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做的理由
作者﹕Duan
配對﹕陳楚河/賴雅妍(楚妍)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角色和我無關。
簡介﹕短篇。
自己做的事要自己處理好……


 

 

 

 

 





拉了拉頭上的毛線帽,她匆匆的走出KTV的門口。

一邊走著一邊四處張望。奇怪的是,KTV所在的市區內,不會是什麼荒郊野外,或是只見民宅的地方,在走到哪盡是商店的街上,她就是找不到她想要找的東西──公共電話。

所謂的公共電話,是在不需要的時候,會不時的無意中遇到的。反而在非常需要它,緊急的狀況下,在街上怎麼找也找不到的設施。

這才是她會懷疑的,對於走到哪都會碰到便利商店被視為是習以為常不值一提的事來說的話,必定會出現在商店前的東西為什麼會是需要它時難以找到的東西。

「記得經過的時候,有看到的……」走過她很熟悉,不時會在日常的行車路線上出現的街道。「是眼花看錯了,還是走錯路了?」

坐在車子裡的經過,和實際上用雙腳走過的經過,是兩碼子的事。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需要地圖的時候。」拿出了手機,不想再依賴記憶力了,科技似乎還比較可靠。「不是到處都可以找得到人問路的。」

前提是,她壓根就沒有打算過要找人問路。

如果沒有多冷的十月天戴著毛線帽,路人甲的裝扮還不夠表明她不想被人認出來,她走在街燈陰影處,始終低著頭的姿態也該知道她是個此刻有多麼想要低調的人了。

況且她沒有迷路,她知道這裡是哪條路哪條街,她是找不到她想要找的。

挨到了騎樓的牆角邊,點開了網上的地圖,花了一會的時間她才在密密麻麻的,交錯的格狀圖中認出來她在地圖中的所在地。

就在不遠處,前頭轉個彎有著便利商店的標示……果然是大家的好鄰居。

「這種時候要我用手機打電話……我又不是笨蛋!」

對著她的被害妄想中,想像出來的偵訊室場景,根本就不存在的警察搖了搖頭,表示她的無辜。

「省省吧,警察先生,你們不可能查得到我會出現在這裡,更不可能知道這通電話是我打的……證據這種東西,也得要找得出來才能叫證據。」

即使,她的無辜正被勾起了得意弧度的嘴角給破壞了。

「不在場證明,看過電視也會知道的。」為什麼她得要有不在場證明,這就不是她現在能解釋的了。

掏出放在皮夾裡的備用電話卡,插進便利商店外的公用電話裡。

「起碼我還當過女警……若要人不知,一開始就不要留下任何證據,不要讓人有懷疑你的理由出現。」

她真的沒有要做什麼壞事,也真的沒有當過女警。


--------------------------------------------------------------------------------------------------------


才把手上的麥克風丟給站到螢幕前的同伴,他旁邊傳來了手機響起的來電聲……他的手機。

閃過了雜亂的桌上,放置了杯子酒瓶,吃完的沒吃完的東西,他抓起剛剛用來直播後一直擱在桌上的手機。

沒有來電顯示。

這可奇怪了……

不是來自於任何可能會在這時段,他可以預期的人打來的電話。

 

晚上沒有安排,不會是工作上的人。

然而,也不是來自家裡的電話。他非常確定這時間老媽應該是去睡覺了,要不也該接近想要睡覺的狀態了。除非他記得他有跟老媽報備要和朋友聚會,也許會晚回家的這件事是他記錯了,才會有這通電話出現。

既不是工作上的,也不是家人。

這樣毫無預警的,詭異的,似曾相識的感覺是……

如若無骨的靠坐在椅背上的他立即從沙發上坐直,再度確認了一次,手機真的沒有來電顯示。

顧不及手機繼續在響著,引來了原本大聲在唱歌同伴們的注意。舉起手擺了個抱歉,他要出去接個電話的手勢。起身要坐在旁邊的朋友讓個路,頓時讓幾個擠在沙發上的大人,幾雙腳只能或抬起來,或是縮在一起閃避的讓他通過。

在其他人對他投來──幹嘛要出去接電話?──的眼神圍繞下,拿著麥克風的楊姓男藝人朝打開包廂門的他喊道。「你可別想去接個電話就趁機閃人了!我們說好今天要唱到夠本的,誰也不准先開溜!敢溜的就給我罰三杯……不,三杯怎麼夠,要灌三瓶才行!」

 

酒精已經出現它該有的效果,他們各個嗓門都越嚷越大聲了。


「已經溜了一個……」陶姓女藝人掃了眼包廂裡後,口氣單調的回了他。「說要去上廁所的人,是上到外太空去了嗎,有沒有人看到她呀!」

紮著丸子頭的女藝人,看了下坐在她旁邊戴著運動帽的男藝人。長手長腳倒在沙發上的他有些被拘束的窘狀,只將頭轉了過來跟她表示他沒看到,一副並不太想動,也不能動的樣子。

「我也沒看到喔!」打了個酒嗝,她笑了。
 

 

 


關上包廂門,走道上也沒有安靜多少。

出了門後是包廂裡聽不到的,走道上從四面八方而來的聲響。不同的包廂裡,有不同的聲音。各式各樣的歌曲,各種吵鬧聲交會的大雜燴之下,很難能分辨得出哪一間包廂裡的客人,歌藝會更勝一籌。

「喂?」

他已經預料的到這通電話的來處了。

「學長。」

相同的悶聲悶氣,相同的像似躲在被窩中,不清不楚的說話。

在八月天的凌晨,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分,曾經聽過的……


「妳想要嚇誰?」


比起夜裡未散的夏日熱氣還要讓他煩悶的,是他意識到做了最好不要做的事,在做了跟收手之間的拉鋸,還是選擇做了,所產生的,可能叫做興奮的快感之後。

 

半夜接到連個來電顯示也沒有的不明電話,不是猶如怪談事件找上身的驚悚,而是他單憑不清不楚的叫喚聲,竟然聽得出來對方是誰,這才叫奇怪的感覺。

「學長。」

會被她這樣叫的時候,大概就是有事了。

「妳在哪裡打電話的,我的手機沒有顯示。」

「……學長,你聽起來很清醒。」

電話裡的人聲後,隱隱約約傳來了車子呼嘯而過的背景音。他記起了她家附近是有間便利商店的,可是那也不是走幾步路,巷口就能到的地方。

「人要是清醒的,怎麼做得出那種事情!」

那妳做的事情是,該睡覺的時候不上床睡覺,一個人在凌晨跑出去,就為了要打通莫名其妙的電話嗎?

「地點不對,時間就算了……有什麼事要說回妳家再說。」

「時間才是很不對!今天是什麼日子,你PO那些是要做什麼……想表現你的藝術細胞,有很多東西給你畫的,你就不能畫些別的東西嗎?你是喜歡被記者追著跑,問一些你也不知道他們在問什麼的問題,還是你覺得看我被圍觀很有趣,反正他們敢去圍的不是你?」

「睡覺時間,不會有人看到的。」

「我已經看到了!」

「那就裝作沒看到,回家去,不要在這種時間一個人待在外面。等妳回到家,躺在妳的床上……妳就會想睡了,睡了就不會想這件事。」

她沒有要放棄的意思。「不處理這件事,我睡不著的。」

「回妳家去……要我現在打妳家的電話嗎?」

這是威脅。

「沒有看到它被刪掉,反正是睡不著了,我不會回去的……我是說真的。」

「我也是說真的。」

那就是他為什麼要自己把自己PO的文給刪除,做出反覆無常的舉動了。

事隔幾個月後,這一會,他又接到這種電話了,該不會是……

「妳是不是又在外頭打電話?」他不記得這裡有什麼公共電話可以用。況且有手機可以用的時候,非得在外頭打電話的動機是什麼?

「學長,你有沒有覺得今晚你喝得有點太多了?」

「妳不是去上廁所了……是為了要出去打電話?」

「我看你是喝多了……誰叫你們開什麼直播的!不是說好今天是私人的聚會,只有我們自己幾個人就好了。為什麼要弄什麼直播,你看我們幾個有誰像是準備好了要上鏡頭的嗎?」

「只有幾分鐘而已。」

「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是你們沒有問一下我們要、不、要!」

她加重語氣,已經表現出她的不願意了。

「刪掉它!立刻刪掉,馬上刪掉,現在就去刪掉……你沒看到我沒有化什麼妝嗎,曉涵也還戴著眼鏡你們都不能體諒一下嗎?」

「不化妝不會差很多……美女不用在意這種事。」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她不覺得這樣說是在稱讚人的意思,這讓她更激動了。

 

他都可以想像她的叫聲正迴盪在公共電話四周,正緊緊的抓著話筒,激動的搖晃著話筒,像是很想要把話筒當作他一樣的劇烈的搖晃著。

「不是只有我PO上網,楊……」

「我才懶得管他!」吼了聲後,她呼了幾口氣。「……他自然會有他老婆管,你現在打電話給他老婆,過來把他領回家去的話……也只是剛剛好而已。家裡還有妻女在等著他回去的人,玩得這麼High可以嗎?」

「直播是誰說要做的非得要算得這麼清楚,還是妳們梳妝打扮好就能拍了……妳確定妳在意的是這些嗎?」

「……」

停住了幾秒,他以為她想要掛斷電話了,這樣他還能認定她真的惱羞成怒了,讓他也能心裡有個底的時候,有如是停了會有個緩衝情緒的時間,她又恢復了幽幽的,貼在話筒邊而像是被悶住了的聲音。

「學長……整瓶酒拿起來灌不太好,這樣就不是在喝酒了。」

「我沒有喝。我在逗著大家玩妳看不出來嗎?」

「有沒有喝你自己知道……」

「所以,妳是在擔心我嗎?喝個幾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要不,妳要不要自己來檢查看看?」

不理會他特意放慢的說完最後的話。

「是哪個傢伙點的酒,叫他出來付錢……敢算到我頭上來就試試看,看我要不要灌死他!」

再解釋也沒有什麼差別,她已經認定兇手就是有這個人了。

「喝什麼酒,有什麼好喝的……喝了酒又要脫衣服……是要去唱歌還是要看脫衣秀,你是想要脫給誰看呀……幹嘛壓我的頭,頭髮會被毛線帽纏住你知不知道……我就說是喝多了,你們都有喝,我不想喝還要我喝……」

「不喝了!」再不出聲阻止,她就會越扯越多,陷入碎碎唸的無限迴圈之中了。「妳快點回來,有人以為妳上太空去了。」

「確定直播刪了,我就會回來。」

「我說了不是只有我PO……」

「我不管!」

此時,某間KTV包廂裡突然傳來一陣歡呼聲,讓靠在牆邊的他有所警覺,抬起頭看了一下燈光通明到會刺眼的走道。

這時正從對面包廂走出來的服務生,拿著個裝滿空酒瓶空酒杯的托盤,似乎也意識到被人看著而往他瞧了過來。

是不是認出他是誰,或者單純是在好奇客人看著他要做什麼……也不是他此刻在意的事了。

裝出隨意在走廊上一邊走著一邊講電話,他走開了幾步後轉了個方向背對著已經要走開的服務生,特意放輕了聲音。

「好,刪掉!也不差再做一次了……妳可以回來了吧!」

「我等著……比起上次更快一點的話,會更好。」

「那妳能多快回來……妳會回來吧?」
 

「從外太空要飛回來,也得準備好才能飛。是能有多快?」
 

他失笑了。「那不是我說的……妳給我快點滾回來!」

掛斷了電話後,他隨即上了網,刪除他才PO了沒有多久的直播。

如此反反覆覆,這麼短的時間內自己PO了又要自己刪除的行為,料想又會引來一陣猜疑了。

 

他不禁想像了明天的新聞會出現什麼標題。不外乎就是些加油添醋,唯恐天下不亂的字句吧

……誰知道呢!


 

 

 






 

 

 


作者後記﹕

女友的任性要是發作的時候……大概是想寫這種東西吧!


無意中寫了的楚妍。
對於陳先生為什麼又做了自己要PO又要自己刪的行為……看了直播之後想太多想到的。
他到底是不是受到“外界的壓力”,而在“勸導”之下做出來的呢?
這個嘛就不得而知了。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