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盡之夏﹕續篇2-晴天雨天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短篇。
看了十五集的躲雨場景所寫,
十四歲的亞諾,遇到了十八歲的子楓,兩人有了一面之緣。
 

 

 

 

 

 

 


臨近週末的晚上,鬧區外圍的小巷裡,是條勉強夠得上兩輛轎車會車通行而過的單行道。

 

只有幾個行人走過的,幾間可以在逛街中讓你找到挖寶樂趣的個性化雜貨小店,和可供停留,休憩一會的簡餐和輕食餐廳,是這一區的特色。

仗著沒有車輛經過,行人又少,亞諾不貼著路邊走,而是越走越靠向了單行道的路中央。

將手中提著的塑膠袋給換了個手拿著,她用拿著手機的手,不太順手的拉了下被她充當書包用的黑色斜背包,從她的右肩斜掛過胸前的背帶,有些要滑下她的肩膀了。

她身上到底有哪一樣東西,此刻是順著她的心的?

亞諾恨恨的瞪著她手上拿著的手機。是從爸爸手中接收而來的,不好看也得用的二手牌手機──聽她爸爸說是個外國貨,可是黑嘛嘛的實在看不出來哪裡有舶來品的味道了。

妳一個孩子,用得著買什麼新手機。妳就拿妳爸那支用不上的舊手機加減用一用吧!

這是她的媽媽對她的說詞,想要打發走自家孩子討著要支手機用有多煩人。

雖然亞諾如願要到了手機,可是當她見識到了被她爸爸使用了不知幾年,平凡到用很耐看來形容都會不忍心的手機後,她覺得媽媽是在敷衍她。

我不是他們唯一的孩子嗎,
獨生子女遇到如此的待遇,會不會令人太心酸了?


不管她手上的手機來源有多麼的敷衍,亞諾還是用得著它來打給她的同學的……一直不接她電話的同學。

 

不知是今晚第幾次了,只能聽著無止盡的電話鈴聲不斷循環著,始終等不到有人接聽。再次的放棄了等待後,她直接結束了電話。

她不想要去猜測她的同學是不是故意不接她的電話的,畢竟已經造成既定的事實了。更不要想為他找什麼藉口,這不是放學回家以後不用手機,或是手機沒有電了,千篇一律的藉口……他就是故意關機,不接她的電話的。

對方都做的這麼坦白了,要是不放棄的轉打同學家的家用電話的話,不就是她不識相了。

無預警的,滴在她臉上的涼意點醒了她。一抬頭,黑鴉鴉的天空竟然掉下了雨滴來了。亞諾連忙收起了手機,胡亂的塞到了她的口袋裡。沒有帶著雨傘上學的她,只能快點找個地方暫時躲雨。

慌亂中掃看到不遠處的小店外騎樓,她沒有站在店家前躲雨會不會很怪的選擇,身體立即跑起來衝了過去。

突來的夜雨,來得這麼的快這麼的急,不多久便把整條小巷籠罩在大雨之中。

及時找到躲雨處的亞諾,是有點淋濕了她的頭髮,制服上也有幾處被雨水給打濕了的痕跡。不過所幸的是也就只有如此了,沒有到全身遭殃的地步。

「小菁也許真的有先知能力也說不一定……」

她拿出了被塞在斜背包側袋裡的面紙,隨意的擦過滴到雨水的臉,也順便擦了下身上短袖的白襯衫。

 

穿了才沒多久的新制服,是它第一次遇到了沒有雨傘可用的下雨天。本來就不具備保暖功能,在這碰上了下雨的夜裡,讓她不禁縮了縮肩頭,感受到是有些冷了。

「又被她說中了,今天真的下雨。」

可是亞諾沒有聽小菁的話,要她出門前記得帶雨傘。她慣用的雨傘,此刻應該還放在家裡的餐桌上。

比起表妹沒有根據的,打著“她是先知”所預測出來的話,在亞諾要出門上學去拿雨傘之前,她更相信自己在早上看到的天空。普照著陽光的晴朗天空,只有幾片落單的小雲朵飄過,讓人無法想像,晚上會下起急雨。

她抓緊了下手中的塑膠袋……沉甸甸的袋子,和她近來的心情一樣,也是沉甸甸的。

袋子裡裝著的是,她從這條街上專賣烘焙材料的小店裡買來的做蛋糕的材料。進口貨,是她被分配到要採買的東西,來自同學無理的要求。

如果之前亞諾覺得被某些同學給排擠了是錯覺的話,這次購買材料之行已經足以讓她知道,她的感覺並沒有錯。

為了下星期要上到的課程,年輕的女老師想讓學生藉此互助合作,團體行動,在分組時打散了原本固定的組別。這番好意卻被亞諾給分到的組別,被推選為組長的男同學給濫用了。聽從了他們同組的,聽說是班花的女孩的建議,不知哪裡來的堅持,執意一定要用特定的牌子,才能做出他們想要的成品。


她被分到的是採買的任務,一個人。沒有問過亞諾願不願意……才剛轉學而來的她不能拒絕。只為了他們的組長想要討好班花小姐。

在放學後,亞諾不得不轉了幾站的公車,到離學校不算遠的店才找得到的,只為了買同學指定要用的材料。

所以她才會在一度不太確定她買的東西是不是正是同學要的牌子,打了好幾次組長先生的電話──是個像極了小丸子的漫畫中,戴著厚重眼鏡,頤指氣使的班長──他就是不接她的電話。

亞諾不曉得是哪裡惹到同學了,甚至一句話都沒有說過,等同於是個陌生人的同班同學。要她用力的想一下的話,這個人對她的態度明顯的轉變,是在被分到同組以後……站在她對面的,班花小姐不時的眼睛往她這裡瞧過來的時候。

她是不是無意間,被視為是個造成威脅的外來者了吧!

說來,那人叫什麼名字來著呀?

亞諾搖了搖頭。

不需要去記得,可能幾個月以後她就要忘記的事情。就讓他去認為,迫使她跑了這一趟,要她一個人搬東搬西的是他那無聊的,其實不值一提的小勝利吧!

騎樓外的雨,沒有變得更大,可是也沒有要停歇下來。在街燈照射下,仿若看得到從何處而來的雨滴,綿綿密密,交織串成了自天頂灑下的巨大雨幕。

雨幕隔離出來的,是在小店前騎樓的屋簷之下,圍住了她的小小的四方之地。是看不到其他人,只有她的小小的世界。

她一個人,

好冷,

好孤單。

這樣想的她,連想要為自己嘆氣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若是真要把這樣的感覺說出來,大人聽到的話會怎麼說她?

不過是一個孩子,懂什麼叫孤單。妳這小鬼是哪裡來的多愁善感,學著大人裝起憂愁來了。

 

妳要胡思亂想,把雨夜中的躲雨,想像成了是要被拋棄在沒有人的地方。會在這裡,就此只有一個人了嗎……

可是她就是孤單,

她一直都很孤單。

一個從小到大,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孩子,從體驗中明白出來的,孤單那兩個字,一筆一劃之間是什麼意思。

不管家人有多麼的愛她,不管朋友的位置她是不是騙自己有個表妹可以替代。她的心裡始終存在著無形的空洞,至今,從來沒有填滿過的空洞。

那是情感得不到滿足,產生的空洞。她為她自己挖的,她不知道她挖出來的大洞。

有時候她會安慰自己,不會只有她一個人是如此的。這廣大的世界中,必定有著跟她一樣孤單的,只有自己的存在。

我們身不由己,我們無能為力……

我們能做的是,假裝我們不在乎。不在乎我們一路走來的路上,從來都只有自己的影子相伴。在一次又一次的羨慕著別人有著你想要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你得不到你想要的,學會了嘲弄自己,那個還想著會找到同伴的自己。

她只有自己一個人,

一直是一個人。


抬起頭看向似乎是把墨汁給打翻了的天空,接連落下的雨滴讓她沒有詩意,只覺得更加的孤單。她不禁思緒遊移,幻想起了早晨看到的天空。

用陽光調和出來的,滲著透明的天空。藍是它的主色,近似被白給吞沒的藍,淺淺的藍,偶爾幾道深深的藍,連吹過的風也像是染上了藍色。那麼的輕,那麼的舒服……將她要上學的憂鬱都給吹走一大半了。

嘆了口氣。

早晨的晴空又如何,也不會照耀著此時的她了。如同眼前下著雨的街頭,和她的身體一樣的冷。連吸進來的空氣,都是冷的。

下吧,下吧……討厭的雨。
你阻擋了我回家的路,我被你影響到了,這下你可得意了吧……

輕輕哼了聲,亞諾低下臉,看著腳邊的石磚地。

雨聲就快要被她聽到要如入無聲之境時,突然乍現的機車引擎聲打破了她的沉思。

她抬起臉,僅離了她幾步之遙,是一輛停在小店前面的打檔機車,發出了擾醒她的聲響。

從車上迅速下了車的男孩,並沒有如她預期的是小店的客人,而是如同她一樣的只是為了躲雨而躲到了同一個屋簷下。

他一邊低聲唸叨著亞諾聽不清楚說了什麼的話,一邊大步的走到屋簷下,佔據了小店的門前。等到脫下了全罩的安全帽,順手撥了下帶著安全帽而沒有弄濕的頭髮時,他才注意到了同個屋簷之下,靠近角落的地方還有其他人站著。是個跟他一樣看上了這家小店屋簷下是躲雨的好地點的人。

亞諾呆然的看著注意到她的男孩,在夜色下他看過來的眼睛異常的明亮。她暗自猜想著是背後小店櫥窗的燈光致使的,讓站在櫥窗燈光的迎光處的他,亮的她好像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一對上他知道她在看著他的眼睛,突然讓亞諾意識到他比她猛一看的還要高大上許多……讓她不自覺的有了些壓迫感。
 

亞諾感覺到的壓迫感是,她意識到這人可不只是身形上比她高大。

 

少釦了幾個鈕釦的襯衫領口,露出了他裡頭穿著的黑色背心。和他背著單肩黑色後背包,斜跨過他胸前的皮製背帶。都隱約的看得出來他隆起的胸膛……他可一點都不單薄。

 

一個高中生。
 

和她一樣太過制式的制服,無從認出是出自哪個學校的。可是她知道制服襯衫,會在學號上出現三條槓是什麼意思。

一個高三的高中生。


無怪乎他會讓亞諾產生壓迫感了。在她這樣一個小鬼的眼裡,高三的孩子簡直就像是個大人了。這讓年齡小的孩子會在心理上就對他們有些隔閡,在遇到這樣的孩子時,有些人甚至於會有想要閃避他們的念頭出現。

這是說,如果身處在亞諾如此的處境之中。


可能是對方沒有移開的視線讓她有了戒心,也可能只是因為他是個男生,亞諾內心裡那個“不管我看起來有多像個男生,我其實是個女生”的本能,在近似於獨處的環境之下對於出現的異性,自然有了不安全感。

禁不住的,她順從心裡想要閃避的本能,以為動作慢不可見的,她悄悄的往旁邊挪了一挪。直到她的小腿撞到了小店前的盆栽……店門前擺放的幾盆裝飾用的盆栽。她不得不停下腳,再沒有可以退的地方了。

不自然的轉動頭看向另一邊,裝出沒有看到對方。太過專心,太過特意的一直盯著眼前直落下的雨。總之,亞諾是打定主意要當作她才沒有盯著一個陌生人直看,看到被對方注意到妳在看他了。

男孩在亞諾僵硬的退開,退到不能再退,選擇盯著下雨的動作之中,看出了她想要避開陌生人的意圖。

幾不可察的,他扯了下嘴角。

隨手將還滴著水的安全帽給擱在了一旁擺放小盆栽的空木架上,

拍了拍身上已經被雨水給浸濕的衣服,他拉了下沒有塞到褲頭裡的襯衫下襬,抖了一下,想要將襯衫給弄乾一點。可是這一抖卻出現了他預料不到的意外……離他只有幾步遠的亞諾,被他抖動襯衫時,原本就被雨濕淋的手不小心給甩到水了。

如同不久前才點醒她的雨滴,亞諾猛然轉過了頭看他……想要確定這人是故意的,還是他失手之下造成的無意。

男孩有一會的愣住,在亞諾像是要逼問他“你是不是兇手”的眼神之下,他想起了自己做了什麼事,尷尬了。

「……抱歉!」

被一個連自己肩膀都不到的小男孩瞪著,要你對於把水甩到他身上的行為,給出一個交待一樣……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心虛了。

「一時不小心。」

剛剛還是個酷酷的,不帶什麼表情的高中生,這時也沒有辦法酷著臉了,低聲跟她道了歉。

有了不小心把手上的水甩到亞諾身上這一遭,他不再抖他的襯衫了,放下襯衫下襬,輕輕的晃了下手指,似乎是想讓手乾一點卻又不敢有太大的動作,怕是又不小心甩水到亞諾那裡去了。

是個男生沒有錯……

亞諾眼看他不想再惹事的舉動,有些想笑。

粗心大意的,不找條手帕或是面紙,大概想要把手往身上衣服擦一擦就可以了事了吧!可是把水甩到別人身上去過了,他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再有其他太大的動作了。

想起她才用過塞到了背包裡的面紙,她找了出來往他遞了過去。「給你。」

男孩沒有動作。

「剩半包了,擦個手還夠用吧!」

不等他要不要,亞諾抓過他的手塞到了他的手裡。

行行好吧,只要你不要再把水甩到我身上來了。

這是他的臆測之詞,可是亞諾並沒有任何和他的以為連的上線的言行出現。她是剛好手邊有東西可以給人用,隨手送出去的對她而言可有可無的東西。並沒有帶有任何想要刁難他,或是調侃他的意思。

她又退回了她原先站著的地方。靜靜的,站在那裡。他被動的依她的意思用她給的面紙擦了手。

像她一樣,看著騎樓外的雨,在夜裡下的冷冷清清。在兩個陌生人之間,有一會兒是無聲的,平和的,近似於說好了般的沉默……就只是看著雨。

漸漸的,在雨勢出現要轉小的跡象時,他忍不住,想要問一下看到這小男孩的時候,他腦裡冒出來的疑問。

「你……」

亞諾轉過來看他,他猶豫了一下後還是開口了。

「你是不是錯過你要搭的公車了?」

不是放學,也不是晚上去補習的孩子會出現在街上的時間。他只能假定,會在這裡看到一個還穿著國中制服的孩子,一個人在騎樓下躲著雨,多半是錯過了他該搭的公車……而且可能是好幾班公車了。

「還是你父母忘了要來接你?」

這個大哥哥……

亞諾好笑的想著。

是想要關心一下,她這看起來像是不知道要怎麼回家的小弟弟嗎?

她提起了下始終被她拿在手中的袋子,從不透明的塑膠袋看不到裡面裝了什麼,可是沉甸甸的樣子很容易就能看得出來裝的東西必定不算輕。

「我在班上的分組被分到跑腿買東西。不趁著放學來買,誰想要週末還要再出來跑一趟……」

要你一個孩子,放學了還不能回家,自己一個人在外頭買東西提東西嗎?

亞諾短袖下露出的臂膀,在他眼裡纖細的就和個女孩子沒什麼兩樣。他能有多少力氣……在那麼小的身體。試想是什麼樣的同學,會把要搬運東西的勞力活全都丟給這樣一個孩子做。這孩子才多大,剛上國中嗎?

「全是女孩子的組,把你這唯一的男生當勞力用?」

她搖了搖頭。

「……習慣就好了。」

那無奈的口氣,比起她說的話還要更不符合她的年齡。出現在一個這麼小的孩子身上,他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不像這個陌生人為了她說的話,沉下來的臉,她輕輕的笑了下,似是要對方不用太在意……笑得有點苦苦的,可是卻又很釋然。


--------------------------------------------------------------------------------------------------------

是個,會故作堅強的孩子吧!

子楓看著小男孩的背影,慢慢的在單行道上走遠了。瘦小的身形,即使從背後瞧來也沒有更強壯上幾分。

不是他多心,他察覺得到男孩簡短的幾句話之間,勾勒出來的是個什麼樣的校園生活。

的確是有那樣的孩子。

不惹事,不找人麻煩,還是個乖寶寶。卻可能因為受師長喜歡,或是長得漂亮,引人注意了,反而變成被欺負被排擠的對象。

排擠比自己更好的,更特別的人……是惡劣的,不肯承認自己比人弱的個體會做的事。

很無辜……如果不幸遇上了。

不過,單單從他似毫沒有懼意,敢瞪著他這樣年長他許多的孩子。他的眼神……就不是一個會甘於任人欺負的孩子所有的。

再瘦弱,再幼小的狼,也是一隻狼。

遲早會長大的,

不再忍氣吞聲,不再默默承受。

學會了什麼時候是該張開口,讓人瞧瞧你有多利的尖牙。再狠狠的咬住那些膽敢欺負你的傢伙,讓他們知道欺負弱小的代價,會有多痛。

還抓在他手上,只剩幾張面紙的面紙包,倒不像個他那樣的小男孩會用的東西。上面印著小熊和小狗玩在一起,一家和樂融融的圖案,會出現在小女孩包包裡的東西。

他不禁莞爾一笑……


--------------------------------------------------------------------------------------------------------


媽媽要是知道了會怎麼說妳?

亞諾微微嘟起嘴,想著她剛剛在騎樓下,好像沒有一樣會是媽媽覺得可以的言行的。

妳怎麼可以跟一個陌生人說話,說到都快要跟人聊起來了……一個男孩子!

他要在那裡躲雨妳就該讓他躲,妳要做的是……快點離開!而且用走的不夠,要用跑的。即使被雨淋濕了,也不該待在只有妳和一個不認識的男孩的地方。

在心裡唸起了自己……似是若有所覺,她忍不住回過頭,想要確定有人從背後盯住她的感覺並不是錯覺。

那個男孩還站在小店前的屋簷下,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不過,

她收回視線,忽視那個男孩的確在看著她。

算了……等到她明天一早醒來了,她就會懷疑到底有沒有遇過這人了。

亞諾催促著自己大步走開。朝她來到這條街上時,轉搭的公車所下的公車站走去。

她的腳步很快,可是並不沉重。

突然間她輕鬆了許多。不管是在腳步上,還是她的心情上。好像,先前由於想起同學對她的不友善,讓她心情低落,再回想起來也沒有什麼了。

你也看到了,那個男孩……

 

也有像那樣子的人存在的。

不認識你,可是只是因為看到個孩子站在路邊躲雨,竟然會想要關心起這孩子有沒有事了。

或許在下一個學校,下一個不一樣的地方,你會遇到像是那樣好心的人的。

不是第一次見面就對你投以敵意的眼光,在打量了你以後,認為你有威脅,你是個不同的人而排擠你,會願意和你說話,會願意和你做朋友。

天要下雨,天要出太陽……有人要不喜歡你,有人要喜歡你,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不需要為了一些不認識你,單憑你的外表就不喜歡你的人,在那裡悶悶不樂,獨自難過。

不值得,

為了不喜歡你的人,不值得。

你要相信自己,你要看重自己。你是一個可以去喜歡別人的人,也值得別人去喜歡的人,

不喜歡你的人,不一定是知道你的人。


以後一定會遇到喜歡你,知道你的好的人的。

那才是值得你用心去交陪,用心去在意的人。

……以後,還沒走到的以後,還在後頭有著漫漫的長路要慢慢的走,
會有很多、很多很多其他的可能,在等著你的。

 


 

 



 


作者後記﹕

未盡之夏的續篇──看到一些讀者很想看(這是在回復那些想看續篇的留言),有了寫續篇的念頭。


一直很想寫高中生的子楓,可是礙於他是個高中生的話,亞諾不就會太小了。

對上一個國中生的亞諾嗎,覺得對小亞諾下手實在太不道德了(笑)

用這個短篇來小小的滿足了一下,對高中生的子楓的妄想。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風箏
  • 我終於盼到你的同人了~~~~~~~~~~~~~~~
  • 這樣說我會冒汗的……
    是有點太懶了。

    Duan 於 2016/01/25 19:09 回覆

  • anbr
  • 我也終於盼到你的同人了~~~~~~~~~~~
    很喜歡你的未盡之夏系列,很好奇關於琵亞諾求學時的故事!
    當然也知道求學的他一定是單獨一人而感到心疼。
  • 冒汗again……
    知道有人想看的話,就有寫下去的動力了~

    Duan 於 2016/01/25 21:40 回覆

  • jackykids
  •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學生生活也是這樣過的
    這篇看了更能體會這種感覺
    很喜歡這篇
  • 謝謝~

    Duan 於 2016/01/25 23:11 回覆

  • 風箏
  • 我很愛看的~~~
  • 動力again~
    油又加了一點了!(笑)

    Duan 於 2016/01/25 23:14 回覆

  • 風箏
  • 如果油加滿,是否今天有可能還有彩蛋可以拿?
  • 如果有,那就是在做夢了……(苦笑)

    Duan 於 2016/01/26 00:25 回覆

  • 訪客
  • 期待續文
  • 努力中!

    Duan 於 2016/01/26 22:46 回覆

  • anbr
  • 我超愛看的~~~~
    其實我每天早上都會晃進來,只是沒有登入哈哈
  • 這樣講很像間諜耶,
    隱身在民間嗎(笑)

    Duan 於 2016/01/26 22:45 回覆

  • 晴雪
  • 能等到同人真的太開心
    很喜歡你筆下的子楓和亞諾吶
  • 謝謝~

    Duan 於 2016/01/26 22:44 回覆

  • 唯之諾
  • 我也終於等到妳寫的新同人文了~:)
    這陣子工作上都忙翻了,還要再忙一陣子,唉~
    有妳的新文可以撫慰一下忙碌的心了
  • 有撫慰到你,那就太好了~

    Duan 於 2016/01/26 22:42 回覆

  • 晴雪
  • 真的,看你的同人覺得子楓和亞諾栩栩如生的站在我的眼前
    把劇中沒有呈現的部份完整的填補,看的非常過癮啊
  • 能有你說的那麼好的話……
    那就太好了~(偷笑一下)

    Duan 於 2016/01/29 00:09 回覆

  • 訪客
  • 終於等到了 一直很喜歡未盡之夏系列拜託再繼續寫
  • 謝謝喜歡~

    Duan 於 2016/01/29 00:08 回覆

  • anbr
  • 因為我喜歡偷偷來啊(咦?)
  • 間諜先生(小姐)?
    你的行蹤已經曝光囉……(笑)

    Duan 於 2016/01/29 00:08 回覆

  • Yi
  • 謝謝你寫出這麼棒的文章 , 我看了非常感動, 在未盡之夏系列中 , 有幾個讓我掉下眼淚的點, 一個是這篇中 原本亞諾迫於無奈去承受的事 在遇到子楓後 理解到了 ,世界上也是有這麼好的人, 而讓原本的難過的心 轉而放晴, 給了亞諾希望- 也許在下一個地方他會遇到這樣好的人, 這裡的寓意,真的讓我哭翻了,很有感觸,因為在遙遠的多年後,25歲 他真的會再遇到把她捧在手心疼的子楓 (淚目 ,版主真的寫得超好
    在日文裡,有一句話叫做[晴樂雨樂], 也有點這種意思吧,兩人雖然是不得以要度過難受的雨天,但兩人卻也在雨天相遇,有了幸福與希望的開端
    而版主寫的第一集中, 描寫亞諾跟子楓在蛋糕店錯過的時候, 也超有畫面感, 看到那裏我也哭了,因為那時候的他們還不能遇見,時候還沒到, 這幾個文章, 真的補足了看劇時, 亞諾那麼多年來的辛苦與堅強的細膩劇情, 文中的小菁也對她說:你一定會遇到一個令你心臟怦通怦通跳動的人, 則也是另一種光明的希望.
    現在劇終了,更有感觸,由衷感謝版主的文,讓我更明白劇中人的心境,也給了我對生活想法的希望!謝謝你!!
  • 能看向希望,就像亞諾……想來也是美事呀,
    可惜戲還是太短了,有太多未盡之言……只能留在想像中了。(不想去想太多要結束呀)
    也謝謝你願意花時間,這樣寫下你的想法。
    知道有人這樣看待這篇小說,覺得有被溫暖到~☆

    Duan 於 2016/02/24 00: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