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相依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第九集。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渡輪白色的船身滑行過河面上,衝破出翻滾而開,隨著日頭漸漸往西垂而染上了金黃波光的波浪。天際上慢慢的被塗抹上的,是一筆比一筆還要重的紅彩,在掠過的飛鳥之後成全了不經意造就的美好背景。

船艙裡聽得到行駛中的低沉馬達聲,加上幾個遊人模樣的客人湊在窗邊,興致勃勃的一邊欣賞著夕暮美景,一邊歡快的交談著。

坐了五六成滿的旅客,其餘不說話也不看風景的人,是些看似通勤來往的常客,河上的景致已經吸引不了他們疲憊的只等著要歸宿休息的身軀。有些人閉目養神,有些則低著頭滑著手機。一切看來有些吵雜,卻又有鬧中取靜的和諧。

靠近船尾的座位,坐在近窗位置上的亞諾也湊在窗邊,兩手的手肘都趴到了窗框上,探出頭去迎面接受吹來的河風。

傍晚的風帶著即將入夜的涼意,隨著船行駛而過湧起的浪將水氣帶起而瀰漫到了空氣中。說不上和風徐徐的風,吹在他的臉上,也翻飛起他外套上連著的帽子,打亂了他額前的瀏海。

看了一會亞諾那被風吹開頭髮露出額頭了,瞇起眼睛享受著被風吹的臉,子楓幽幽的開口了。「別顧著吹風。貪著這點涼,要是真涼著了就有你好受了。」

被他的話引回了頭,亞諾看向他的兄弟。

除了跟他講話時有動了一下的嘴以外,他悶在位子上一動也不動的。將圍巾高高的圍起,不僅是看不到脖子,更是快要遮住他的半張臉了。跟他那全身上下要把黑色進行到底的打扮搭起來,簡直是一團黑麻麻的冷空氣坐在他旁邊。

從他們離開了他父親的住處以後,他一直是這副模樣。悶悶的,冷冷的,不知是真被近來降溫太多的天氣給冷著了,還是此次去看望父親的行程讓他情緒低落,連同竟然有賞景興致的亞諾都叫他看不過眼了。

……他們本來就不是出來玩的。

不管怎樣,他的話讓亞諾離開窗邊了,在他旁邊的座位上坐了回去,好好的坐正著。

「……殺風景的傢伙。」

亞諾嘀咕著。子楓聽到了,轉過臉來,對上亞諾的坦坦蕩蕩非但沒有怕被他抓到,還就是那一臉的我就是要說給你聽的樣子。

「打球的時候跟你說過了……不要帶著那樣討厭的臉去見杜伯伯。我看了都會嫌,何況是不記得你是誰的杜伯伯……你前腳跟我表現得一副你不氣了,你都知道了,你不會這樣子了。後腳人到了那裡你又在杜伯伯面前擺出那張臉來了。你真的有把我的話給聽進去過嗎?」

大口的吐了口氣,表達他對子楓這個兄弟竟然說不聽的失望。他們在球場上,你踩我的腳,我撞了你下巴的,最後亞諾還真被子楓給撞到摔到地上去了……雖然他表現他很痛是有一點誇大了,可是被他撞了是真的呀!

他還是依然故我,讓亞諾做了這些事都只是好玩一場,白費工了嗎?

「誰想要跟個冰塊一起喝茶聊天,是嫌泡茶的水太燙需要加冰塊退溫嗎……你是從冷凍庫跑出來的,還沒解凍是不是呀,還是……」

子楓奇怪亞諾做什麼上下打量過他,露出他自己都怪異的神情…

「還是,你這樣冷颼颼的冰涼涼的,像是結凍了一樣,該不會是被青陽給附身了吧……難道是他人沒有來精神也會與你同在,做兄弟就是這樣子嗎?」

亞諾冒出了如此前文接不上後文的話,讓子楓被他形容凍著了的臉突然龜裂……禁不住笑出來了!

他想不到亞諾這腦袋是怎麼聯想到青陽去的,還把人說成這樣,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亞諾也覺得自己說的話很奇怪,好笑道,「……會笑了吧!坐在我旁邊這人的確是我兄弟杜子楓沒有錯。」

「不是我,會是誰?」一揮手,拍開了亞諾伸過來的手。像是想要摸摸看,他是不是真的冷冰冰的像冰塊一樣。

亞諾也不在意,反正他就是故意要鬧他的。

「先聲明一下,我沒有惡意喔!」意思是說,這些只是兄弟間的玩笑話,你的嘴要閉緊一點不要說出去了。

「是子涵說青陽是冷凍肉品的。那種會被她忘記在冷凍庫最底層,遇上了過年前的大掃除也不會想去翻出來的東西,最好是就當作不存在……他們兩人是有什麼過節嗎?」

子涵對亞諾的愛放手之後,她的嘴對亞諾也放開了嗎?

對於這樣一個,失戀了借酒澆愁到要哥哥出面去抓回家的女人,還能在哥哥面前,苦口婆心的勸說他,接受她愛不到的男人其實是哥哥的男人的事實……子楓對於妹妹的那張嘴,還真沒有把握了。

「那丫頭不敢跟他有過節的……對上青陽她就是個欺善怕惡的主,也只敢在背後耍一耍嘴皮子乾過癮而已。」

「也是……」

才一說完,亞諾隨即又警覺到,對著子楓,緊急的舉起食指壓到了自己的嘴上。

意會到這是又要他噤聲了……子楓點了點頭。

兄弟倆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說了他們什麼。

經過亞諾如此一攪亂,不知哪裡冒出來的話扯上青陽後又扯到子涵……子楓還想要冷著張著臉,也冷不下去了。他放鬆的靠坐到椅背上,一會的沉默之後,才又開口。

「你勸我的話我怎麼會沒聽到。我也不想要擺臉色給我爸看,我只是……」

亞諾往他挨了過去,眼神告訴著他……說下去呀,我在聽著。

「……我只是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要跟他做什麼。讓他知道我有多想要我們像以前一樣,不只是父子,也是朋友。只是像以前一樣坐在一起看個電視,什麼都不做也很好。就是不要像現在這樣子,找不到話可以說。」

不要說他的父親不適應,突然冒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說是他的兒子。子楓也不能適應,把他養大的人,竟然不認得他了。

明明是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會如此的陌生?看著他的兒子,用著看一個陌生人的眼神。

被至親的家人這樣看著,不帶任何一點親情的成份。好似是要被否定了跟他所有的關聯,跟杜家的關聯……連同一起否定了過去他成為杜子楓以後的一切。

沒有家人,沒有親人……浮萍無依的他。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永遠都會是一家人……
這一點不會改變,對吧?」

他才會如此問鳳姐,

他的母親,他的家人。

想要從母親嘴裡得到保證,想要一點即使父親還不記得他,他也能支撐下去的力量。

「我只能用錢來討父親歡心,買些他喜歡吃的東西,買些他想要的東西……這樣做來讓他想起我是誰嗎?說來這些不也是他給我的……我這樣子,是不是有點可笑?」

不能再做點什麼,他只能這樣嗎……

搭到了他手臂上的手,讓他抬起了臉。亞諾對他搖了搖頭。

「我看不出來你有什麼好笑的……」

搭在他的手上的手。輕輕的,壓了壓他。似是要表達他是認真在說著這些話的。

「之前我跟你說過的,我現在還是會這麼說……你是個可以面對事情也可以解決事情的人。不只是把杜伯伯留下來的家業維持住了,而且還做得更好。所以你不是個只會靠父親留東西給你,才能拿錢來討父親開心的人。你自己就是個很強的人了!」

不要對自己失去信心,更不要看輕你自己。

「再給杜伯伯多一點時間,他會想起來的……你都已經找到他了,不是嗎?」

只要人還在,只要回到身邊了,就會有他能想起一切的期盼。

「我想,杜伯伯才沒有像他嘴上說的那樣子呢……」

別有意圖似的瞧著子楓,亞諾那眼裡有點調皮的光亮閃過了。

「他嘴上說不要喝你泡的茶,可是到頭來還是要我把茶給你了。你在他面前坐到要回家了,也沒見他要趕你走呀!」

父親見到他背後跟著亞諾走進來,立即看都不想要看他了……這一下午的,看到亞諾來了他可有伴陪了。笑咪咪的要亞諾跟他去泡茶,兩人一老一少的坐在那,伴著山上的微風美景喝茶聊天,好不愜意。

亞諾隨便說點什麼,他都會覺得很有趣。亞諾送到他面前的東西,他就沒有不吃的。

「他比較喜歡你。」

子楓瞄向亞諾。

這個會被女人說是個花美男的弟弟。看來不是只有討女人喜歡,長輩緣似乎也很不錯。

「你一走進門,他看到你人都好了……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賞我那一杯茶的。你拿給他吃的綠豆椪,還沒吃到嘴裡,就說一定很好吃。大概只要是你碰過的東西,他都覺得是好的吧!」

……這是在吃誰的味呀?

子楓不管亞諾好笑的看著他,微微仰起下巴,別開臉不看他了。

「我不是他兒子的兄弟,他能讓我進他家門嘛?我只是個借花獻佛的人,賣了你的面子,沾到你的光了。」

是嗎?

「再說,那些東西不都是你買的,你才知道杜伯伯喜歡吃什麼,又愛喝哪種茶。杜伯伯不是都說很好吃了,茶也是喝得特別香呀……」

懷疑的看亞諾,他肯定的點了點頭。

「指不定杜伯伯是不好意思表現出他很喜歡……嘿!這想起來的話,這樂園是我家開的,樂園的總經理可是他兒子呀,他想要來最愛的噴泉玩,隨時都能大搖大擺的,愛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如此炫耀,杜伯伯晚上睡覺都會想偷笑也說不一定!」

你以為我爸的腦袋運作方式跟你一樣嗎?

「……那不會是你自己想做的吧!」

亞諾故意擺出驚訝的臉色,一副“我怎麼被你看穿了”的樣子。

「樂園是我兄弟家的,總經理是我哥嗎……也太虛榮了吧!改明我就大搖大擺的晃過樂園大街上,誰都不能擋在我的路前……給他做一次土霸王!」

前頭是事實,這後頭要想做的話……亞諾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叫土霸王了。

「要不要我幫你找頂轎子,配幾個如花似玉的婢女,一路陪著霸王你遊遊花園,賞賞美景?」

……這說的都是些什麼跟什麼的話呀!

兄弟倆看著對方,都笑了。

亞諾湊過來,衝著子楓那被荒謬的對話惹笑的臉,點了點頭。「我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下一次去看杜伯伯,你也要這樣跟他聊聊天說說笑。他心情好了,人放輕鬆了……會更快想起你們以前也是這樣子的。」

跟父親談天說笑嗎?

可能他真的是個不善于討人歡心的兒子吧,嘴巴也沒法像亞諾那麼甜。亞諾這樣子像是有個家中么兒在身邊陪伴著,會討父母開心,說的話又甜又中聽,也莫怪他父親見不到幾次面就喜歡上亞諾了。

「帶著你來看他,他心情就會好了。」

亞諾拍了拍他的手臂。「接下來我都會陪著你的……不只這一次,以後我們都一起去看杜伯伯。這一次他想不起來,也會有下一次的……我們總會等到那一天的,可以把杜伯伯接回家。」

亞諾那篤定的樣子,讓他有點信心了。他的樂觀,讓他也可以有那麼一點不要太悲觀了。

……等到那天,他的父親想起一切的時候,他要跟父親正式的介紹亞諾。

「我只希望,那天可以快點到來。」

他會跟父親說,

亞諾是我的兄弟。

就像你和天叔一樣……在關老爺面前發了誓,要將彼此當作親兄弟一般的,生死相交的人。

可是,

比起父親你的兄弟,亞諾對我比兄弟更重要。

不是單單可以用兄弟來形容的人……

他是我,想要保護一輩子,

最喜歡的人。


他在這時,注意到了亞諾微微縮了脖子,下巴貼到了領子上的細微動作。

「會冷嗎?」

晃了晃腦袋,亞諾不是很在意。「反正要回家了。」

「這麼冷的天你也沒有多穿點,覺得冷了剛剛還巴在窗邊吹風。」念叨了幾句後,他拿下了圍在自己脖子的黑色圍巾,也不問亞諾要不要,擅自的繞到了他的脖子上。

亞諾拉了拉將他給圍住了的圍巾。「你給我用了,那你自己呢?」

「怎麼,這是只有圍巾不夠嗎?要不我外套也脫下來給你……」

他還真不是在說笑的,亞諾立即伸手過去阻止了他準備要脫外套的舉動。

「不要脫啦,你也只有這件外套呀……這樣會弄得我好像是個要人照顧的小孩一樣!」

被他的圍巾給圍住的亞諾,露出了張小臉,在他猶如申訴著自己已經不是個孩子了的時候,有種嬌憨的氛圍。

這還真的有點像個孩子了……

窗外轉成了紫紅的夕暮下,近晚的風吹進來,不只是涼,而是冷了。坐在窗邊位子上的亞諾,不用探頭出窗外,也會不時的被竄進來的風吹著……也難怪他會冷了。

他把亞諾拉過來靠到他身上,離窗子遠了點。

他把他拉過去,兩人肩並著肩,黏在一起像是在取暖的行為。讓亞諾笑他,「該不會是你自己在冷吧?要不一起用……」

拉扯開圍巾,想要將兩端各自繞到了彼此的脖子上。而他為了拉到子楓的身上,從他背後繞過去,圍到了他脖子上的手,趁勢摟住了他的肩膀。

想要藉此表現他不是個需要照顧的孩子般的,亞諾故意使力的收緊了手臂將他摟緊。「放心,不是只有你照顧我,我也會照顧你的!」

硬是把一個比自己個頭還高的男人摟住,說會照顧他的亞諾,擠出了他自認為很男人的笑容。

他的手不要伸得有點勉強的話,子楓會相信他說的話的。

他由著亞諾,兩人靠坐在一起。

船外的暮色已遠,黑夜降臨。


亮起了燈的船艙裡,在船尾沒有其他乘客注意到的座位上,圍著同一條圍巾靠坐在一起的兩人,自成了他們自己的一角。

是呀……
亞諾會照顧他。

子楓相信亞諾心裡是這麼想的。行動總是比言語更有力,他一直是如此做的。

從他找到父親後,是他攔下看到父親太過激動的他。還記得要送他父親回去而知道他的住處,讓他得以好好確認他真的找到了失蹤多年的父親。是他勸著他要給父親時間,也陪著他的父親接受這個陌生的兒子。

連同他將無法真的和父親相認,而出在他身上的氣,他也包容著……不是被他氣走,而是轉而點醒了他。

即使是,在他脆弱的時候……

在他一時難以接受父親忘記了一切,連他也不認得的時候。

其實你不用總是這麼堅強,
尤其在我面前。


在碼頭上握著他的手,將他抱住的亞諾。

他說的話,他的動作都在告訴他……

如果你想哭的話,那就哭吧!

雖然我的個頭不夠高大,不足以為你擋住所有風雨。

雖然我的肩膀不像你,厚實到足以為你支撐一切。

至少,

我的肩還能借你哭。

沒有人會看到,不想要別人看到在哭的你,

即使是抱著你的我。

……亞諾一直都很照顧他。
用著體貼著他的方式,在照顧著他。

而被亞諾照顧到的,


不只是他的人,還有他的心。
 


--------------------------------------------------------------------------------------------------------
 



……雖然亞諾的照顧,也會有不小心莽撞了的時候。

慢步往琵家浴室,子楓才露出了咬到舌頭後,人類應該要出現的臉部反應──齜牙咧嘴。

他心裡的那個認定男人該要有的是什麼樣子的心理在作祟,不過是撞到個下巴,不小心咬到了舌頭。這樣子就要叫痛想討安慰的人,還像個男人嗎?


讓他在亞諾面前強忍著,裝出忍一下就過去了,也沒有被你撞得很嚴重啦……自己都覺得很無謂的堅持。

這都要拜想要煮個消夜的亞諾所賜。

他不過是上前跟著他查看了一下冰箱裡有些什麼可以煮的東西。彎下身指出還有菜可用時,亞諾卻被突然有人在他背後冒出來說話,嚇到急於起身,讓他的頭正好撞上了他的下巴。

這叫偷襲。

不是正派的比武中會用到的招數,亞諾應該也不屑會拿來獲勝的手段。

子楓輕輕碰了下嘴唇後,確定手指尖上沒有血跡出現。

……至少他知道了,不要從背後不出聲就靠近亞諾。

被亞諾這樣一撞,別說來他家過夜本來就沒有抱著什麼不良的心思,就算有也會被他撞到不敢輕舉妄動了。他不是只有拳頭硬,頭的力道也是不遑多讓的。

等到他人走進琵家的浴室門前了,想起來他是來作客的人,不在他自己的家裡,不會有他的盥洗用具可用,也不可能會有他的換洗衣服等著他。

子楓只得收起臉上扭曲的表情,忍住舌頭傳來的刺痛,輕輕的閉起嘴後走回廚房,向亞諾這個主人家討支援了。

面對著冰箱,背對著他的亞諾,嘴裡又在嘟噥著一些他聽不清楚是什麼的話了。不待他開口,他已轉過了身來。一手抓著雞蛋,一手提著家庭號袋裝麵,對於突然看到背後有人走過來,瞬間嚇到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是他太敏感,還是亞諾今晚有點神經質了?

一點點的小動靜,也能驚嚇到他。而且被嚇過的他,連詢問他回頭過來是有需要什麼的話,都問的小心翼翼,氣弱上了好幾分。

這不能說是神經質了,分明是在緊張吧……

你可不要想偏了,
以為他對你的緊張兮兮,小心翼翼,是在期待你會做點什麼。


跟在亞諾身後走向他的房間,兩人輕微的腳步聲,在寂靜的房子裡顯得有些太清晰,清晰的讓他意識到了,在這棟房子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實質上,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他和亞諾一起過夜過,也不是第一次了。不一樣的是,以往總是會有其他人同行。在郵輪上巧遇時,他們身邊都帶著家人。而露營時,也是兄弟妹妹隨行,等同於是攜家帶眷的出遊了。他的心裡就沒有認為過,那是只有他和亞諾兩個人的時候。

這次是大半夜,父母出遊不在家,他和被留在家裡一個人的亞諾,

……確確實實的只有兩個人一起過夜。

這不正是你腦袋裡在盤算的,
為何你不去對誰來說,都會方便的飯店過一晚。


看著亞諾翻起他的衣櫃,找著可以借他換穿的衣服。那背影給了他不是到兄弟的家裡,而是到男朋友家過夜的錯覺。

荒謬的錯覺。

如果是男朋友,那會做的事情是……

子楓眼睛掃看起亞諾的房間,他的床,他的書架上,是不是像上次他來的時候一樣的出現了一些不該出現在男人房間裡的東西。

從來他就沒有信過亞諾跟他說的,他的房裡出現的女人用品全是小菁所有。

 

他說這種話,和他拿表妹來冒充女朋友,一樣都是擋箭牌的行為。非常的薄弱,毫無說服力。

在他知道有亞琪這個妹妹以後,亞諾的房裡會出現小菁的東西的說詞更是不可信了。

 

不在表姐的房間,而是在表哥的房間出現嗎?表兄妹的感情會好到,會將私人的衣物和用品放在表哥的房裡,甚至於是表哥的床上嗎?

 

答案一樣是毫無說服力。

子楓是個有妹妹的人,他知道做哥哥的和妹妹之間的相處是怎麼一回事……

反正,不管他懷疑這些女人用品是不是亞諾的女朋友所有,這女的又到底存不存在,對於現在的他也不是什麼立即的問題了。

不過是一個亞諾不願意介紹給兄弟認識的人。一個不敢露臉,不敢站在亞諾的身旁,坦坦蕩蕩的說出自己是亞諾的誰的人……

……不管是誰,都動搖不了現在的他了。

子楓將亞諾借給他的衣服隨手丟在了床上,上前去幫忙扶住攀登到椅子上,往櫃子頂端拿枕頭的亞諾。這讓被抓住了腰的亞諾,如同被電到了似的,反應激烈的轉開身,閃躲過了他的手。

亞諾很意外他的幫忙是來抓他的腰,他也很意外亞諾竟然會怕癢。

……這可有趣了。

他這個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兄弟,怕癢嗎?

亞諾一臉不小心被發現了弱點的心虛,死硬著嘴要牽拖著其他人下水,不肯承認他很怕癢。

如此情況之下會嘴巴上說沒有的人,越多的否認只是越加的說明他就是有。

他戒備的盯著他,注意著他是不是又要伸手摸過來了。

 

猶如是一隻縮在牆角的小貓,皺著可愛的小臉擺出臉色給你看,告訴你他一點都不想要跟你玩,再摸過來他要不高興了。即使爪子還沒有長利,卻懂得咬著他的小牙齒發出嘶聲,虛張聲勢的警告著你不要再靠近 。

那模樣一點都嚇不走人,反而可愛極了……

子楓興起了逗弄亞諾的念頭,故意往他剛剛才被摸出怕癢的腰搔弄他。亞諾擋了幾次也抓不住他的手阻止他搔癢,再沒有可以對敵人嘶叫的氣勢了,只能顧著一邊叫著一邊閃躲。

等到他發覺到有點逗過頭了,已經來不及煞住亞諾為了閃躲他而在椅子上站不穩的腳。他徒然的抓住櫃子上沒有任何支撐力的枕頭,整個人往子楓身上倒去。他反射性的抱住亞諾,兩人一起重重的跌到了床上……

不給他緩過氣來,可以看清楚狀況的空檔,被他抱著倒在床上後正好跨坐在他身上的亞諾,手快的抓住被他自己從櫃子上扯下來的枕頭,把他當打枕頭戰的敵人一樣,朝他用力揮打!

逮到了機會,亞諾也不怕他知道就是要報復他的,竟然不管他的求饒還一直搔他的癢。一點都不客氣的直往他的兄弟的臉上招呼而來,一直攻擊一個手中沒有武器可以反抗的人。


枕頭打在他身上,扯破的枕頭套裡崩散而出的羽毛,撞散在半空中,飄搖而下……將整個房間弄得如同是被猛烈搖晃過的水晶雪球,雪花紛飛。

子楓被他這樣幼稚的報復行為氣笑了,伸手擋了亞諾好幾招攻擊後,才在一片混亂之中抓到了亞諾手上的枕頭,扯掉他的武器。抓住他的腰猛搔他癢,亞諾越是怕癢,他越是要弄他,無疑的他也是在做幼稚的報復行為。


亞諾拿不回枕頭,只能胡亂的撥開他的手,利用跨坐在他身上的優勢,抓住了他的雙手將他給壓制在床上。接著,甚至於是整個人倒在他身上,用身體全部的重量壓住了他,讓他再也反擊不了。

這一會是大勢底定,只有對亞諾投降的份了。

子楓也累了,不想反抗,也沒什麼好反抗的。由著亞諾躺在他身上,自玩鬧中還未停歇下來的喘著氣。

枕頭被打散的羽毛,還在房間裡飛舞著,盤旋著,四散的緩緩而飄落。落在他們身上,像是初降的新雪似的羽毛,潔白又輕柔,仿佛僅僅吹上一口氣,便會被些微的熱氣融化在了空氣中。

「好漂亮喔……好像下雪一樣!」亞諾喃喃說道。

亞諾臉貼在他的胸前,他說話時也震動到了他,從胸口傳來的話語,和他貼在他身上一樣都有溫度。

「你覺得呢?」

不見子楓有回應他的動靜,亞諾起身,雙手撐在他兩側俯視著他,再問了他一次。「你覺得呢?」

在飄落下來的白色羽毛中,
那一刻,他看到的是像天使的亞諾。

「你臉上都是羽毛。」

他看著亞諾,孩子看到新奇東西的玩興,是他臉上的神情。

「嘴巴這邊也有,頭髮上也是。」

亞諾撿起落在他臉上的羽毛,他嘴角的笑意,說明了他就覺得這件事只是玩鬧了一場,沒有什麼太過曖昧的行為。

像是貼在他的胸前,卻沒有察覺到因為他的貼近而讓他心跳加快。

他大概是聽不到吧!

我的心在說什麼。


可是他不懂,你由著他打鬧……不是只是因為他是你的兄弟。
 

不只是一個做哥哥的,縱容著弟弟玩到他頭上去了,還能笑著覺得弟弟太可愛了……叫做溺愛的心情。


「太多了,弄不完啦……」

就像他許願時,不是把亞諾當作是兄弟去許的願。

……希望亞諾能瞭解我對他的心意。

可是他還是聽不懂,即使貼在你的胸前。

子楓看著亞諾。

他那複雜的,自己也遊移不定的心。


如果他知道他對他的心思,他們還能繼續這樣子,嘻笑玩鬧嗎?


一方面他想要保有這樣的亞諾,可以放心的,對他全然信任的,毫無顧忌的和他玩鬧。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不能滿足於這樣子只把他當兄弟,即使躺在他身上,還是沒有把他當男人的亞諾 。

 

只把他當哥哥的亞諾,

 

不是他這樣不只想把他當弟弟的人,可以滿足的。

 

只想要亞諾能想更多,

 

他想要得到更多的他。

有一天他會懂的。

他只希望,

 

那天可以快點到來。
 

 

 

 



 

 

 

 


作者後記﹕
差點接吻這段牽涉到後面一集,就不寫了……

 

子楓不是對於亞諾說的沒有聽進去,是在杜光柱爸爸面前就是很ㄍㄧㄥ啦!明明想要跟爸爸親近,臉卻笑不出來。

坦白說父子倆差不多吧,都是硬脾氣呀!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纏夢
  • 我整個沉浸在你寫的劇情氛圍裡啊...(驚嘆)
    真的要說你非常會寫呢
  • 謝謝,
    有讓你享受到就太好啦!
    這樣說好像在拉客一樣(笑)

    Duan 於 2015/12/25 00:54 回覆

  • 風箏
  • 好想繼續看後續~~~~~

  • 後續是要吻到嗎……
    這、這算不算普級呀?(汗)

    Duan 於 2015/12/24 23:43 回覆

  • 風箏
  • 吻吧~~~~~
  • 就是吻不下去呀!(暈)

    Duan 於 2015/12/25 00:17 回覆

  • 瑞秋莊
  • 這個曖昧的好!
    子楓的每段心境與轉折都寫得好好!
    好勾人喔~
  • 希望亞諾快點上勾!
    雖然她早就被勾住了……不知道對方也愛她才能搞曖昧呀!

    Duan 於 2015/12/25 01:08 回覆

  • Yu Shin Shih
  • “……不管是誰,都動搖不了現在的他了。”

    嘖嘖嘖…Aniki~
    基本上只要被你相中了,阻礙啊,障礙什麼的,對你來說從來就不是問題咩。
    我突然替亞諾覺得慶幸,
    還好你們兩個一直走在兩情相悅的彩虹橋上XDDD

    曖昧不明的情愫蔓延,雖然常常焦心糾結,
    但是這段過程真的超浪漫der~
    你們就這樣抱到天荒地老好惹!!!
  • 為什麼兩情相悅是走在彩虹橋上……
    這“彩虹”是別有所指吧?(竊笑)

    Duan 於 2015/12/26 00:21 回覆

  • 落葉櫻花
  • 該繼續地!!!
  • 這真的是吻不下去……(汗)

    Duan 於 2016/01/05 11: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