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的野獸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琵亞諾←吳翰昇?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十四集  ─   十五集。
──請不要轉載,連結隨意──



 

 

 


 

 

 

 

 


在這樣的夜晚。

當你不能由己時,你也會有不想要看到自己的時候。

看著玻璃上反映出來的自己,他停下腳,有了懷疑。他敢不敢直視自己,變得陌生的臉。

不想要看到,你以為忘記了的那個你,曾經的模樣。

他無意中看到那間店。

在他放棄了在河堤邊自憐自哀,準備打道回府去繼續窩在他的房裡自憐自哀的時候。打算要拖長回到家的時間,而繞進了他不常走的街道。在不熟悉的地方讓他得已轉移了注意力,隨意的掃看過繁忙的街景。

有著鵝黃色燈光的服飾店,讓他被那溫暖的燈光給吸引住了。

他得要做點什麼事,他得要找點什麼東西,來平服他快要被不安給淹沒了的心。

他不知道他想要找的是什麼,在店裡晃了一會,看過一個又一個的貨架後,注意到擺放在帽子配件區旁的圍巾。

跟他和亞諾的西裝很近似的顏色,簡直就是為了西裝而準備的配件。白色的,沒有任何花樣。放在身上也不會給人絲毫的壓力,只有被它包圍住的溫暖。

好似他的亞諾。

找不到一點雜質般的,很單純,很純淨。

這不是要討好亞諾,這是要證明亞諾是他的。

用圍巾將他圈住,你們兩人的圍巾。

用實質的東西,在你虛弱的心裡,再一次的確定,他是你所有。

而今晚,他可以將圍巾擺在他的床頭櫃上,就像在河堤邊的時候一樣,當作亞諾一直在他的身邊。這樣子,今晚他就可以躲過不安了,躲進他以為的安全裡,等待著入睡,在他可以再見到亞諾之前。

只是暫時的……

從服飾店裡,透過櫥窗所看出去的市街,流動的車輛和走動的行人,並沒有改變什麼他在櫥窗的玻璃上,反映出來的自己。

那張臉,自翰昇的撞球間走出來以後,就沒有變動過。

和他自己面對面,看著彼此,

他和他看到的,都是他近來很少見過的人。

是個始終抿著嘴,笑了也不像在笑的男人。冷的猶如凍結住,沒有溫度的眼睛,看到誰都進不了比眼睛還要更冷的心裡。即使是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也在看著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一樣。不帶感情,沒有波瀾。

那個人是你,

在沒有遇到亞諾之前的你。

為什麼不讓亞諾來見你,為什麼要讓他在家裡擔心著你,你也不去看他。

因為你不想要那個你,用那樣的眼神,去看著……

你最心愛的,最寶貝的人。

他聽過那樣的鐘聲,警示之鐘。

在情敵的身上……無意中,他敲響的警鐘。

不管亞諾是怎麼幫他的哲瑞哥說話的,不管哲瑞是不是真的做過對不起亞諾和他的事情。

他都看到了為愛潰敗,為愛做出蠢行……可能會是什麼樣子。

他不會歡聲慶祝,不費一兵一卒便不戰而勝了。他該記住的是,這是個警訊!

為了得到亞諾不擇手段,為了怕失去他而做出亞諾也不喜歡的事情……對於做出這些事的情敵,他的一言一行都敲打過子楓──小心你自己也會有不由自己的一天,小心你是不是也會不小心走錯了路。

你要心懷警惕,你要謹記在心,不要踏錯了腳步,走上可能會讓他離你而去的不歸路。

所以他不想要亞諾看到那樣的他。

覺得雙手染血了也無所謂,覺得敢傷害亞諾的人的死活關他什麼事……

很想要毀了,敢動了你的伴侶的人。

在你心裡的那頭野獸想要竄出來的時候,你要怎麼再將他趕回深處?

他以為可以無視的,埋在心裡最深處的,不想要任何人再看到的,被自己趕進了牢籠裡,鎖起來的野獸。

尤其是亞諾。

他非常的偏執,不在乎什麼公正,沒有什麼情理可言。他眼裡就只看得到自己和他的伴侶,其他一切都會視而不見。

他一直沉睡著,裝作外面是個和他無關的世界,裝作外面的世界不是他在意的範疇。裝作他可以一直睡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一旦他的伴侶受到了威脅,他就想要掙脫他給自己套上的枷鎖,再不想要管什麼人情,再不想要在意他欠過誰……只想要報復!

報復他以為,至少還可以是朋友的敵人。

趁你不備時,不僅僅是侵入了你的領地,還意圖要傷害你的伴侶。

如果不給他教訓,甚至是除掉他……你將會永無寧日。

日日夜夜,更甚是分分秒秒,都將會活在可能失去你的伴侶的恐懼之中。

你好不容易,你期盼多年,你以為不存在,你終於得到了,只屬於你的另一半。

你的全部,你唯一的認真。

不要讓他看到,染上血也不在乎的你。

不要用你沾染過血的髒手,去抱他。


有那麼一刻,他想要殺了這個人。

不管他是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曾經稱兄道弟的,可能是朋友的人。

有些底線,是誰也不能碰觸的……你的另一半的安危。

如果不是他又搬出了對他有恩的他的父親,他要叫上一聲叔叔的人。他非常的想要,幾乎衝動的,就在那一刻結束掉他最害怕的恐懼吧……失去伴侶的恐懼。

他心裡的那頭野獸,對於這樣毀掉敵人的嗜血,非常的贊成。

想要用尖牙將這個人撕咬,想要親手將這個人粉碎。想要將他狠狠的拖進用屈辱和不堪所堆積出來的泥沼之中,踐踏著他以為他還可以擁有的驕傲,自滿……讓他再也抬不起頭來,再也不敢直視他。

他才會知道,別再想要有如此愚蠢的念頭,想要傷害他的伴侶……他最好是從此避如蛇蠍,如遇虎豹的遠離他和他的伴侶。

這樣對誰都好,尤其是他自己。


--------------------------------------------------------------------------------------------------------


「這是什麼意思……你們約好了,今晚換成是你來找我嗎?」

被大步走下階梯的聲響驚動到,收回正要擊球的動作,翰昇起身在撞球桌旁站定。

「子楓的兄弟,對我會不會太熱情了。」

他壓低了嗓音,及時掩飾住了看到亞諾出現在撞球間時的訝異。

緩慢的,直到走下了樓梯,站定在入口處,亞諾才抬起臉。

他那由著近來趨冷的天氣,被帶著涼意的空氣給凍過了的白皙臉頰,透著微微的泛紅。加之他今晚套著淺色大衣,穿著蓬鬆毛衣。在撞球間中央打下的白色燈光下,會讓人誤會他跟他的外表一樣,是個很天使的人。

然而,他那像是才從不知名的某一處深淵爬上來般的陰沉臉色,可一點都不天使了。

幾個站在入口,全身黑衣的年輕小子,翰昇的小弟們,沒有等到他們的老大回上一句客套的“他是自己人”,讓他們得到可以走開的藉口。幾個人只得湊了上去,對客人擺出了不友善的待客之道。

他們之中有人見過亞諾,有人沒有見過亞諾,可是他們都認識杜子楓。會被他們的老大說是杜子楓的兄弟的人,除了衛青陽這個眾所周知的兄弟以外,必定就是他的另一個兄弟了,那個傳聞中讓他們的老大不只一次很沒有面子的小子。

大家心照不宣的互相對視了一下,就沒有人敢在他們老大面前露出他們知道“老大很沒面子”,是怎麼個沒面子法。

見過亞諾的人,其中之一親眼目擊最近的拳擊場尋仇事件的小弟,是在同伴間說了“我們老大又被楓哥的兄弟打趴了。我們老大不知道是不是招惹了楓哥的兄弟,對人做了什麼事,才會讓人上門尋仇……”諸如此類云云的散播者,更是心虛的退到了最外圍,深怕老大會有懷疑起他不堪的謠言是怎麼來的時候。

沒有見過亞諾的人,滿腦子的疑惑……瞧瞧這來人既不是個彪形大漢,也不高大魁梧,就是一個皮相太好,簡直是來賣臉的小子。想不出來,他是用哪隻手將他們老大給打趴在地的?這不合理,已經違反他們的職業認知了,在見到杜子楓的兄弟是個什麼模樣的人之後。

偏偏他背後的靠山又很強大──杜子楓。名義上才是他們最上頭的扛霸子。幾個剛剛還敢瞪著亞諾的人,在知道他是誰以後,心很虛的想裝作他們沒有做過瞪了他的行為,眼神自動閃避開亞諾。

不知道他的小弟們把他們給計較了一番,翰昇對於來者不善的人,連裝一下他很好客都不想裝了。

自己人的話,他說都不想說。要說了,就是他在說謊了。亞諾從來都是杜子楓的自己人,跟他可是“自己”一點邊都沾不上的。

無視圍住他的幾個小弟,亞諾逕自繞到了撞球檯前,「你看我不順眼就算了……為什麼要把子楓,甚至是我媽給扯進來?不覺得你這麼做很幼稚,很卑鄙嗎?」

造成他前幾天會被揍了的原因,站在他的面前。他騙自己沒有被子楓揍的多嚴重的胸口,都要隱隱作痛了。

「哦……你知道了!」

想不出來子楓這個護弟很過頭的傢伙,是在氣他什麼……他這兄弟不是看來完好無缺,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好的很嘛!

「子楓跟你說的嗎?」

要不他總能在子楓找上門來時,有個更好的說法的。

你的寶貝弟弟只是受到一點驚嚇而已,不是還能保住他那張萬人迷的臉蛋嘛,我真替他感到慶幸……

坐在煞車失靈,要衝下山去的車子裡了還能逃過一劫,這種命硬到要讓人眼紅的小子,你到底在替他緊張什麼呀!

「不用他說,也猜得到是你做的。」

亞諾如此篤定,讓他手扶住了胸口,做出了受到傷害的樣子。「你們對我這麼沒有信心。我好傷心,被當壞人了。」

他不計形象的假演,並沒有換來亞諾這個觀眾熱烈的回應。

亞諾接到了阿超的電話。

除了朋友道義上的關心,關心了一下亞諾把被偷的餐車開回來的路上都能出狀況差點掛掉了以外,阿超打來的電話最主要的目的是怕亞諾不知道這件事他算得上是有功勞的。跟亞諾提及了他在餐車上安裝了隱形的行車記錄器,可能有錄到什麼他們的餐車會出事的原因。只是阿超太過急於要拿去跟他現任的老闆杜子楓邀功了,他自己也還沒有查看過記憶卡裡是不是如他所想的有錄到什麼內容,就已經被子楓拿走了。

光是從子楓的反應亞諾也猜想的出來記憶卡裡,都錄到些什麼東西了。

這就是子楓判定餐車的事情是翰昇做的證據。

這就是他那一晚,在和她的視訊之中看來臉色會如此難看的原因。

這就是他聽到她想要去找他,卻不讓她去河堤邊的原因。

這就是,他自己也會過不去的,他自己也不想要去相信的事情。

他從小一起玩到大的,也能說是個兄弟的自家人,卻在他背後對他的戀人下手了……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哪裡惹到你了?」

在醫院醒來了以後,對她承認,他被嚇到了的子楓,讓她沒有時間去為了自己獲救了而開心。她擔心的是,子楓是怎麼送她到醫院的。在等著她醒來的時間裡,他要怎麼度過看著戀人躺在你面前,你卻什麼都不能做的無力。

亞諾的控訴,翰昇就從來沒有出現過被抓到他做壞事了的愧疚。

「琵亞諾,我說過我欣賞你。現在我還沒有要收回來我對你有過的欣賞,可是……看來你不是很聰明呀!」

逼近過來,他和亞諾面對面,用著他比亞諾高大的身形俯視著他。

「我沒有看你不順眼,也找不出你有什麼好不順眼的。要不是……竟然會有你這種不知死活敢跟杜子楓拜把的人!敢站在他身邊,敢陪著他三番兩次的給我難看。」

低下臉,他湊到了亞諾眼前。「你這小子是誰,與我何干呀?」

她知道他這樣湊過來近到都要貼到她臉上來了,是想要做什麼。利用他先天就比你高大的優勢來威嚇你,把他的架勢擺出來,把你比他弱小讓你看個清楚……如果你在他的逼視下迴避了,就是陣前退縮,承認你被他嚇到了。

「你膽敢再一次單槍匹馬的走進我的地盤來……不就是仗著你背後有個杜子楓給你靠,不就是仗著杜子楓是你兄弟。這樣不把我放在眼裡,你說算不算是惹到我了?」

兩人對視的眼裡,都有著誰都不肯退開的決定。

「從第一次見面你就沒有搞清楚你是誰。不知者無罪,我當你不知道就算了……現在見到人了,你不該叫我一聲昇哥嗎?跟青陽一樣……子楓的拜把兄弟。」

手在身側握緊成拳頭,亞諾強忍住竄上來的厭惡……被一個男人如此靠近的厭惡感。她打從心裡,就排斥被不是她的戀人的男人靠近,不管她現在還是不是個男人。

她勉強的阻止了自己想要伸手,一掌把眼前的男人巴開的衝動。冷冷的朝向翰昇,「你這傢伙是誰,與我何干呀?」

把他的話,丟回去他臉上。

「我是來討債,不是來認親的。該我的不吐出來還我,我管誰要叫你哥!」

翰昇不懂她在說什麼,有了遲疑的舉動,亞諾立即允許自己能閃開了。

她來這裡的目的之一,是來討債的。

若是不知道兇手是誰,贖車的錢也匯了,餐車也找回來了,醫院她也躺過了……也就只能把這件事揭過去了。可是有了阿超的電話,再加上子楓認定是誰幹的。更不用說,她親耳聽到天叔在子楓面前,看來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要他忍下去的一番說詞……

就因為幹了壞事的人是自家人,

就因為對其他人來說他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她和子楓就得把這件事強迫的,再不甘心也得和著血吞下去。連同她差一點掛掉的事,也要當作沒有發生過。

……她怎麼樣,都忍受不了要自認倒楣!

「把勒索了我媽的五萬塊還回來。」

最少,要把媽媽的錢拿回來。

她無法容忍父母辛苦賺來的錢,竟然被這些壞傢伙拿去玩花。

最少,這樣她會覺得好過一點。

她無法將她受的傷,子楓所受的煎熬,都還給這些人。

「不然,我會把你弄壞了我車子煞車的證據交給警察。」

她口裡所謂的證據──阿超裝在餐車上隱藏的行車記錄器裡錄下了翰昇犯行的記憶卡,根本就不在她手上。不只是不在她手上,她連裡面錄了什麼都不清楚。

「你也想不到車上會裝了這種東西吧……不小心就錄到你做的壞事了。誰動了我的車,誰又騙了我媽的錢。我不該來跟你討這筆債嗎……」

記憶卡,應該還在子楓那裡。她不知道子楓看到了什麼,她只能裝作有錄到她以為的內容。

翰昇聽清楚亞諾是在說什麼了。這下他明白子楓來揍他,並不冤枉了。八成是看到了什麼有了十足的證據,確定這事就是他幹的了,才會來找他,才會一見到他就直接動手揍人了。

「我不是勸過你了……不要幹出黑道還去報警的傻事。不只是好笑,是很丟臉!你該不會忘了,你兄弟就是個老大吧……」

你這個跟個老大拜了把的也是,和我們已經撇不清關係了。

亞諾忽視他話裡的影射,大剌剌的往他伸手,掌心朝上的跟他要起錢來了。「你一個大男人,連老弱婦孺的錢都要騙,那才是丟臉。不想要被笑的話,就快點把錢還我!」

被個人當面伸手要他還錢,還是在小弟們的面前。亞諾態度又很理所當然,翰昇不情願的,不甘願的,又被她給落了面子了!

「就是區區的一點小錢。」是他故意要小弟去勒索的,在他使壞的計劃中可有可無的一著。只要能讓子楓不順心,只要能找亞諾的麻煩,如此無聊的小事他也不介意做做看。

「有人想要今晚去警局逛一逛,喝喝看警局的茶好不好喝嗎?」

要追討到底了,不拿到錢她不會罷手的。雖然說有證據會交給警察,都只是在虛張聲勢……這件事她自己知道就好了。

又被亞諾拿著聲稱她有的證據來威脅的翰昇,權衡得失利弊多寡之下,覺得他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一點錢在這裡跟亞諾這樣死咬著他不放的小子一直耗下去。他往一旁的小弟使了下眼色……他叫去破壞了餐車煞車的小弟。「你還佇在那裡做什麼,去拿來呀!」

這是要你把錢給拿出來的意思。他這老大可沒有替他的小弟貼錢的好心,而且他從來就不認為這筆帳該算到他的頭上來。

小弟對於老大翻臉不認帳的行為很無辜,勒索明明是他出的主意,人來討錢了,他就想要裝做不是他做的了。然而不管他心裡有多少的碎碎唸,身為小弟沒有反抗老大的立場,還是照老大吩咐的去把騙來都還沒有時間花用的錢給拿來了。

還了錢就可以沒事了……看來不是如此。

亞諾收回她媽媽被騙著匯出去的錢,竟然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面前,把裝在信封裡的一疊鈔票拿了出來。把一張一張的千元大鈔,不客氣的,故意要這樣做的,用唱名的方式數起了鈔票。

擺明了我不相信你們沒有動什麼手腳,我要在你們面前算個清楚……該我的,欠我的,甚至是一塊錢,你們都別想要佔到我的便宜!

翰昇被氣到了。

即使是在他得低頭去跟子楓伸手要錢周轉時,也沒有像亞諾這樣數著鈔票,在小弟面前給他難堪過。

這小子……

慢吞吞的算好了錢,亞諾確定數目無誤以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裝了錢的信封給塞進大衣的口袋裡。

故意要公開的羞辱他。

「……要你親自登門來討這一點錢。」

他想到了如何的摧毀,這小子臉上可惡的得意了。

「不是我要說子楓,他對自己的“小男友”那麼小氣嗎?」

在她茫然的轉過去看著說出這種話的他,睜大的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了這話有了他想要的效果了。

「不要以為沒有人看得出來你們那一點破事。兄、弟……哥、們,要裝給誰看呀?」

嗤了聲。

「有我在場,你們吃個飯都在餵來餵去的,一起喝杯酒都不行,燙到個手更是緊張……不過就是放個漆彈,也能抱頭痛哭。還是要說,哥哥送弟弟回家的溫馨接送情,對著弟弟又看又摸的……如此的“兄弟情深”,我都要被感動到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得裝作她沒有被人說出了秘密……有了驚慌。

他為什麼會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他們是秘密,他們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他們要很低調,他們還不能公開……

他們,

不只是兄弟,

還是戀人。

「丟些照片弄個黑函,自然會有雜誌社非常樂意來弄你們。你們呢,被攪動了一下就天下大亂了!」

他提醒了她,曾經為了雜誌風波想要消失不見,從此離開子楓的事。

在害怕被喜歡的人討厭的不安中,選擇了愚蠢的方式,以為離開就能保護喜歡的人。

「說起來,那個獸醫先生在記者面前,還有後來在拳擊場說的話……都是在跟你示愛呀!」即使為了這事被亞諾教訓過了,他還是敢拿來說笑。「子楓知不知道,你為了替那個不斷跟你示愛的男人出口氣,來找過我?」

這次別想再逼我離開了……我不會再被影響。
我不會再為了別人做的事,離開我最喜歡的人。


「這樣說來,追你的男人還不只一個嘛……我很好奇,他們是看上你什麼了?」

想起以前事情的亞諾,這時才發現翰昇又湊了過來。他卻不是想用他的身形再來威嚇她,他竟然是試圖伸手,想要摸上她的臉……

亞諾先一步擋開了他的手,順勢想要往他揮拳,教訓這個未經她同意就想碰她的傢伙。

可是這次卻被翰昇抓了個正著,連同另一隻隨即想要加入揍他行列的手,照樣也被他抓住了。兩隻手腕都緊緊的,很用力的被他抓住,讓亞諾怎麼使力都掙脫不了,兩人僵持著,一會兒只能互相瞪著對方。

「你的男人把我打的還不夠嗎要你再來給我難看!」

翰昇早該知道,這小子不可能不回擊的。

不過就是想摸一把臉,不過就是他突然想知道,被這些男人追著的這小子,那張漂亮的臉摸起來會是什麼感覺……他至於要這麼生氣,一過來就對他揮拳嗎?

「放、開。」

兩隻手都被子楓以外的男人抓著,她都要起雞皮疙瘩了。

這人到底是哪裡有問題……誰准許他可以亂摸別人的。

「我說了放、開!」

他沒有放開,他抓得更緊。翰昇喜歡這樣子,看著剛剛還對他一臉得意的小子,現在卻對他無法回手的著急模樣。「沒有爪子了吧!你還能抓誰呀……」

他沒來得及得意多久,亞諾抬起腳,直接往他肚子用力踹了過去!正面攻擊,毫無預警,讓他重心不穩的往後倒去……被衝上前來的小弟及時接住,才沒有摔到地上。

「我還有腳。」

亞諾收回腳,幽幽的解釋她的行為。

在外圍一直不知該不該有動作的小弟們,見到老大真被打了,好像不能不出手……可是才有人壯著膽子想上前,他們的老大卻伸手阻止了他們,示意他們退開。

前幾天才被子楓揍過的地方,這麼剛好就被亞諾踹上了一腳,他都要懷疑他們是說好的,在同一個地點,用同樣的方式,存心要來找他出氣的。

「你們兩個……」順了幾口氣,忍住了發痛的肚子。翰昇強撐著站了起來,「你們兩個……就這麼碰不得。見不得有人碰你們彼此一下,誰都不能靠近你們!……兩個男人嗎?」

他冷哼了口氣。

「你是不是以為把我撂倒就沒事了,就像子楓一樣……你知道子楓來找我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嗎……他想殺了我!」

他不讓她去找他,他不想讓她看到……

他想要殺人,他沾染上血腥。

她會害怕的,那個他。

「他想殺了我,這樣就沒有人敢再碰你了。」

在翰昇近似逼問下,亞諾沒有退開。

他為了妳,差點做出可怕的事了。

妳要覺得害怕嗎,妳要怕得不敢再見他嗎?

「我都要忘了他以前就是那樣子,冷酷的,冷到可能連心都沒有的男人。下手那麼的狠,那麼的不留情面……眼裡看不到任何人一樣,即使手上沾滿了血,他也無關痛癢。
你要是見過他那樣子,你還敢不敢待在他身邊,敢不敢再做他的兄弟……」

翰昇同情般的看著亞諾。

「……你還敢不敢喜歡他?」

「閉嘴!」

她握緊了拳。

她為什麼要怕他?

她為什麼不敢喜歡他?

那個不見她的子楓,不想讓她看到他有了殺人念頭的子楓,覺得這樣子就會沾上血了的他會很髒的子楓……都是眼前這男人逼出來的。

他有什麼不對,他只是太擔心了,太驚嚇了……太想要保護她。

保護,以為會失去的她。

「我們的事,關你什麼事呀……」

她陰慘慘的瞪著他,暗沉下來的眼瞳,似是狂風大作,暴風雨即將到來般的烏雲密布。那是翰昇感覺到,如同子楓拿著撞球帶著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眼神盯住他的時候……

他們的眼裡,說著同樣的話,

「在背後搞些見不得人的事,就是不敢正面來迎擊的傢伙。你有什麼臉說他,你怎麼好意思說他。」

不准你碰他,

我的另一半。


「自己要找死的,不要怪別人想要讓你死!」

亞諾沒想過他會有動手的可能一樣的,用力推開想擋住她路的翰昇。快步的往階梯走去,大力的,洩憤般的踏著每一步。用著發出的每一步聲響,說著她被激怒的心情。

翰昇瞪著亞諾走開,推開他推的如此的順手,連瞧上一眼這人會不會回手都不用了……

他說不出來他在氣什麼,他就是氣了。

眼見小弟們有想要追上亞諾的舉動,他立即將氣轉移了對象出到他們身上去,朝他們大吼道。「夠了,人都走了還追什麼……你們是嫌我還不夠難看嗎,想要逞能的話剛剛都在旁邊做什麼,等著看好戲嗎?」

好吵……

跨出通往地下室撞球間的樓梯入口,亞諾聽得到下頭傳來翰昇的漫罵聲。

拍了拍她的手,像是沾染過什麼髒東西似的想要拍乾淨一點……剛剛才推開人的手。

我也會奮不顧身,我也想要不顧一切的保護你。
我也會和你一樣的。


看向她來時的路,她突然轉身往另一邊的街道走去。

 

那不是她回家的路。

 


你不要擔心,
我不會為了那樣的你,受到傷害的。

你不用害怕,
只要你很好,我就會很好的。

 

 

 

 




 

 

 

 

 

 


作者後記﹕
後段好像寫到走歪了,本來是想要寫亞諾把媽媽的錢拿回來的(在意被騙的錢),

結果亞諾和翰昇話是越說越多了……

 

有人看不懂,多嘴的解釋一下吧(看到有人是這麼說的)。

前段是子楓對於自己太怕會失去另一半而想要殺人的心理,又怕亞諾會被這樣染血的他嚇到而不見她。

後段是亞諾知道子楓去找過翰昇以後的反應。

 

最後亞諾離開時沒有走向回家的路,是在暗示亞諾去找子楓了。

或許那不是回家的路,可是那是跟她愛的人一起走的路。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anbr
  • 嘿嘿~這篇其實一邊看我一邊好期待亞諾會再度跟鼾聲來個大打起來哈哈
  • 武打戲很難的說……(很懶的人在找藉口)

    Duan 於 2016/01/29 13:00 回覆

  • 唯之諾
  • 很棒呀這篇,如果正劇有演出妳寫的這篇,一定會很好看
  • 想看翰昇和亞諾再起衝突嗎?
    接下來是忙哲瑞可能失明的事,不可能了啦…

    Duan 於 2016/01/29 13:02 回覆

  • 風箏
  • 翰聲很弱!哇哈哈
    (我居然沒有搶到頭香。。。哭哭)
  • 因為翰昇心裡有“鬼”,下不了重手?
    這亞諾去找他尋仇就已經有詭了。亞諾有子楓一起聯手,翰昇打不過還會相信……可是只有亞諾一個人,還有小弟在場的情況下翰昇還是讓她走了……其中“內情”可能不單純喔!(奸笑)

    Duan 於 2016/01/29 12:58 回覆

  • 晴雪
  • 又有新文了,超開心的
    很期待後續亞諾和子楓之間的互動啊
    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有個野獸,只是差那個野獸我們能不能控制的住而已
    子楓心裡的野獸是在別人踩到他的底線時才會出現的,那個任何人都不能踩的底線-亞諾
    任何會讓亞諾不開心,受傷或是想要讓亞諾離開的人,事,物,子楓心裡的野獸就會不受子楓控制的跑出來
    真的很喜歡你的這個設定啊~~~
  • ……又被你看出來意圖了。(笑)
    踩到底線了,會讓人爆發的……
    14集子楓去打翰昇時,那表情,再加上他後來不讓亞諾來看他……有了這些想法。

    Duan 於 2016/01/29 13:08 回覆

  • 晴雪
  • 胖有看出什麼意圖嗎?(疑惑~~)
    只是純綷寫出看文心得而已啦
    真的寫的很好啊
    文筆很糟寫不出好的文章,所以很高興能看到這麼棒的同人
    在等新一集的同時可以撫慰一下焦躁的心情
  • 意圖就是──每個人的心裡都會有隻野獸。
    可是真希望子楓不要忍住!(笑)
    你的心得很棒,看了後會讓我再回頭想一遍~有時會有其它想法。

    Duan 於 2016/01/30 13:06 回覆

  • jackykids
  • 這篇好讚!
    這樣就能理解
    為什麼要送亞諾白圍巾

    翰昇跟諾的對談 也好帥
    我一直覺得……
    翰昇出來當第三者比暖男哲瑞更有戲
    可惜集數不夠啊
  • 亞諾找他一對一時,就覺得翰昇有放過亞諾的嫌疑,
    要不是看在子楓的面子上,就是他自己對亞諾有鬼啦……
    他是第三者的話,這跟子楓搶起亞諾來會變得很暴力喔(好想看喔)

    Duan 於 2016/01/30 13:00 回覆

  • 晴雪
  • 胖的心得很棒!?竟然會讓人想再回頭看一次!!!?
    你去看過胖那長舌話嘮文?嚇到胖了也感動到快哭了,胖的廢文竟然被會寫同人的人稱讚

    沒想過單純發洩的長舌文會有多少人看的
    只是把沒辦法和別人說的想法記錄下來,因為看完有太多想說的話
    被逼到只能寫下來,要不然胖會憋死的XD
  • 說呀,說呀,想說就說呀!
    每個人的看法和想法都會有不同,就是這樣才有趣嘛!
    能說是福(突然像說道的)憋久了對身體不好。

    Duan 於 2016/01/30 20:15 回覆

  • jackykids
  • 暴力才有黑道戲的感覺啊
    (眼睛呈現星星狀)
    來交一篇出來
    (不要臉敲文)
  • 昨晚才被fans剪的MV轟炸過……這亞諾的其它CP配對,妄想過頭真不錯喔~☆
    可能是子楓太霸氣了……男二還想玩暖男就是會弱掉。
    對呀……黑道戲不來點暴力的要幹嘛呢?(裝作沒看到有人敲文)

    Duan 於 2016/01/30 20:07 回覆

  • 唯之諾
  • 哈哈,裝作沒看到有人敲文。我會有耐心的一直等新文的。我是還在忙碌中,就算有靈感,這陣子也沒法抽空寫文,連家裡年節前的打掃都有難度了,唉~
  • 過年過年……
    大家在說這個,不就是不斷在提醒過年戲會“暫停一集”嘛!(不想要想這個,會心情低落)

    Duan 於 2016/02/01 12:47 回覆

  • 晴雪
  • 要等這陣子忙完了,才有時間話嘮了
    已經欠二集的心得了
    真的快憋死了XD

  • 過年了呀……大家都在忙了!
    寫東西也要耽擱到吧~

    Duan 於 2016/02/01 12:45 回覆

  • 風箏
  • 樓上的大家都好有才~~~
    我只能敲碗等大家的新文了~~~

    這篇的內容訊息量很大~~我需要邊看先暫停才能整理思緒
    但是很喜歡這樣的寫法,我還真的蠻想看到黑暗面的肚子楓怎麼去運用自身隱藏的那些力量去弄垮翰昇
  • 暗黑好難……可是,也滿喜歡暗黑的子楓的!

    Duan 於 2016/02/01 12:42 回覆

  • yosin21
  • “在你心裡的那頭野獸想要竄出來的時候,你要怎麼再將他趕回深處?”

    試著放過自己吧~

    當子楓一個人站在河堤時,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漠氣息,
    而眼神裡盡是懊悔,自責與憤恨。
    明明一直告誡著自己別再走回頭路的,結果終究是忍不住破了功。
    我想他一定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有這麼一天,
    為了一個人患得患失,甚至如此得害怕。
    雖然不容易,不過,相信亞諾吧!
    他可是你認定要走一輩子的人,
    而這個人的堅強與包容是你超乎你想像的喔!
  • 因為太愛了,想要愛的人看到得是你覺得好的那一面,
    不想要對方看到你覺得會嚇到她的那一面。
    可是人一旦愛上了以後,對於愛的人不管是哪一種的他都會包容吧~

    Duan 於 2016/02/08 00:15 回覆

  • 九恩
  • 看第一遍時,還不是很懂,看了大家的留言後,再重看此篇才恍然大悟啊…

    佩服各位的層級高,我是幸福的讀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