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愛是巧克力口味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衛青陽/楊娜娜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電視劇不是我的。
簡介﹕情人節文

本命和義理的差別是什麼?
 

 

 

 

 

 

 

 



外觀看上去四四方方的,形狀全然相同,連同包裹的包裝紙花色都一致的小禮盒被擺在了咖啡廳的圓桌上,就在她和子楓坐下的位子。

娜娜抓著托盤,不懂的看亞諾送過來的東西。「這是……」

她幫著青陽把要給他的哥們和他的哥們的老婆的咖啡送到桌上,剛放下兩人的咖啡,亞諾送上幾個看起來一個模樣,並無二致的東西。

「送大家的義理巧克力。」亞諾回道。

不開口的青陽,只用眼神掃向他的哥們──同樣的也不知道他老婆想做什麼的子楓。

 

娜娜立刻意會到了亞諾說的是什麼意思了,發出了小小的驚訝聲。「巧克力呀……正好碰上了情人節嘛!」

「給青陽的,娜娜的……」一一點名的數著桌上的巧克力,不忘了店裡還有個站在櫃檯後,手上整理著送出咖啡後的清理檯面,一雙眼卻始終瞧著他們的小女生──咖啡廳打工的高校妹妹美芳──「還有美芳的。」

始終注意著他們動靜的小女生忽然被亞諾點到名了,訝異的程度不輸給已經拿起她那一份巧克力,好奇的查看的娜娜。雖說在咖啡廳不時能碰到他們,她可沒有什麼機會能和亞諾說上話的,何況她更沒想過亞諾會記得她的名字。

她只是亞諾和阿超還在樂園外擺攤子賣著熱狗時,會追著亞諾的小女生中的其中一個。

雖然是從同校的姐妹淘那裡得知的,出外遊玩時意外發現的帥哥。起哄般的跟著姐妹們追著亞諾,會去看她,會去光顧她的生意,可是能讓她這樣的帥哥哥注意到她們,能和她說上幾句話,這麼微不足道的事卻已經足以讓她們這些小女生高興上大半天了。

「也有我的嗎?」她覺得那時追著帥哥跑的,那種會雀躍不已的少女心,似乎又回來了。

「當然了,妳也是青陽這裡的一份子呀!」

「自從諾哥沒有再擺攤,我們就找不到諾哥了。如果知道諾哥今天會來咖啡廳,我也會準備巧克力給諾哥的。」

亞諾可不能說,如此的東西她的袋子裡準備了好多份。這一天下來凡是碰上了面的人,算得上和她,或是子楓有點情份的人,她都送上了同樣的東西。

接著亞諾就像事先背誦好的固定台詞,和她送了義理巧克力的人都是這麼說的……

「我想謝謝你們過去一年來對我,」看向子楓,表明了是他們夫妻一起送的。「還有子楓的照顧。」

只是些尋常的店裡便能買到的東西,這樣客套的東西,不要說是咖啡廳裡的小妹,即使在這見著了天叔,亞諾也會算他一份的。

若不是亞諾也是收到這些東西的人,她都忘了情人節還有這件事存在了。婚後她依然能從公司的女同事收到的義理巧克力,讓她有了她也想要試試看的念頭。

放在以前還是個男人的她,不曾做過,也沒有想過能做的事。

這樣的新鮮感,讓她在店裡買巧克力的時候,都想要偷笑了。

相較於在場男人們的冷靜,兩個小女生毫不掩飾她們收到巧克力是什麼心情。

「就算知道諾哥跟我一樣是女生……」全然是將她男友就在旁邊,和她收到的還是一樣的巧克力的現實抛諸腦後了,娜娜都要咧嘴笑開了。「可是收到諾哥的巧克力,我還是好開心喔!」

咖啡廳的小妹美芳,跟娜娜一樣笑得樂不可支。抱著亞諾送的巧克力,也不過就是她們一隻手就能全然抓住的巧克力她也要如此抱著。
「對呀,沒想到諾哥會送我巧克力。等我跟我的姐妹們說,看她們不羨慕死我了!情人節還有來店裡打工,真是來對了!」

就是一盒普普通通的巧克力,吃起來不都是巧克力的味道,會有什麼不同……是從亞諾那裡收到的那一塊,糖會加的比較多,還是會比別人的好吃?至於像是收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要那麼高興,要那麼激動。

子楓暗自嘀咕了起來。

這些小女生要是被個帥哥討好了,獻了殷勤,忍不住會發一下花癡就算了。明明知道對方跟自己一樣是個女的了,被個姐姐送個巧克力,還會開心的不得了是從何而來的呢?

如此言行,身為男人的他不但是感到荒謬,根本是不能理解。

少女們內心的花花世界,是他們不曾踏足過,也無法體會的未知呀!

那是在少女時期,對於情愛還很懵懵懂懂,還不能想個透什麼是愛的時候。常常來往的,只能來往的都是身邊圍繞的朋友、同學。對於身邊要是出現了些帥氣的女同學,酷酷的學姐之類的,少女圈中特別的存在。有時會不自禁的產生了,可能叫做喜歡的情緒。

並沒有涉及到情愛,也許單純是欣賞,也許是嚮往,柏拉圖式的,純純的喜歡。

或許就像女人不管多少年歲,心裡仍然都會住著一個小女生。這樣的感覺也許到了年長時也依然會在某些人的身體裡存在,若是碰上了讓人會有這種感覺的對象,又會重回到少女時曾經有過的喜歡。這人可能是個女的,也可能是個男的。

可以說,亞諾是讓人會有如此感覺的人吧,即使對於她的這份心思並不帶有情感的追求,愛意的成份,還是會讓人不自覺想要多看她一會,想要靠她更近一點。

放在娜娜和美芳這些小女生來說,便是如此的心情。

她們的心思很純粹,只是想要和亞諾這個曾經是她們眼裡的帥哥哥,如今是個美人姐姐,能有親近的機會。在這樣的人身邊,就會有小確幸般的幸福感了。

子楓不想和人討論他此刻的疑惑,畢竟對象是他的亞諾。顯然恢復女兒身了,對於小女生們還是存在著不可解的魅力的他的老婆。

這就是他和亞諾下班了該要回家,亞諾卻想來青陽店裡喝杯咖啡的原因。讓這些小女生意外的滿足了她們的情人節,從諾哥手上收到巧克力的美好經驗。

他怎麼會有他老婆終於想起來今天是情人節,來這是想要和他有個約會的錯誤想像呢?

被這些小女生散發著少女心亂飛的氛圍影響的,不會只有他一個。

青陽一度以為是在跟他開玩笑,子楓和亞諾又想要聯手調侃他了。他們這樣偶爾會發作的嗜好,似乎都和娜娜脫離不了關係。

然而子楓的表情已經不言而喻,他也沒料到亞諾會來上這一招,竟然會想在情人節送巧克力給親朋好友。

他要在哥們面前收下他老婆送的巧克力嗎,還是裝作沒有看過這個東西。讓它留在桌上,讓它自生自滅。或許娜娜會明白他的進退兩難,回頭會自動的和她的那一份一起收走的。

哥倆都在糾結的時候,兩個小女生圍在了亞諾身邊。

「之前有很多事不好說,可能有麻煩到青陽為了我們不能說的事,而要為子楓擔心。娜娜也是吧……會不會也有為此擔心青陽的時候呢?」

「諾哥……」亞諾的話讓兩個小女生感動了。

「你不要跟我們客氣啦,諾哥。」娜娜說道,「要是我早點知道諾哥和我一樣是女的,我一定會幫妳隱瞞到底的!對不對,青陽。你要是早知道的話,也會幫諾哥隱瞞吧?」

這很難說……

青陽沒辦法像娜娜想的那麼天真,認為幫人隱瞞一個視為是生死交關的秘密,是件嘴巴上掛個保證,說一說就能辦到的輕鬆小事。

若是他知情,他沒有把握,能夠對子楓隱瞞這樣重要的秘密。既然親眼看到了你的哥們掙扎於愛上一個男人的苦惱之中,你怎麼會忍心知道了他愛上的男人從頭到尾就是個女的,卻又不跟你的哥們說呢。

「這妳要問子楓了。」青陽故意瞄了子楓一眼,再飄向了亞諾。如同他們倆拿娜娜調侃他時,那別有所指的眼神,他也照作的還給他們夫妻倆。「他都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呢?」

「就算諾哥是女的……」娜娜眼裡閃出了沉浸於幻想中的光亮。想像著學生時代的亞諾該會是什麼樣子,她的學生時代又會是什麼光景。「要是我們學校能有諾哥,我才不管他是學長還是學姐呢,我也想要追著你跑呀!」

追著誰跑?

子楓和青陽兩個男人看向了娜娜,她一臉的粉紅粉紅,近乎紅光滿面了。恍如剎那間回到了她的少女時代,算起來也不過是她幾年之間的過往,卻讓她懷念不已似的。

「諾哥,過去碰上了情人節,你一定很忙吧!收了很多巧克力,還是會有很多妹妹跟你告白?」

娜娜熱切的詢問,只讓亞諾頭上隱約有冒出冷汗的涼意。

這是要來上一段,諾哥的“佳節回憶”了嗎?

「說說看呀!」試圖要放鬆,但是子楓嘴角不能不自然的,無意識的微微扭曲了幾下。「聽廖廣超說多了,也想聽聽看本人的說法,過往的戰績是有多輝煌,讓你的朋友“唸、唸”不忘,掛在嘴上?」

不要說亞諾根本就沒有什麼“戰績”好說的,就算有,在她老公如此專注的眼神下,她也不敢多說什麼了。

對於她這樣已經有了另一半的已婚人士,什麼前程往事不都已經過去了,過去就要讓它過去,不管有過什麼愛慕者、追求者,甚至於是前男友、前女友的,這些人再怎麼說都是過去,和現在完全無關了──會說這種話的人,八成都是在騙人的!

不提到就可以當作沒有這回事,然而一旦不小心碰上了,無疑是觸及到了子楓這樣愛吃醋的人,他也無法控制的敏感神經了。

她知道她該要裝傻的,安份點再對子楓賣點乖就能從不安全的話題之中全身而退了。

可是,她總有著那麼一點不願低頭,我不想要認輸的骨氣。被刺激到了,便會無預警的作祟了起來。再加上她不肯承認她在遇到子楓之前,戀愛的經驗白到比一張白色的影印紙都還要更白。這讓她無論如何都得拿出點東西出來,為自己撐個場面,顧全一下面子了。

「大多數……」她才開了個頭,眾人的視線全往她移了過來,等著她要怎麼說,不就讓她硬著頭皮也得說下去了。

「……大多數是在我的生日和情人節的時候。」一般大家都會想到的情況。

「也沒有多熟,又不認識,可是碰上了這些日子,到學校的時候桌上就會堆了東西了。小菁勸我,拒絕也改變不了的事,還是收下了比較省事。」

娜娜聽得頻頻點頭。「所以會收到一大堆巧克力的人,該不會根本就不會吃那些巧克力吧……最後,會全丟掉了嗎?」

替人惋惜,帶有“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的口氣,如何能不讓青陽猜想娜娜不會也做過這種事吧!在情人節送些不是男友的人的義理巧克力,給學校裡像是亞諾這樣的萬人迷學長?

娜娜說的失望,亞諾不好回她真相是什麼,打擊她少女的幻想。「這……」

「諾哥才不會隨便丟掉別人送她的心意的!」佇在一旁的美芳聽不下去了,跳出來為亞諾說話。「諾哥有吃我們送的東西,也有喝我們的咖啡,而且諾哥還有請我們吃熱狗。」

……原來是妳們!

從阿超口中聽聞的那些追著亞諾追到熱狗攤來的高校妹妹,這小妹妹就是其中一員。

子楓猶如逮到了真兇,眼刀不忘也賞給站在一邊不及閃避的青陽。

……有人像你這樣做兄弟的嗎,你怎麼會讓這種傢伙來你們店裡打工的?讓她在這裡跟他這個亞諾的正牌老公炫耀他們的過去,他還來不及出現的過去!

青陽這是掃到颱風尾了。

他怎樣知道店裡打工的妹妹做過什麼事,何況是她喜歡的不巧是他哥們的老婆。喜歡追著帥哥跑,喜歡向帥哥獻殷勤,哪裡能算是不能錄用人的不良記錄。

奈何不是每個人都能意識到什麼時候是氣氛不太對,什麼時候該要閉起嘴來。總是會有人在這當口冒出來,總是會有人很不識相……

「我們都收到諾哥的巧克力了,那總經理的巧克力呢?」娜娜點破了子楓是在場的,唯一沒有收到亞諾巧克力的人。

「對耶,為什麼沒有,不會是諾哥忘了他吧?」美芳在娜娜之後又補上了一句。

你們……

可以不要再說了嘛!


亞諾瞧都不敢瞧上一眼子楓現在臉上是什麼狀態了。

轉開臉,裝作她沒有聽到這些小妹妹在說什麼。默默地,後悔她的“我不想要認輸”。面子這種東西值個幾量重呀,何必在自己老公面前提起過去,壓根兒就沒有什麼的過去。

何必呢……
 


--------------------------------------------------------------------------------------------------------


家裡的大門在他背後關上。

子楓非常順手的關上了門,自顧自的走進了玄關。

仿佛忘了他後頭還有亞諾跟著,仿佛忘了他們是一起回家的。

提著袋子站在關起的門後,亞諾面對面的直逼向正好在她面前關上的大門。關門瞬間造成的風壓,甚至於短暫的掀起了她臉頰兩側垂下的頭髮。

難不成,這就是傳聞中的吃了閉門羹的具體表現?

假如她還有子楓沒有生氣的錯覺,被這樣當面關了門也該知道他真真確確是不太高興了。

然而她又鼓不起勇氣跟他求饒,就為了有妹妹對她少女心隨便發作的行為。更裝不出她才不在乎子楓是不是不高興,管他是不是又在亂喝醋了。

遇上了也只能認命的舉起手敲門,拜託老公開個門讓她回家吧!

門的另一邊靜默了好一會,才出現了門鎖被操作,接著門被拉開的聲響。

已經脫了鞋子踏著拖鞋的子楓,站在玄關進來後墊高的木板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一派的若無其事,輕鬆自在。似毫不見把老婆關在門外,做出無理取鬧的行為之後,起碼該要有的一點點罪惡感。

「喔……我忘了妳還沒有進來。」

你怎麼沒有把你自己也給忘了,把你自己也關在門外呀。關門那麼用力,想要夾扁人嗎……

儘管暗自頂了好幾句了,亞諾依然不敢在外表上有一絲反抗。

宛如個小媳婦得到允許可以進家門了,她輕輕的走進屋裡後慢慢的關上了門。輕輕的脫下鞋子,再慢慢的打開玄關的鞋櫃找著自己的拖鞋。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的,暗自祈求著不要有任何過大的聲響發出來,再有觸怒到她老公此刻也不知那根筋不對了的神經。

越是小心越是使得亞諾的舉動變得不光明也不磊落,莫名的更像是真做了什麼壞事的鬼鬼祟祟了。

她伏低做小的樣子,意外的倒是讓子楓舒心了不少。

會怕就好,會擔心更好。要不這晚的不舒坦,不順暢不就很冤了。

拿著義理巧克力的傢伙竟然跟他這個做老公的嗆聲……他被忘了,他連個義理巧克力都沒有。這還有天理了嘛!

子楓自覺他大人大量,準備放過她了,上前去要幫亞諾提起她放在地板上的袋子和皮包。

瞧著亞諾的這些東西也沒重到哪去,他一手將它們全抓到了手裡,空出了另一隻手想要扶起蹲下身放好她脫下鞋子的亞諾。誰想下一刻亞諾會立即搞砸了他的一片善心。沒抓緊扶住她的手,一站起身還撞倒了抓在他手裡的皮包和袋子。

在亞諾睜大的眼睛底下,皮包和袋子全都掉到了地上。

和皮包相疊在一起,倒在地板上的紙袋子,平躺的姿勢讓它沒有阻力的直接將袋內的東西全都傾倒出來了。滾落而出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形狀也不一的,包裝精美的各色小禮盒。

要不是鮮艷的成熟風,就是顏色甜美到光看都會被膩到了的粉色系包裝,每一個無不散發著它們八成都是出自女人手中的不爭事實。

「琵亞諾……」

可以想見這些東西的內容物,也是相差無幾的東西。

「妳準備好要解釋一下這些是什麼東西了嗎?」

雙手叉在胸前,照著他所在的位置就地而站的子楓,擋住了玄關通往房子裡唯一的通道,大有要堵住路,不讓犯人逃走的意味。

正想要蹲下身撿起掉了滿地的東西,被自己老公這樣一問,亞諾頓時撿也不是,不撿明擺著一地的東西,想要裝作不存在卻也不行了。進退兩難之下,不管她要不要都得面對老公的質問。

「是我想的那樣吧,巧克力嗎?」

「是義理巧克力!公司的同事送的。」徒勞的想要替自己找個正當的理由,雖說的確是很正當。

這下子楓知道她提著的袋子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了,即使在接他老婆下班時他早已有所懷疑,不用多想也幾乎能確定了,他還是不好大聲的問出口“妳是不是收了別人的巧克力?”。

這樣會顯得他像個愛管東管西,很小家子氣的男人,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也要老婆跟自己交待個一清二楚。想要把老婆盯得死緊的,不讓人有一絲鬆懈似的。

「和我送青陽和娜娜他們的巧克力一樣,只是義理巧克力……又不是喜歡才送的,很多人都有收到呀,順便送一下而已!」

「我肯定那些女人對妳不會是順便也送她一個巧克力吧!而且這和她們喜不喜歡沒有關係,是妳收了別人的巧克力。」

「就說了是義理巧克力……你怎麼知道會送義理巧克力的都是女人?」被瞪了一眼,想要反駁的她又縮了回去。「我說的是可能呀,又沒有規定只有女人可以送巧克力。」

子楓哼了口氣,往她湊了過來。

對她左瞧右看的繞了個圈後,掀了下她的領子,也掀了掀她的外套下襬,讓她外套蓋住的裙子也跟著他的動作擺動,隨著晃動了一會。

在亞諾不明白他做什麼,想要抓住他不讓她再掀她的衣服時,他挨了過來,貼到她臉上來了。想要感覺到什麼的蹭了一蹭。亞諾臉上只有和她如出一轍的自外頭剛進到屋內還有點涼意的,可是又溫熱的觸感。

蹭了沒多久,他遊移而下,特意的,用力的往她的頸間猛吸了好幾口氣。

「你在做什麼?」

子楓又吸了幾口氣後退開。盯著她的臉,依然不解。「妳是噴了香水,還是灑了蜂蜜、沾過糖了。為什麼就是有人見著妳想要黏過來,想要沾沾看呢?」

「哈,說什麼話呀……」還想是她自己有什麼不對了,讓他聞來聞去像要檢查什麼一樣。「只有你會這樣想吧!」

「那麼這些東西是哪裡來的。」他指著掉了一地的巧克力,亞諾說的只是些同事順便送一下的巧克力。「立刻把它們處理掉,一丁點都不能留。我們家裡不能出現這種東西,我不想要跟它們處在同一個屋簷下。」

瞧你說得既不通情也不達理,不就是幾塊巧克力,值得你如此仇視它們。

「要是不忍心,我會把它們送去跟垃圾車作伴的。焚化爐是它們最終的歸處,就讓它們去那裡燃燒它們對琵亞諾洶洶的愛吧……多麼充滿愛的情人節呀,要我說一聲情人節快樂嗎?」

咬牙切齒的講完的他,表情可一點都不快樂。可以想見不用等到垃圾車來載走,他會動手先將它們做人道處理的。

「你不要這樣……再怎麼說也是別人的心意,丟掉不太好。我們幹嘛在意這些東西呢!」

她一邊試圖拖延,一邊翻開掉在地上的皮包,找出了她特地準備的那份巧克力……

此時她被逼急了的腦袋裡想到能讓自己脫身的辦法也只有這一個了。轉移她老公死盯著那些東西的注意力,也轉移她送了別人巧克力的事實。

縱然在她的幻想中,應該是要在晚餐時刻,氣氛很好的時候送的情人節禮物。不過這些事,遇到突發的狀況也沒有什麼好幻想了,還是先安撫好老公比較要緊。

「這才是我的本命巧克力。」鄭重其事的將她的救命符送到子楓手上。「只給我老公你一個人的!」

比起她送給青陽和娜娜的巧克力,無論是外觀還是尺寸上看來豪華的程度不只是多了一個檔次可以比較的。

子楓也很想要開心一點的,可是今晚看了太多的巧克力以後,他似乎出現了被害妄想症了,不禁懷疑起亞諾給他的巧克力不會是給青陽和娜娜的那些義理巧克力的其中一個吧?

拿起精心包裝過的盒子左瞧右瞧。想到他手裡的東西,只是亞諾買給別人時順便買的,就不是滋味了。明明他才是唯一的一個應該從亞諾手上收到這個東西的人,怎麼會是順便買的東西,順便也給你一份呢!

「青陽和娜娜妳都給了,該不會……連廖廣超也有一份吧?」

將亞諾的親友們數了個遍,他很容易就將矛頭指向了最不該拿到巧克力的人選。

「那小子的品味,給他什麼都一樣吧!子涵特地幫他補辦生日,吃個蛋糕他都能在她面前小口小口的吃。扭扭捏捏,像個娘們一樣……」

這跟別人怎麼吃蛋糕的,其實沒有什麼關聯,不外乎是出於他對阿超的不待見,打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

除了他是個比他還要更早認識亞諾的,算是亞諾僅有的朋友的男人。還有亞諾有了他這個正牌的兄弟,他還膽敢跟亞諾稱兄道弟的說亞諾是他的兄弟。此外就是,他竟然追走了他的妹妹,妄想要叫他一聲大舅子。

於是不管阿超如何的
諂媚他,巴結他,都無法讓子楓不能對他很舒服,不能不想排斥他。

「青陽好歹也是我的哥們,娜娜是我哥們的女人……廖廣超那小子是什麼?」

亞諾不懂他在意的點是什麼。為什麼要提到和這件事毫不相關的人士,無辜的朋友。

「我為什麼要送阿超巧克力?他想要的是子涵給他的吧!」

碰上情人節呀七夕呀這樣的節日,有情人有對象的人自然會有人照應的,哪裡需要朋友來送什麼義理巧克力安慰孤家寡人呀!

「所以,這個不是順便買給我的,妳並沒有忘了我吧……」

看到老公越來越哀怨的臉,亞諾只得努力陪上笑臉……像極了急於向走過面前的客人推銷產品的,帶著職業笑容的百貨公司櫃姐。

「你怎麼會看不出來你的和別人的不同呢,義理的是義理的,本命的只能是你呀!」

不過,這當然是順便一起買的。

買同樣的東西那有要跑兩趟路的道理。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進口區和國產區,花了點時間挑選和隨便哪一個都可以的差別而已。

……有些事情,不要知道比較好。

「本命的早就要準備好了,義理的巧克力是白天收到別人送我的巧克力,想到可以和她們一樣藉此謝謝我們的朋友才去買的。」

不是在買要送別人的巧克力時一起買的,他的巧克力亞諾早就準備好了。所謂的順便一起買,順便送一下是發生在別人身上,可不是他這個本命。

這男人在老婆幾句平常,又普普通通的話之下,得到了保證。他頓時眉開眼笑,不見剛剛有過的苦大愁深了。

「難怪我覺得我的和其他人的,怎麼瞧長得就是不一樣。」

在亞諾的心裡,我和別人當然是不一樣的!

這才是這男人想要的答案。

子楓開心了,她也放下心了,不免有些感概了起來。

「以前每次看到小菁在說要送喜歡的男生巧克力,或是碰上她那時候有男友要怎麼和她男友過情人節,就覺得沒有喜歡的人,有沒有巧克力都無所謂了。」

那個身為男人的她不能做的事,現在是女人的她想要做卻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她有了送巧克力給他會很開心的人,也會為了她送別人巧克力會不高興的人。

「我從來沒有送過巧克力給男生……原來,送喜歡的人巧克力是這樣子的。」

若不是這話是從亞諾嘴裡說出來的,子楓對於有人和男友說這樣的話通常都是抱著不信的態度,可信度幾乎是零的。

要不是想要賣乖,意圖裝純情,讓男友以為她在他之前的過去戀愛經驗有多麼的少。就是想要討好另一半,讓對方相信只有他讓她想要送巧克力。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非常的不切實際。

「嗯……所以這又算是琵亞諾的第一次了?」他的琵亞諾的第一次收集癖又來了。「我是妳第一次送巧克力給喜歡的男人。」

「好像是。」亞諾沒想這也能算是第一次。「這你也算得到呀,你是真的有在記,還是在哪裡藏了“琵亞諾的記事本”我卻不知道嗎?」

「哪有那種東西。我老婆的第一次,我自己會記得的。」每每提到這事,子楓總是不自覺的有股他得意的很的味。他慢吞吞的拆開他的本命巧克力,慢吞吞的踱步過玄關往客廳走去。

太完美了就會太不真實,反而顯露出了不是親手做的破綻。

青陽和娜娜拿到的同色也同款的巧克力,看上去是在店裡買了後店員包裝好的。而光是從他手上的禮盒沒有對齊的包裝紙,到有膠帶重覆黏貼過的痕跡看來,他可以肯定這是亞諾自己包裝的。

看子楓進屋裡去了,亞諾只得放下掉了一地的巧克力,跟在他後頭,想要看他拆開禮物後的反應。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就算不喜歡你也別跟我說喔!」亞諾想要給他先打個預防針。

如棋盤排列整齊擺滿了一整盒的巧克力,每一顆長得都不一樣,看來口味也是個個都不一樣的。就算亞諾想要聽聽看他喜不喜歡,他也得吃過之後才會知道呀。

黏到他旁邊,等不及他的意見直問著他。「怎麼樣、怎麼樣……喜不喜歡,好不好吃?」

亞諾嘴巴沒有停下來過,他都還沒有吃到,就一個勁的問著他。子楓好笑的挑了顆不大的圓型巧克力,塞到了亞諾還想繼續問下去的嘴裡。

「現在妳不就知道好不好吃了。」

被動的嚼著巧克力,亞諾含糊不清地說。「我不是買來給自己吃的……」

趁著亞諾被她嘴裡的巧克力給分了心,他空出了手,抓住她的脖子將她拉了過來。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亞諾連脫口而出的詫異還來不及,鬆開的嘴正好順了他的意,把她的唇送到自己嘴上,用力吻了她的嘴時,也嚐到了她口中的甜味。

那是帶著苦味的巧克力,和亞諾的唇貼到他的唇上時,有種既相容又衝突的對比。一時間他也沒能分清楚,融化在他嘴裡的是巧克力原本的味道,還是亞諾的嘴讓他感到苦味的巧克力其實是甜的。

按著亞諾的後腦勺,他多吸吮了幾下後,故意咬了下亞諾的下唇,讓亞諾痛的張開眼時,他才放開了她。

「你幹嘛咬我!」摸了摸她可憐的,被他強吻又要被他咬的嘴唇,即使沒有真的受創,她還是會覺得委屈。

「誰叫妳吃了我的東西。」他敢在她面前關了門,站在門裡又敢給她看他那副若無其事的臉皮又回來了。

有這麼誣賴人的嘛,明明是你要人吃的。

「如果妳要我這樣吃巧克力,我確定我一定會喜歡的。除非……這本來就是妳的目的。」

他的指尖摩挲過自己的唇瓣,舔了舔嘴上沾到的巧克力後,笑了。

「由此可見,想要一顆巧克力換一個吻呀……我不知道我老婆竟然對我打的是這種主意!」

亞諾無辜的搖了搖頭。

……我哪有打你什麼主意。

他哪管亞諾如何表示,反正他就是這麼認定了,就算沒有也要栽贓到底的。

瞟向她,子楓再把她給掃了一遍,尤其是才被他吻過的嘴。太露骨的眼神,讓亞諾有種她才是那盒上巧克力,馬上又要被他給吃了的錯覺。

「妳覺得,這一盒會有多少顆巧克力呢?」

亞諾不自覺的,摀住了自己的嘴。

……巧克力不是這樣吃的啦!
 


--------------------------------------------------------------------------------------------------------
 


咖啡廳裡,由於亞諾送的義理巧克力,被子楓掃過颱風尾的眾人後續是……

「青陽哥,你準備要回送諾哥什麼巧克力呀?」美芳靠到了櫃檯上,等著青陽沖泡客人點的咖啡,同時忍不住閒話了起來。

手裡拿著咖啡壺的他,手不得不暫停了下來。「什麼?」

「男生收了義理巧克力,白色情人節要回送呀!這跟告白或表達愛意無關喔,是禮尚往來。」

有這回事?

青陽看向坐在一邊,逗弄著他們家兔女兒的娜娜。抬起臉的她朝他點了點頭,表示美芳說的話是真的。「以防你不清楚,是下個月十四號。」

怎麼會有這麼不合理的事情。

又沒有人要求被送巧克力,他也沒有想要吃這些東西。管它是什麼他也不清不楚義理是要做什麼的。收到的人為什麼要回禮呢,回給一個自己要送人巧克力的人。

聽起來像是強迫中獎了。

青陽皺緊的眉頭,是他臉上僅有的流露出他有在苦惱的面部表情了。

美芳無視青陽開始苦惱的表現,雙手捧著亞諾給她的義理巧克力愛不釋手。不像娜娜早早就把它當飯後甜點給吃掉了,她連拆開都還捨不得。

「雖然我是個女孩子,白色情人節我還是要回禮。我要挑一個超級可愛的巧克力親手送給諾哥……我的姐妹們可要嫉妒死我啦!」

誰管妳的姐妹們會怎麼樣。

青陽低下頭繼續沖泡暫停下來而完成只有一半的咖啡,阻止自己對這個高中小妹妹回嘴的衝動。

有妳這種非得要回禮的傢伙,我比較擔心我哥們和他老婆會怎麼樣。

看著消失在咖啡杯裡的泡沫,他還是想不通這件事。

難道,他們夫妻倆是故意要整我們的嗎?
 

青陽輕輕吁了口氣。


……饒了我吧!

 

 

 



 


作者後記﹕
情人節前一天看到情人節又來了的新聞,冒出了想寫的念頭。就這麼倉促的想寫了,也就這麼拖了幾天才寫完。

其實就是被新聞轟炸,情侶去死去死團的怨念發作了。

不管怎樣,但願有人跟我一樣得到了一點安慰……(哈、哈、哈~)

 

 

 

 

 

ブログパーツUL5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20000哩
  • 這麼久了,竟還能看到哥們同人文.....感動到立馬浮出水面,給妳按個讚!!!
    喜歡,和巧克力一樣甜甜的文!肚子風吃醋的樣子寫的太有畫面啦....哈哈!在諾諾眼前關上的門....
    喜歡,封面配圖太甜啦!
    感恩,食用完畢,甜在心!!!
  • 怨念的情人節呀,
    即使曾經想過要寫個正經的杜先生,還是會越寫越吃醋……這是被他毒害太深的反應吧!(苦笑)

    Duan 於 2017/02/22 00:02 回覆

  • anbr
  • 青陽的OS太有趣了~
  • 寫到青陽,就會忍不住想寫他的內心OS呀!
    尤其是哥們夫妻在場時,被閃被怨的他一定有很多想法吧~(笑)

    Duan 於 2017/02/26 01:34 回覆

  • amy
  • 我好想知道白色情人節,杜子楓的回禮耶!拜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