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X男朋友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青陽/娜娜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第十三集。

……你做好跟兄弟出櫃的準備了嗎?

 

 

 

 

 

 

青陽視角。

 

 

 

閒散的坐在棒球打擊場的休息區裡,四周充斥著打擊場內不時傳來的擊球,和圍繞著桌椅區擺放的各式遊戲機台的聲響。

 

幾個年輕人看似是比他年輕不了多少的大學生,湊在他背後的電玩遊戲機旁,是最引人注意的噪音來源。

 

對於正在玩著遊戲的同伴指手畫腳,指指點點的,誰都想要出上一點意見,誰都覺得同伴太遜了該由他來玩。可是,一旦同伴在一局結束後,成績比預期的要好上許多,卻又爆出了一陣歡呼聲,前一刻還在笑同伴的人,全都加入替同伴興高采烈的行列了。

 

這些年輕人沒有要就到此結束的打算,一個機台玩完了,還有別的機台讓他們感興趣的。鬧哄哄的擠在一起,轉移陣地到後頭的籃球機去了,繼續新一輪的表面上嘲弄同伴,實際是在互相打鬧的行程。

 

這些人走了,很快又會有其他的人來了,打擊場的休息區不是想要安靜休息的人會待的一角,他也不是為此坐在這裡的。

 

收回側過臉,掃過那些大學生的視線,青陽把注意力回到對面的人。

 

坐在他對面的子楓,此刻略為深思的神色,和青陽不久前看到走進打擊場的兩個男人──他的兄弟,和他的兄弟的兄弟──臉上的神色可是大不相同的。

 

他們哥倆幾天以來沒能見到個面,青陽約了子楓來棒球打擊場,以來這裡打球為由聚一下之外也互通彼此近來的情況。

 

看到子楓帶著亞諾出現,青陽沒有出現可以勉強稱得上他該要很訝異的反應,然而他的腦袋已經運作了起來,自動的想要分析現在是什麼局面,又是何種情勢。

 

……他嗅到了空氣中飄著不一樣的味。

 

不需要敏銳的觀察力,或是過人的眼力,僅僅是從子楓摟著亞諾的肩,亞諾緊靠著他,兩個人基本上是黏在一起走過來的,明眼人也該察覺到有什麼不一樣了。

 

春風滿面,容光煥發──過於粉紅,過於老套的形容詞,他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被他拿來使用在他的兄弟身上。

 

不自主的,他移開了想要去深究亞諾又是如何的視線。他的兄弟已然如此,他不想要從亞諾臉上看到的神情去想他要如何形容呢?

 

子楓渾然不覺他的兄弟看著他時,腦海裡正在倒帶起他今天看到的畫面。他移動了一下桌上的可樂玻璃瓶子後,用手指撥了撥插在瓶子裡,那個不久之前他才和亞諾共用的吸管。好幾秒的時間過去,他依然沒有要喝的意思,只是盯著它看。

 

看似無聊而隨意移動物品的小動作,在等待的時間被拖延的陪襯之下,叫青陽不想也會不由得被釣出興味來了。

 

他想要跟他說些什麼,

 

還是,他打算著要跟他怎麼說?

 

他猶豫不決。

 

若是此時他兄弟的電話突然響起,說他臨時接到通知有公事要處理不得不放下他先走人了,他也不會相信的。

 

找上這樣離開的理由不僅是在作假,而且還帶有輕視人看不出來他是何意圖的嫌疑,尤其是出現在帶著戀人同行的時候。

 

……嗯,他們是戀人。

 

他要如何看不出來呢?

 

一夥人出門遊玩的時候想要帶著戀人獨處,而找藉口擺脫同行的人,這樣還說得過去。問題是此時他的戀人並不在身邊,他沒有獨自離開的可能。這想找藉口脫身,有亞諾一個就夠,不需要再多一個來湊熱鬧了。

 

因此,他的兄弟必然有什麼話要跟他說了。

 

之前子楓提到了娜娜,亞諾順勢把青陽的靜默,想成了是被最近這陣子發生的事給困擾,這其中定然是涉及到了娜娜,青陽未免就人出來玩了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他們說到天叔和他意外找回的女兒,父女之間還未達成共識的相處,再加上子楓提到了娜娜突然跟他辭職,被還未瞭解怎麼回事的他私下擋下了辭職信。他們本來打完球,可以說笑的輕鬆氣氛免不了在沉悶的話題之後弄得低落了起來。

 

亞諾放下他和子楓一起喝的可樂,說想要去找點東西吃,儘管他看起來不像是餓了。沒有說一聲他是要去打擊場的販賣部晃,還是想要繞出去外面找吃的,也不等子楓和青陽表示他們是不是有要一起走的意願,徑自離開了。

 

顯然亞諾還不習慣在人前,被知曉了他和子楓所有事情的眼睛一直盯著看。也可能他對青陽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再一次沒有事先通知青陽,子楓私自決定了要帶他來的情況之下,加入了只有青陽和子楓他們兄弟倆的哥們時間。

 

起碼,那是青陽認為亞諾的話是託詞,來自於他想要暫時脫身。

 

這次子楓無預警的帶亞諾前來,不正是要跟他表明他想要表明的是什麼,不正是要跟他公開他和亞諾是什麼關係,不正是不用掩飾他到哪都想要把亞諾帶在身邊,不想要分開的心思。

 

他是兄弟,他是自己人。在青陽面前,他不需要遮遮掩掩,他沒有秘密不能讓兄弟知道……他非常想讓人知道。

 

上一回子楓出現如此的行為,同樣是在只有他們兄弟倆人的時候,他找了亞諾。是第一次,沒有跟他有任何通知,讓他有所準備,被介紹了已經是子楓兄弟的亞諾,對他而言全然陌生的人。

 

他一副等著亞諾打來的電話,足見早已約好了要相見。卻不事先告知青陽,在亞諾本人現身之前,一點訊息也沒有要透露的意思。直到被青陽自行察覺到他心情比平時好得太多了,才讓子楓借風使船的順勢提及了亞諾,讓他心情很好的人。青陽只聞其人,未見其面,更別說這會才初次從兄弟口中親口聽到他怎麼說的人。

 

不跟他說不是故意要搞神秘,或是要殺他個措手不及,而是要讓青陽和亞諾在不知道他們會見到彼此的情況之下,認識彼此。

 

對於沒有見過,不知道要見面的人,不會有時間可以發展過多的猜想,不會有預設立場去考慮要如何面對陌生人,不會有人為修飾的和平常不一樣的表現。

 

完全取決於,不相識的人初次見面的第一印象。

 

很真實,卻也很不確定。

 

這樣的安排,要不是子楓對於他的兩個兄弟都太有自信,就是他太相信他所謂不可能會錯的直覺了。

 

他抱著什麼樣的動機,已經不言可喻了。

 

子楓找了亞諾出來,在只有他們兄弟倆人的時候,看似碰上了面順便介紹一下的隨意舉動,卻是特意要他的兩個兄弟認識的。他要青陽見一見他的兄弟,他要亞諾和青陽認識,他要彼此記得,尤其是青陽,以後亞諾就是他們的自己人了。

 

可見他有多麼在意這個新結拜的兄弟,他有多麼想要青陽這個兄弟的認同,他有多麼想要他的兩個兄弟不只是能相處,還是好好的相處。

 

倘若青陽不喜歡他,青陽不贊同子楓和他來往,子楓夾在兩個不對盤的兄弟之間,可就難為了。

 

但是,子楓知道他不會。

 

他對他向來是相挺到底,支持他喜歡的,討厭他討厭的。

 

這才是兄弟。

 

然而,他挑不出子楓的動機有任何不妥之處時,卻還是無法像子楓一樣,憑靠著他的直覺去接受一個初次相識的人。

 

腦袋裡塞滿的是不斷冒出來的疑問。怎麼說,怎麼看,在他眼前的人都不像是子楓跟他說的那個人──幫了他也救了他妹妹的,英雄救美的白馬王子。

 

毫不遲疑的握住了他的手的亞諾,在他手裡的,不是他的印象中男人會有的纖細的手,和他太過秀氣的外表同出一轍。說他是個白馬王子,說的過去。可是要英雄救美嘛,他是哪來逞英雄的本領,能夠救美的本事?

 

聽到子楓是如何介紹彼此……他口中的他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還有亞諾這個剛結拜的兄弟,他笑了,笑著調侃起子楓。都有兄弟的人了,並不像他從鳳姐和子涵口中聽到的,是個沒有人要跟他做朋友的悲慘傢伙。

 

他沒有迴避青陽的視線,他瞇起來的眼不是也在打量著青陽,而是由於和子楓在說笑。態度很自然,語氣也很隨和,只當青陽是個兄弟介紹了,認識的新朋友。

 

一個初次見面的人。

 

要不是他是個城府極深,深到青陽都看不出來的人。將任何一絲絲的破綻,一點點的跡象都掩蓋得天衣無縫。可以把單純演到如此的自然,自然到你相信了他像個孩子一樣毫無心機。

 

那就是他的確是這樣的一個人,沒有對於他的兄弟有過任何其他不當的心思,抱持任何不良意圖。所以他不需要有什麼心機,更不需要在他們面前演戲。

 

但是,真會是如此嗎?

 

單單是從子楓的嘴裡聽到的他是如何出現的……幫了子楓解圍之後,又從馬蹄之下搶救了子涵。英雄救美而把子涵迷了個暈頭轉向的同時,也讓親眼目擊女兒是怎麼被救的鳳姐相信了他,謀劃出策替女兒製造機會湊和他們,硬是要把亞諾對於她兒女的恩情變成兄弟情而拖了兒子下水,急不可待的將倆人送到關老爺面前指天立誓做兄弟去了。

 

等於是初次見面便能贏得在場所有杜家人的認同,人人稱讚,人人都說好的一個人……不會令人更加起疑嗎?

 

他的好是真的好,還是預謀好的好?他的出現是真的巧合,還是根本是在守株待兔?他的路見不平是真的不平,還是別有居心?

 

畢竟事發地點太過剛好,是遊樂園其中之一的入口,子楓慣常上下班會停車會走的路線。而這個入口,偏巧也是亞諾和阿超固定會擺攤的地點。

 

他們是在此地做買賣好一陣子的攤商,不是初來乍到不熟悉環境的人。在樂園出出入入也會來來往往之間,從來沒有見過子楓嗎,從來不知道他是誰嗎?

 

攻擊子楓的一行人不可能會是臨時起意的,必定是預謀已久的犯行。事前探查過子楓的作息時間,跟蹤過他的行蹤。或是一路跟隨,或是早已埋伏在他到樂園時會停車的地點,才能正好抓到他只有一個人的時機點。

 

這是個警告。

 

預謀已久,準備好的,只等著子楓送上門來。

 

給他本人一個切身之痛的警告,在他孤立無援,無人相助的時候。

 

子楓要是真傷到了個手,動到了個腳,也只是剛剛好而已,他們背後可能隱藏更大的動機是,衝著子楓,衝著他背後支持著他的家族。明裡暗裡都在叫囂著──就是要在你們的扛霸子臉上,狠狠的甩上你們一巴掌!

 

樂園是杜家所有,子楓理當是在他自家的地盤上,最安全最放心的地方。卻也正是如此,讓他們挑上了這個公開,易下手,看似安全,卻也是最容易沒有防備的地方。

 

不只是停車場,樂園的園區本身就太過廣大了,在沒有人知道總經理被攻擊之下,即便是樂園裡的人得到了消息有人趕來了,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到達的事。在援手出現之前,情勢危急之下子楓只能陷入四面受敵,孤身奮戰的困境了。

 

偏偏千算萬算,算準了子楓,他們卻算不到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來──亞諾出現了──被他這樣滿心滿眼看不過去以多欺少,路見不平了,不能不出拳相助的小子給橫插了一手,不識相的破局了。

 

不要說是子楓這個親眼見到是何狀況的當事人,青陽光是想像都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路邊擺攤的小子,會是個多年的練家子。這不是平常大多數人會做的打打籃球,去游個泳之類的休閒活動。他到底是誰,他到底是怎麼出現的……這樣的人本身就很匪夷所思,不可思議了。

 

不可思議的是,要遇上一個陌生人願意以身犯險的來相救,一個和你一樣從小習武練拳,一個在救了你的同一天,他又不顧一切從馬蹄之下救了你妹妹的人,一個不求回報不想要任何好處的人。

 

以上所有的情況,總和加起來,人要碰上的機率會是多少呢?

 

很低,非常的低,低到只可遇不可求,低到基本上不用想像會有發生的可能性。

 

青陽要如何無視其中的種種疑點,青陽要如何能不去懷疑亞諾。他不只要懷疑他,還要把他往壞裡去懷疑,往壞裡去追究。

 

事實上,他的確忠告過他的兄弟了。

 

……要再謹慎一點。

 

對於一個陌生人,一個不知底細的人抱有戒心,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人之常情,理所當然。

 

再多的小心,再多的謹慎,都不會過分。

 

事後,子楓遇襲的這件事表面上當作遇上個意外,不成事的小小磨擦,就這樣放過了。私底下子楓卻要他調查個頭尾,追查背後是不是如他們所想的,有人在暗中搞鬼,別有意圖。同時青陽盤算著,暗自進行著,無論他的兄弟要不要,准不准,他一併好好的調查了琵亞諾這個人。

 

然而,他再多的懷疑,再多的追查,小至細查個人的經歷,大至翻出了他的家人,日常和他會往來的親人和朋友,他全都一一的查過了。

 

不只是亞諾,他來往的人,他的家人,這些人都是些極其普通的人家,善善良良,清清白白到都能領取良民證了。

 

硬要扯出琵家和子楓的牽連,大概只有亞諾的父親是樂園的劇場人員。但是琵爸的為人和工作態度向來風評良好,沒有什麼可議之處。別說他平常少有機會和子楓這個總經理見得到面,除了工作以外私底下和樂園的人員也沒有什麼過多的往來。

 

也許能說亞諾是因為父親在樂園工作,而就近選了樂園做為他餐車擺攤的地點,可是青陽想不及琵爸有什麼理由要和他的兒子提及他自己也不熟悉的老闆,跟他們家其實不會有任何交集的人。

 

他們是個很低調,也不想高調的人家。從琵爸琵媽對於兒子和老闆拜把了的態度便可一窺一二。不是歡天喜地和老闆攀上了關係,更像是事情已經發生只能勉為其難的接受兒子和老闆是結拜兄弟了。

 

不管是誰再怎麼找也找不出有任何不妥,任何可疑,該要再追查下去的疑點了。想要從他身上,以致於他所接觸的人裡去找到和子楓牽扯的到任何一點利害關係的,終究是多此一舉,白費功夫。

 

所以,亞諾不知道子楓是誰。

 

青陽不得不接受,亞諾只是個陌生人,沒有接近子楓的動機。

 

亞諾幫了子楓,也救了子涵,只是巧合。他碰到子楓被人找麻煩是巧合,他的出手幫忙是巧合,他遇到子涵順手救了她也是巧合。

 

他找不到其他的解釋了。

 

或者,偏偏就是要求到個說法來解釋的話……

 

只能說,這一切是上天的安排了。

 

--------------------------------------------------------------------------------------------------------

 

 

時至今日,青陽還是覺得有那樣的念頭──這一切是上天的安排───實在不像是他會說的,不是他慣於會使用的用詞。

 

不過是他為自己找到的,要解釋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事情,所下的結論。

 

青陽別有深意的看向他的兄弟。不知第幾次的換了交疊而坐的雙腳,好似他無法坐得安穩。最後乾脆靠到背後的椅背上,將身子全依靠而坐,試圖更平靜一些。但是,他卻沒法擺平他不平靜的臉色。

 

直到現在。

他們一起經歷過的很多事情,一起面對的很多事情,一起做過的很多事情……不正是,一直都走在這條路上了。

 

相較於他的兄弟懶散的坐姿,青陽挺直背在椅上坐正。微微吸了口氣後……

 

「你們是什麼時候的事?」

 

他的話讓子楓轉過頭去,疑惑的看著他,似乎沒有聽清楚青陽說了什麼,等著他再說一遍。

 

「你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你帶亞諾來,想要跟我說的是這個吧!」

 

他兄弟這種先做了再說,見到人你就會知道了,也不是頭一次了。

 

「我錯過了什麼,什麼時候錯過的。是你對他好到他還不懂你是在追他呢,還是他竟然沒有被你嚇到,要你滾遠一點呢?」

 

想要把氣氛弄得輕鬆一點,想要輕鬆的可以好好把話說出來,而故意對他兄弟說些玩笑話,也不像是他慣於會做的事。

 

涉及到話中不只包含了他,也有亞諾,子楓沒有心思去細究青陽哪來的好心情跟他說笑。「我看起來有像是被甩了,還是亞諾看起來有像是被強迫的樣子嗎?」

 

「是沒有。」

 

我要怎麼知道呢?

 

青陽並沒有經驗可以從中比對,亞諾被強迫的話會有什麼表現。更別說,他也沒見過他兄弟被甩了,會是什麼樣子。

 

儘管是如此,男人天生就是愛面子,也死要面子的生物,放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無論是誰被同性給甩了或是甩了同樣是男人的那個人,都不會想要承認有這種事發生過的。

 

「什麼時候的事……確定了?」

 

子楓緩緩的點了下頭。

 

「就這幾天。」

 

這幾天……在他這幾天,擔心著家裡的人,而沒有心思去顧及到兄弟的感情生活的時候。

 

他的家裡這幾天以來氣氛不是很好,本來和天叔看來已經和平相處的娜娜不知發生什麼事,看來是又再她爸爸的麻煩了。

 

天叔對女兒的忍讓,對女兒的百般討好,他都看在眼裡,換來的是青陽看到了他在女兒的房門口偷偷落淚。他都看不下去了,看不得把他當兒子照顧,比親人還要親的叔叔,還是得不到女兒的接受……他忍不住吼了娜娜,要她對她爸爸無禮的行為道歉。可是卻讓天叔埋怨他對他女兒大小聲,還有娜娜那不知他在氣什麼的無辜表現。

 

看來他是弄了個裡外不是人,卻還是摸不著頭緒自家事要如何處理的時候,他這兄弟過得一點也不糟心,倒是挺好的。

 

青陽用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不甚和善的目光掃過他兄弟。

 

追到了想要了很久的人,追到了以為不能愛的人……這人就算不好,也都好了吧!

 

毫無所覺被兄弟給掃過了一遍,子楓接著說道。

「這念頭我很早之前就有了,想了又想,想了算不清多少次……再怎麼想,結論還是一樣的。可是,這陣子大家過得都不平靜,不得不耽擱下來。先是記者又來找麻煩,差點把亞諾搞丟了,再是碰上我爸找回來了……雖然他還是想不起我們,至少他現在願意試著接受我們是他的家人了。」

 

這的確是碰上了不得不把感情事暫且不談,要先處理的事了。

 

青陽自己也深受影響,待不住只能等著子楓給天叔傳達消息,自己帶著娜娜有人可以作伴壯膽,特地去了趟子楓父親所在的住處。

 

哪怕早已從子楓那裡得知他失去記憶把七年前的一切全忘光光了,他還是想要試試看,親自的試試看,當面見到他的人是不是能讓他想起什麼。讓他可以從他那裡得知父母的消息,不管多大多小,只要能有他父母的任何一點線索都好。

 

但是,他連子楓這個他養大的兒子都能忘得一乾二淨了,其他人的事就不用再提了。他什麼都不記得,不知道青陽所說的和他一起失蹤的父母是他的朋友,青陽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朋友的兒子更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如果沒有亞諾陪著我,我不知道我挨不挨得過這段時間。」

 

找到父親而太過衝動的他,強硬的想要把父親帶回家的他,好似又落入了七年前的他……失去了父親,慌張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可能會做出後悔的事,不管我爸想不想得起來,不管我爸願不願意,用拖的,用綁的也要強迫把他帶回家。既然都找到人了,帶他回家有什麼不對,他有妻有兒的何必要住在別人家……以為只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爸就真的回家了。到最後別說是想讓我爸和鳳姐子涵一起生活會想起過去,可能還會弄得適得其反,大家都不好過吧!」

 

「還好你沒有。」

 

青陽不得不慶幸,在子楓身邊的人是亞諾,慶幸他阻止了子楓。

 

當時在場的另一個不是亞諾,而是他自己,他也不能擔保,見到失蹤了七年,找了七年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可以冷靜以對。

 

恐怕他會和子楓一樣,著急的想要知道七年前發生什麼事了,著急的想要從他口中知道父母的消息。

 

他們兄弟倆會亂成一團的,誰也拉不住誰,誰也勸不住誰,誰也無法在衡量情勢之後立刻做出下一步該怎麼做的判斷的。

 

「突然在噴泉看到我爸,我沒有時間去想是不是太想他想到眼花把別人看成是他了,只想到不馬上抓住他的話他又會不見了。我不相信他不記得我是誰,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我是誰……死抱住我爸,不管他是不是被我嚇到了……是亞諾拉住我,把我從我爸身邊推開,對我叫要我冷靜的。」

 

也許換作是任何人,在如此突發狀況之下誰也沒法攔得住子楓的。

 

必須要是敢去吼住子楓的人,敢出手去推開他,阻止他的人。更甚者是,敢不問過子楓就自行決定接下來要怎麼做,還敢要求子楓要照著他的決定去做的人。

 

「事有輕重緩急。要是拉不住你,亞諾肯定想要先把你打昏再說。」

 

他想不出除了亞諾以外,子楓身邊還會有誰敢做這些事了。

 

聽到青陽的假設,子楓失笑了聲。「我不會還手的……」

 

因為是亞諾。

 

「……要不是有亞諾,我爸到現在還不願意去醫院檢查。不願意和我相處,也不願意試著接受我們。雖然鳳姐要我謝過他了,但是,我們都很清楚再多的道謝,再多的回報也不及他為我們做過的,他為我做過的……他關心我,他關心我的家人,連同我爸,他也當作自己人在照顧。」

 

在乎你所在乎的,愛你所愛的。把你的事放在心上,為你而想著要做什麼事。

 

他一直都這麼做著……

 

「走過了這一遭,他就像他說過的……他會和我在一起,會陪著我。那種感覺是……不管做什麼你都知道有人會和你在一起,有人會和你相互扶持。甚至不需要說,他已經先替你想到了。

我想,有個人這樣對你用心,這樣關心你,這樣的在意你,不會是對我毫無感覺的。我想我要對他說清楚,我要讓他知道我對他的心意,如果他和我一樣……」

 

青陽沒有時間差,立即接上了子楓的話。「亞諾他喜歡你。」

 

若然不是,要一個男人怎麼去接受一個同為男人,更別說還是兄弟的人對他表達愛意了。

 

「……我們就在一起了。」

 

呼了口大氣,子楓像是如釋重負,終於可以跟自己人說出和亞諾的事了。

 

雖然在兄弟青陽,或是妹妹子涵的面前,他都沒有遮遮掩掩過,也沒有不敢表現出他和亞諾的關係。可是,面對面的說出口,真正的坦承戀情又不一樣了。

 

對於他是他的兄弟第一個坦承的人,被這樣信任的他,青陽難得的牽起了嘴角。「子楓……」

 

子楓回看他。

 

「我為你們感到很高興。」

 

他知道得到家人朋友的支持,對他的兄弟有多麼的重要。

 

「不管怎樣,我都會支持你……你和亞諾。」

 

子楓點了點頭,感謝兄弟對他的相挺。

 

得到兄弟的支持後,他還有其他的家人。母親,妹妹,還不記得他的父親。更別提還有亞諾的父母……

 

比起他這個對於他的戀情不只早已知情,還暗地鼓吹助陣的兄弟,父母才是他最難開口的。

 

「你打算什麼時候和家裡的人說?」

 

被識破只是早晚的事了。他和亞諾今天在他面前都做了些什麼,不需要費心思量也能看得出來了,何況是每天相處,對他們最為熟悉的自家人。

 

在青陽看來,與其被家人抓到不得不承認戀情,弄得迫不得已要公開。不如坦白從寬,主動的介紹現在關係已經不只是兄弟了。給彼此留個好印象,讓家人知道這感情是認真的,好好的得到家人的認同。

 

「……需要幫忙嗎?」

 

做兄弟的,在長輩面前,總是要確定我們都是站在同一邊的……兄弟的這一邊。

 

搖了搖頭,子楓婉拒。「還不是時候,現在還不能說。」

 

青陽以為子楓接下來要做的,該是要讓家人知道他和亞諾的事,要得到家人的認同的。

 

「為什麼不說?」

 

是子楓不想說,還是亞諾不想說……這樣想來的話,青陽注意到在打擊場時比起子楓在兄弟面前的毫不遮掩,亞諾似乎滿在意被人看到的。再看看他兄弟和他說話,隱隱約約的心裡有些什麼事的樣子。這不是才開始談戀愛,正處於順風順水,沿途風光無限好的人,會有的反應。

 

「亞諾……」手肘靠到了桌上,讓子楓上半身往前傾,往青陽靠了過去。「他還不想要公開。他想要低調,他不想要被別人看到我們在一起,他說在辦公室不要跟他太親密。可是只有抱一下他,牽一下手……這樣有很親密嗎,青陽?」

 

青陽悄悄的滾動眼珠子,及時避開了和他兄弟無辜的眼神對上線的那一瞬間。

 

「這……」

 

面對兄弟認認真真的問著這種問題,青陽一時間也不知要如何回答他。

 

以亞諾的標準來說算不算是親密,他也不能替他決定。

 

不過,要是他們的低調是在打擊場裡摟來抱去,揮棒成功要來個無尾熊式的熊抱慶祝。在他面前也敢用同一根吸管,一起喝同一瓶可樂了……那麼,他們的很高調,很親密,又會是什麼呢?

 

青陽趕緊拿起了面前他自己的那瓶可樂接連喝上了幾口,想讓自己有些別的事可以做,以阻止他的腦袋不自覺的想像起他們的高調可能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想像力不該使用在自己的兄弟身上,尤其是這樣的畫面……

 

不管青陽沒有回應他,子楓繼續說下去,「亞諾是容易害羞的個性又來了,讓別人看到我們在一起會不好意思呢,還是……我是不是有哪裡做得不夠好?」

 

你都說了是這幾天的事了。亞諾有什麼時間遇上可以害羞的事,你又會有什麼時間可以做得不夠好?

 

青陽直覺會想到的可能,也是大多數人會想到的。

 

「亞諾不想要公開,應該是……你們都是男人吧?」

 

他琢磨著,揣測著,他的兄弟是想要他說些安慰他的話,讓這個開始談戀愛便懷疑起自己的男人,有些自信呢?亦或是想要他以兄弟的立場附和他的猜測,敷衍他一下就好了呢?

 

「你要一想再想,才能釐清你對他的感情。何況他和你一樣是男人,更別說了你們還是兄弟。」

 

說真格的,即使他被子楓認為是個比他自己還瞭解自己的兄弟。可是,他瞭解的是子楓,並不是他的兄弟亞諾呀!

 

他和亞諾談得上話的時候,向來是繞著他們的兄弟打轉的,連句像樣的只是閒聊一下彼此的交談都沒有過。不要說他不知道原來亞諾是個容易害羞的人,亞諾對子楓是如何想的,還是靠他自己從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而得來的。

 

基於交流不太足夠,因此也不太可靠,他要從何得知亞諾對於不只是兄弟,已經是男朋友的子楓,會是怎麼想的呢?

 

「前些天還是兄弟,這幾天就變成情人了。身分的轉換不是一、二天就能適應的,總得給亞諾一點時間。」

 

子楓皺起眉,被說中了什麼一樣。「兄弟、兄弟,我們就是不能不提兄弟……說的好像在搞不倫,我和亞諾真的不是兄弟。」

 

愛上了,你還管得著這些嗎?

 

青陽不以為然。

 

對於死心眼的,認定了後死咬到底不肯放手的人,就算他是你的親弟弟,真的能阻止得了你嗎?

 

「那是亂倫,不是不倫。不倫明確的用詞是,出軌,外遇。和你說過被亞諾抓到劈腿了,更嚴重。」

 

你非得頂著一張萬年寒冰的臉,用教不懂事的孩子的口氣,跟你的兄弟解釋這種和你一點都不搭軋的事嗎?

 

「我沒有劈腿。我說的是被亞諾撞見相親,像是被他抓到我在劈腿。」子楓不會承認他沒有做過的事的。

 

他是去相親了,但是他並不樂意。

 

鳳姐不斷糾纏著要他相親,要他快點找到對象,快點了卻她想要看到兒女結婚的心願。他虛與委蛇,假裝他願意配合母親,不過是緩兵之計。

 

就當作是和母親的朋友一起吃了個飯,就當作是認識了母親的朋友有個和他年齡差不多的女兒。這一次勉強去相親,過後他有了對方看不上他,被拒絕的人是他,受傷的人明明就是他的藉口,可以再和鳳姐推拖上好一陣子了。

 

畢竟,知道他的背景又清楚他是誰以後,還會想要跟他進一步交往的,如此不怕難也不怕死的人並不多見。

 

而且,碰上了為了到底對亞諾是什麼感情而苦惱不已的他,順路的也有想要藉此逃避一下的念頭。

 

他是個還會和女人相親,還有女人想跟他相親的男人。對兄弟有感覺這種事情,可能是他身邊太久沒有女人的緣故,把和他最親近的兄弟,一直在身邊的人,誤認為是他的戀愛物件了。

 

……也就是自欺欺人的話。

他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的話。

 

「不用拿我來測試你對男人有沒有感覺,覺得被誰抓到了已經表明你對誰有感覺了。」

 

青陽戳破了他的兄弟想要逃避,卻又不小心被撞破了以後,真正的心思。心裡的感受,一向都是最誠實的。

 

「你自認對不起亞諾,才會覺得被他抓到劈腿。」

 

這就是有個無話不談,比你自己還要瞭解你的兄弟,要面對的。他把你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比你看得還要清楚,還要透徹。

 

「是我的錯覺,還是想太多了。你今天說話是不是繞著同一件事打轉……一直站在亞諾那一邊?」

 

青陽瞥了他兄弟一眼,確定他的眼裡沒有敵意。

 

「是你想太多了。」

 

這說到了你們的感情事,不說你們要說誰。不說嘛你會很難受,說了你又會疑神疑鬼。是要說不說呢……

 

「……什麼想太多?」

 

第三人的問話冷不防的加入了他們對話之中。青陽和子楓在原地停頓了下,幾秒後才轉過去看向說話的人。

 

「你們在聊什麼?」

 

說話的是說他要去找點東西吃,而獨自離開了一會的亞諾。站在他們桌前,雙手各抓著一支霜淇淋,左邊瞧了下子楓右邊看了眼青陽,等著他們回應。

 

他們太專注於彼此的對話,直到亞諾人都到走到他們面前來了,竟然沒有人注意到……警覺心是不是太低了。兄弟倆對視,彷彿是在怪對方怎麼沒有注意到之外,也在等著對方開口,要對方來回話。

 

「哪有聊什麼……你、你晃去哪了?」不自覺拉高聲音的子楓,唸著臨時找來湊數的話。「這時間算起來,夠你把打擊場裡裡外外繞上一圈了吧!」

 

急速的在腦海裡翻了遍他們方才都說了些什麼,碰上亞諾回來時又說到了什麼。擔心亞諾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不要讓她聽到比較好的話。

 

譬如說,最好不要再讓人想起他不該去的相親,還有,他真的沒有做過的劈腿。

 

「我沒有去很久,吃了點東西而已。」亞諾不疑有他,沒留意到這兄弟倆互相推託的眼神交流。動了下拿著霜淇淋的手肘,示意子楓把他大剌剌坐著而翹起的腿收回來,讓他可以坐回他先前坐的椅子上。

 

尚未坐定,亞諾把右手上的霜淇淋先送了過去,湊到青陽面前。「請你的!我想吃甜的,這裡只有這個看起來還不錯了。]

 

兄弟倆同時瞧著那支被亞諾送過來的霜淇淋。一個認為那是給他兄弟的,一個認為不是給他的還會有誰。何以會被送到怎樣都不像是嗜好甜食,喝咖啡也不會加糖的咖啡師面前呢?

 

幾乎是被動的,青陽只得在他兄弟疑似要瞪人的眼神下,接下了他其實沒有多想要吃的東西。「謝了。」

 

「那我的呢,」子楓說著的同時,亞諾已經吃起她手中的霜淇淋。「你只買你們倆人的?」

 

她舔著霜淇淋,一眨也不眨眼的直視著他,不明白她的兄弟……也是男朋友,是在說什麼。「你不像會吃甜的。」

 

「你不問一下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吃,可樂不是甜的嗎?」

 

「這樣呀……」轉過臉,亞諾有意要子楓的另一個兄弟發表意見,他總該知道他兄弟吃不吃甜了。不料青陽閃避的太過及時,硬是擦身而過沒有看到她,甚至為了閃避,他吃起了霜淇淋。

 

趁著亞諾用失望的眼神對青陽控訴“說一下是會怎樣”,她手裡吃了沒幾口的霜淇淋,被子楓手伸過去一撈就落入他的手裡了。

 

等到亞諾想要搶回來,那支她計劃要獨吞的霜淇淋已經被子楓消滅掉一大半了。

 

「沒買到就算了,我們一起吃就好了!」一大口一大口吃掉,不像是在品嚐點心,比較像是要用最快速的方法讓這個東西消失掉……純粹只是不想再給亞諾吃。

 

「……我吃過的。」她不需要有轉換情緒的空檔,直接把控訴青陽的眼神移轉過來看他。「霜淇淋一起吃很怪耶!」

 

「怎麼會呢,我們都一起吃便當,吃蝦子了,一起吃一支霜淇淋很正常呀!」

 

提醒了亞諾,他們的午餐是他親手煮的豪華便當,還有被他們一起吃掉的同一隻蝦。這不分你我的程度,只是再多一樣霜淇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亞諾不想要想起那隻蝦子,要是想下去她的臉可能會出現跟那隻蝦一樣的顏色……開始發紅。

 

擺出了沒有聽到他說了什麼的樣子,怎麼樣都不會把這話再接下去了。

 

三兩口解決完霜淇淋,拍了拍根本沒沾到什麼餅乾屑的手。子楓還記著之前問過亞諾離開太久是晃去哪了,唸著唸著就覺得是有點詭了,追著又問了起來。

「你只有去吃東西嗎,會晃了這麼久……該不會是又有什麼妹纏上你了。我們進來時,我看櫃台就有年輕妹妹,販賣部肯定也有。」

 

挑起眉,亞諾不知道為何要扯到這來。「關她們什麼事?」

 

子楓轉向青陽,像是要跟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的兄弟解釋一下。「你記得他以前開的餐車吧!不好好做生意,賣個熱狗被高中妹妹追著跑,一次還來三個。送吃的,送喝的,眼巴巴的跟“諾哥……”進貢來的。」

 

青陽打了個冷顫。不是他吃進嘴裡的冰淇淋讓他覺得冷,是子楓那聲諾哥,特意壓得扁扁又拉得長長的嗓音,叫得他都要發涼了。

 

「你怎麼知道的……又是阿超的鳥喙跟你說了?」

 

亞諾記得那些高中妹妹追他追到樂園門口來時,阿超在一旁看著有多麼的眼紅,嘴上也不饒人,汙衊起她不過是個學了詠春那種女人拳的奶油小子,女人為什麼都愛她,被她拒絕了還可以被她哄得歡歡喜喜的離開。阿超這個孤家寡人,如何能不忿忿不平,越看是越看不過眼了。

 

「你和子涵怎麼受得了有廣播電台功能的司機,我以為你們都愛清靜的。」

 

沒有見過像他那麼大嘴巴的司機,上班時間有什麼話不好聊的,那麼愛跟老闆聊他的朋友──老闆的兄弟,現任的男友──他到底在車上跟這對兄妹說過多少她的事了?

 

「你喝了高中妹妹送的咖啡了。說你有女、朋、友,不好再收她們送的東西,女朋友會不高興。」

 

子楓輕輕鬆鬆的說道,臉色可沒有很輕鬆。

 

“我有女朋友了”這樣的招數,亞諾在認識他之前就在使用了。看得出來他是有多常碰到有妹主動要來纏他,才會連這種技術成份如此低,沒有創意的招數都不介意一再的回收利用。

 

雖然大家已經知道亞諾口中的他的女朋友只是婉拒女孩子的說詞,實際上是被拿來當擋箭牌的表妹。可是聽在有心人耳裡還是會很刺耳,不舒服。

 

「阿超那張嘴真是自動自發……」

 

都是過去的事了,往事何必要再提。她從來也沒有主動去招惹過誰,光明磊落,坦坦蕩蕩的很,為什麼要翻這種帳……

 

再說是那些高中妹妹要貼過來的,她既不好傷到女孩子的心,也不能給她們期待,只得收下妹妹們送來的吃喝,再請她們吃熱狗算是禮尚往來,最後再拿出她每次都能讓妹死心的老招數,勸退對她有過多幻想的妹妹們。

 

她百試不爽,妹妹們就是吃這一套。

 

終究,知道別人死會了還會想要活標的人,這麼沒臉沒皮的人並不多見。

 

「阿超知道我沒有女朋友的……他那麼愛八卦,不去當狗仔可惜他了。」

 

這不是在稱讚,而是誰都八卦的行徑跟狗仔有什麼兩樣。像子楓和亞諾這樣被記者追過也纏過的,自然明白被人八卦有多麼的討厭了。

 

這小子最好不要給他碰到他有落單的時候!

 

亞諾恨恨的想道。

 

她也覺得自己很久沒有動一動筋骨了,是該跟阿超好好交流、交流一下了。讓他受到疼痛關愛的身體,有空去想想看是不是嘴巴該要學會閉緊一點了,不要有事沒事的到處亂說話。尤其是把她的事情隨意跟子楓和子涵說,拿她的事情來當作他討好這對兄妹的東西。

 

難道八卦她,對於阿超追求老闆的妹妹真的幫得上忙嗎?

 

亞諾以為阿超早就放棄利用她來追子涵的計劃了,看來他還是死腦筋的繼續在進行中。

 

虧他想得出那些亂七八糟,想要公器私用的計劃。什麼他的好哥們亞諾和他的老闆在一起,他和老闆的妹妹子涵也就能在一起了。

 

和子楓在一起以後亞諾的身價不一樣,說話的份量也會不一樣了。有亞諾這個朋友裡應外合,幫他在子涵面前多說些好話,多美言個幾句還不是張個嘴就能做到的簡單事。那麼,他還怕他的春天會太遠了嘛……

 

「他說的話你聽聽就好了,不要太當真。」

 

被阿超一再的拿兄弟的八卦熱情款待的子楓,沒有他家司機是在巴結他,想要追他妹妹的自覺。他更不可能想到,亞諾曾經被算進如此蹩腳的計劃裡過,就算是他自己也是計劃中的一部份。

 

「阿超是碎嘴碎舌,可是他說的事是真的,不是嗎?」

 

以前他是亞諾的兄弟,對於跟亞諾示好的人沒有立場跟亞諾表示他的不爽快,再酸也只能留在心裡默默的發酸了。是男友了之後,他總算可以正大光明的酸了吧!

 

所以這種事從阿超嘴裡聽到是一回事,現在用男友的腦袋去想像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他家的樂園門口被可愛的高中妹妹簇擁著的亞諾,被圍住他的少女用甜甜的嗓音叫著諾哥,送上她們準備給他的吃食。

 

……越想越覺得,這畫面和場景不太對。

 

說這些妹妹是在跟亞諾進貢在他看來一點都不為過,討好亞諾的意圖很明顯,而且也公然的表現出來了。

 

送人好吃的好喝的打得是什麼主意,中午才做了便當給亞諾,跟他來了場午餐約會的子楓心裡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很。

 

不就是想要看他吃了你做給他的東西,對你說句你做的東西很好吃,對你笑著謝謝你。這種戀人滿足了,你會更滿足的心理。你一大早提早爬起床,犧牲睡眠時間,猛打著哈欠也要親手做便當的辛苦,也就值得了。

 

這種事情,由他來做就好了……只能有他來做。

 

他自己來討好亞諾可以,其他人想要討好亞諾不行。

 

他為亞諾做便當可以,別人送亞諾吃的不行。

 

亞諾的稱讚給他可以,其他無關的人就是不行。

 

「我都說了我沒有女朋友……」

 

她說過了,子楓就是不相信,始終認為是她不肯介紹女朋友給兄弟認識,這名根本不存在的女朋友。

 

這連同過去都要扯出來,一路追著不放的態勢,讓亞諾不明白子楓到底是在介意她當初不該收了那些高中妹妹送的東西,喝了她們送的咖啡呢,還是單純的只是不該接觸跟她示好的人,沒有避嫌的不對呢?

 

認識以前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有什麼的事情,為什麼要抓著這些事情不放……

 

「一直扯這些做什麼……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不接受亞諾質疑的眼神,子楓轉眼看向對面他的另一個兄弟──青陽還是低著頭吃著霜淇淋,不看他們。

 

子楓若有所感般,感嘆了聲,「……這樣不太好。」

 

拈花惹草,招蜂引蝶的什麼的,實在是很討厭……

 

 

--------------------------------------------------------------------------------------------------------

 

 

看著面前的倆人前一刻才為了支霜淇淋你不給我,我用搶的,接下來又鬥嘴鬥的不亦樂乎了,青陽還是不要插話比較好,選擇繼續解決他自己手裡的霜淇淋。他吃了幾口後,評價始終一樣……

 

……好甜。

 

這一會,他在兄弟這樣坦承戀情,又來了場醋勁莫名發作了一通之後,腦袋終於有了暫時空下來的時候可以想想了。

 

子楓的不安和緊張是其來有自的,他的戀情是,和自己最親的人……他的兄弟,他的家人,都不見得有十足把握能得到支持,得到認同的。

 

讓青陽想,換成是其他人,該是像他一樣的回應嗎……

 

他從來沒有遇上這樣的機會,能去多看一看,能去多想一想……

 

他是一個毫無偏見的人嗎,他是一個非常開明的人嗎,還是,他只是基於義氣,基於兄弟的情份,才會將他的兄弟這段男人跟男人的戀情,視為不管他愛的人是誰,他都會接受呢?

 

或許,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

 

沒有想過要不要在意,沒有想過要不要覺得為難。

 

也許是在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最親的家人之後──他心裡明白的很,早已失去了,不會再回來了。只是還不想要死心,還不能允許自己死心。

 

從那以後他看開了,是失去讓他看得更開了。

 

和永遠失去,永遠再也無法相見比起來,沒有什麼事好過不去的,沒有什麼事需要死活都要計較的。

 

外面的世界,外面的眼光,也就是外面了……終究是一群不相干的,和自己的生活牽扯不到一點關聯的無名人士。再怎麼樣也不會比起他在乎的人,他在乎的兄弟還要重要。

 

他是誰,他不是誰,改變不了他就是他。

 

他愛的是男人,他愛的是女人,也不會改變他就是他的兄弟。

 

他瞭解他的兄弟,他理解他的兄弟,他支持著兄弟,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帶著義氣,也可能是帶著包容著家人所有的一切,接受他所有的一切的,家人的心理。

 

要放下外在所看到的表象,放下世俗讓我們以為的,放下我們被教會的,愛該要是什麼模樣,愛不能是什麼模樣。這些別人眼中覺得重要的,其實可能根本不值一顧的。

 

在能愛的時候好好的愛,在能在一起的時候好好的在一起……這才是他覺得最重要的。

 

雖然,他還無法放開一切,像他的兄弟一樣坦然的面對。

 

畢竟,他和子楓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他太過謹慎,太過小心了。不想要打沒有把握的戰,不想要加入情勢不明的戰場。以致於寧可一個人在原地徘徊,遲遲不願前進,不想要前進。觀察著別人的同時,也在掂量著自己,就是不肯像他的兄弟,邁開腳步勇往直前。就算可能換來的是衝撞後的頭破血流,傷痕累累……他還是追求他想要的,追求他想愛的。

或許他也該要面對自己了,像他的兄弟一樣。


誠實的面對自己,誠實的去接受自己真正想要的,誠實的將他的心意讓她知道。
 

會那麼的在乎一個人,

 

會那麼的擔心著一個人,

 

會那麼的怕她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痛苦,流淚。會那麼的怕她不知何時,會在你不知道的時候離你而去……

 

或許,她在他的心裡早已比他所能說的,所能想的,都還要更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只是想要陪在他身邊,單純的喜歡著他的心。重要的是,他在意著她,沒辦法不想著她。

那是他的兄弟之所以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想要相信他,想要和他親近,甚至願意和他做兄弟。

那是,他的兄弟之所以不在乎世俗,違背他認知的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想要用盡一輩子去保護好他。

最難求的,最難得的,從來都是人的心,

一個人對你,最真的心。
 

 

 

 

 

 

 

 

 

作者後記﹕

 

播出的時候寫了一半沒完成的,重看以後想說把它寫完吧!

……想讓子楓和青陽促膝長談,卻越講越偏了。(汗)

 

『男朋友X男朋友』有兩種意思,一個是指亞諾和子楓的關係,一個是指青陽這個男性的朋友。(這不會有人想知道吧)

是說青陽應該不會那麼多話的(汗)……

本來是子楓的視點,青陽腦內運作太強勢就變成青陽視點了。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br
  • 還以為沒有小說看了,今天看到真開心~
  • 看到你也很開心~

    Duan 於 2016/06/18 22:40 回覆

  • 珊瑚
  • 好看!!!
    青陽視角很棒啊!
  • 可是青陽很難呀……這男人不好搞(笑)

    Duan 於 2016/06/18 22:41 回覆

  • 唯之諾
  • 好一陣子沒看到妳寫的小說了.
    真的比起子楓, 青陽真的有很多的內心話可以講.
    雖然愛上哥們已經下檔幾個月了,不過再次看到小說還是讓人意猶味盡呢.
  • 是呀,太久了……(汗)
    正片要是給青陽加個他的內心OS的話,大概會破壞他的形象吧~

    Duan 於 2016/06/18 22: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