這種話的人,跟不回也沒什麼兩樣啦,
擺明了──我就是不想跟你說我許了什麼願!
 

 

這種大家要幸福、世界會和平,明天出門最好就能中樂透……不是亞諾妹妹一個小小老百姓管得著的事,
她只在乎她的子楓哥哥好不好~

 

最後怎麼看亞諾妹妹都像是在偷笑……子楓哥哥的心意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了解呀!

你看嘛!連這裡畫的也是預告版的畫面,

這種該要甜蜜的片段不小心剪掉了,會造成很多怨念的喔……(笑)

 

 

 

 

 

☆第九集完☆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