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懷裡
Fandom﹕電視劇『愛上哥們』
作者﹕Duan
配對﹕杜子楓/琵亞諾
分級﹕G(普級)
Disclaimer(免責聲明)﹕小說是我寫的,這部電視劇和角色不是我的。
簡介﹕第四集……


★連結請隨意,煩請勿轉載小說★

 

 

 

 

 

 


楓視角。

 

 



必須要在自己的雙手中,我才能相信。
必須要抱在自己的懷裡,我才能安心。





這些人是不是有點笨手笨腳的?

站在樓梯轉角,回頭往上看的子楓在心裡犯起了嘀咕。

他的秘書Amy帶來的消防員,任務除了要把鎖住的鐵門破門以外,就是要救護可能會有的傷者──他的弟弟亞諾。確定是救他們的人來了,子楓才肯放開讓他們將亞諾抬到了擔架上。

 

他率先走在前頭帶路,有他的秘書緊跟在亞諾身邊。他打算著走在前頭,他才能一方面注意擔架要行經的路況,另一方面他也能在前頭看清楚亞諾的狀況。

可是不知道是通往屋頂的樓梯太窄小了,還是一下子擠進好幾個成年人,讓本來就狹隘的樓梯一時之間負荷不了,人和擔架不免就擠在一起了。這讓消防員的救護速度不僅是無法加快,反倒不斷的卡在半路上。不管他們多麼的小心翼翼,嘴裡不斷提醒著同事,抬著亞諾的擔架還是會在下階梯時左來撞一下,右來晃一下的。

他們的動作不能再輕一點嗎?

子楓繼續嘀咕著。

這些人是來救亞諾的,這些人是來幫忙他們的。他們是專業人士,他們知道要怎麼對待傷患。身為家屬的他應該要心懷感激,不該抱怨東抱怨西。不僅是要協助他們,還要遵從他們的指示,畢竟,這都是為了傷患好。

如果那個傷患不是亞諾的話,他也很願意做一個理性的家屬。

他就是禁不住要去注意亞諾。在消防員搬動他的時候,他是不是有什麼不太對的表情出現。那怕只是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他都會把它們視為是消防員沒有搬好亞諾的證據。

他的秘書Amy,顯然跟他這個老闆是一樣的想法。她跟著他嘴裡唸著的話,也不斷唸著小心、小心一點……

從跨過了門口,她就緊跟在擔架旁。不可避免的也淋到雨的她,手上又是抓著濕漉漉的雨傘,又是她老闆的濕外套,狼狽的樣子和子楓比起來,也不惶多讓。她也只能在一旁著急的看著怎麼樣都不是很舒服的亞諾,即使有心要幫忙也無從插手。

他們這是怎樣的一行人呀!

子楓暗自嘆了口氣。退到牆邊,想要讓出更多空間給已經下到轉角處的消防員。

可是走在前頭的消防員,像是腳下有點在下階梯時站不穩,在他對同事喊著要對方等一下時,手上抓著的擔架突然抓不著般的劇烈陡降,讓他的同事緊急的抓緊另一邊擔架,兩人險險的將擔架給暫時擱在了階梯上。

隨著這一通突然的搖晃,亞諾發出了像是被弄痛了的悶哼聲……

一聽到幾乎是只有他幻聽了才能聽到的聲音,子楓頓時就不好了。

這還只是從屋頂搬進室內,剛走下幾個階梯的樓梯轉角而已。接下來的曲曲折折,他們還要怎麼走下去?

子楓看了下往下的階梯,本來就不是供搬運貨物使用的,何況是躺在擔架上怕摔著的人。他不想去想要是在下一個樓梯轉角,他們又險些抓不住擔架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運氣好一點亞諾只是摔著了個手碰到了個腳,運氣不好的,誰知會不會撞到頭,甚至於是滾下樓梯。

不是不時會有人滾下樓梯而身受重傷的新聞,這樣想來怎麼都不對勁了……

看來別人還是不能相信的,不能相信把亞諾交到他們手中。

比起別人的手,他更相信自己的雙手。

就算是受傷的手……

如果是他,他絕不會讓亞諾摔著的。他會牢牢的,緊緊的抱住他。即使……即使是他真的非常不小心摔著了,他也能確定他會是被壓在下面的那一個人。

所以,

為什麼他不能自己把亞諾抱下樓去?

這樣想,他也就這樣做了……

「兩位大哥麻煩你們,把安全帶解開。」

他對消防員說道。沒有要和人商量可不可行的意思,只等著他們照他的話去做。

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的臉色沒有一絲他在開玩笑的意思,還是那股沒有商量餘地的壓迫感,消防員照做了,解開擔架上綁在亞諾身上的安全帶。

Amy的疑問聲中,他走上前將蓋在亞諾身上的毯子拉開,一股腦兒將毯子全塞到了站在旁邊的Amy手裡。

不管亞諾茫然的看著他,一副還搞不清楚他想要做什麼的臉色。拉起亞諾的右手搭到他肩上,彎下身從膝蓋下勾起亞諾的腿,托住他的背將他整個人從擔架上抱了起來。

基於人一旦無法雙腳著地,就想要抓住東西來穩住身體的本能反應,亞諾被動的,隨著他起身的動作只能順從的摟住他的脖子。

他沒有耽擱,直接邁步下階梯。他不能讓自己停下腳,有心思冒出質疑自己這樣做對不對的念頭。那怕只是幾秒之間虛晃而過的時間。

他的秘書Amy不能阻止老闆的任何決定,何況被他抱起的人是他的弟弟。別人的弟弟她能說什麼?

她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後頭,擔心的一直不斷提醒她的老闆,要走慢一點,要小心一點……心裡默唸著,總經理你可千萬不能失手。一旦失手摔著了亞諾,痛的可不只是他自己一個人呀!

子楓不知道他的動作讓他的秘書有了如此的腦內運作,此刻他眼裡也只有被他抱住的亞諾。

亞諾依靠在他身上,跟著他往下走動的腳步,越靠越緊,直到將臉挨向了他的頸間。可能是害怕會被摔著,也可能是被人抱起在半空中,讓他產生了無所依從。他沒有一次,是往底下階梯瞧的。

也許,他真的怕高也說不一定。

這新奇的體驗不只是對亞諾來說,子楓也是。

他從來沒有這樣子抱過一個男人。沒有過往的經驗可以讓他有所比較,以一個男人來說,到底亞諾在他雙手中的重量算是輕呢,還是重呢?

他只能確定,亞諾比他想像的還要嬌小。

比起在他的房裡,看到他換衣服而脫下襯衫的時候,還要更纖細的肩頭。或是在屋頂將他拉過來時,竟然輕易就能納入懷裡。現在,在雙手中更是明確的計量。

這個嬌小的身軀,是看到不平主動站到他身邊,願意為一個陌生人出頭的人所有的嗎,

是在失控的奔馬面前,忘了自己的安危而出手救了他妹妹的人嗎,

他是從哪裡來的勇氣,又是從哪裡來的力量?

在他的雙手中,明明不像是有著強大力量的人。

雖然,嬌小不是一個男人想要被形容的詞彙,他心裡的比較,卻已經和這字眼劃上等號了。

而在等號的另一邊,竄進他心裡那一絲絲油然而生的感覺,竟然會被他用憐愛這個詞來形容。

更加不該對於另一個男人所使用的詞彙上。

他想,他的立場並不客觀。如果他把對於亞諾產生的憐愛,界定為是出於兄弟之情的話。

……多麼的閃爍其詞呀!

以後凡是有不太對勁的,不該出現的念頭,你都可以用是出自於兄長對弟弟的關心來帶過吧!


嘲弄了自己的子楓,注意到原本挨著他頸間的亞諾,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竟張著眼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他。

不知是用什麼情緒在看著他,才能讓他眼神有點哀傷又有點怨。被如此注視之下,子楓莫名的覺得心裡不踏實了。

他故意手臂使了下力,將亞諾提起身體,更加抱緊。

在亞諾看來,可能只是他手要酸了的反應。

可是他心裡很清楚,這是藉以掩飾他剛剛走神了的假動作。

他們沒有交談,亞諾還是一直看著他。


--------------------------------------------------------------------------------------------------------


通知了亞諾的父母之後,他決定還不是讓其他人知道亞諾在醫院的時候,至少在他回到家之前──這個其他人是指他妹杜子涵。

子楓在急診室外故意再多待了一會,才走回急診室裡。

亞諾還躺在他送進來的時候給他的床位上。他一路上都很沉默,直到現在還是一樣。張著眼一直看著他,就盯在他的臉上,只有越來越抿緊嘴還算有點反應,什麼話都沒有說。

子楓一時間也找不到話可以打破兩人間僵持的局面,這就像是只要有人開了口,一切都沒有事了的假象會就此結束了。

他走到亞諾床邊,說著安撫的話,自顧自的把亞諾身上的毯子從腳到胸口上都拉攏了一下,確定有蓋好他的身體。

亞諾沒有回應他的話。如他希望不要遇到的,他卻還是遇到了──他的視線和亞諾近似埋怨的眼神對上了。

在這裡,安全的醫院裡。不再雨淋了,身體也暖了,等著一會醫生護士也會來照護他了……亞諾終於回過神來了。

一晚的折騰,並沒有損耗掉他眼裡想要表達的強度。跟隨著,一路盯著子楓在他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他越來越起伏的胸膛,喘起的氣透露出他越來越高升的情緒。

子楓伸手過去,摸到亞諾的額頭上,確定他額頭上的熱度沒有再升高。

在亞諾沒有要退讓的眼神下──不要想要裝作沒事──他收回了手。停止再說一些關心的話,低下臉接受他遲早要面對的,他的兄弟的責難。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知不知道你有可能會死掉?」

最好不要為自己的不智找藉口。在淒風苦雨的深夜,從一棟大樓的屋頂跳到另一棟大樓的屋頂,這種愚不可及的找死行為不是任何藉口可以開脫的。

但是,他也沒有選對該說的話。

「放心,我杜子楓命硬的很!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將差點掛掉的事情說得很輕鬆,本身就是種愚蠢。

「那又怎麼樣……」

亞諾臉上有了一絲鬆動的跡象,不再那麼冷然,而是悲傷。

「你知不知道我只能夠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眼睜睜的看你跳過來,但是我什麼都不能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我有多害怕……」

「那你為了我……淋了一整晚的雨,差點連命都沒了,難道我就不擔心嗎?」

「那不一樣!」亞諾駁斥他的話。

「怎麼不一樣?既然是過命的兄弟,我就不能看著你受苦。」

亞諾不能看著他找死,他何嘗不也是。他不能坐視不理,空站在離他看來很近卻什麼事都做不了的另一棟大樓屋頂上。只能看著他淋著雨,看著他受苦。

他的話沒有安撫到亞諾。亞諾死盯著他,大口的喘起氣,到了再也承受不住……嘶啞的朝他吼來!「我只是不想要你受傷!」

亞諾往他的胸口搥打,一拳比一拳重。

「你懂不懂呀……你萬一摔死了,我怎麼辦!」

叫喊著他不想要面對的可能會有的可怕後果,難道子楓想要讓他成為害死兄弟卻存活下來的那個人嗎?

「……你有想過我怎麼辦嗎?」

最後一聲嘶吼,被他的哭聲給減弱了力道,連同搥打著他胸口的手。再沒有開始的力氣,緩緩的,再使不出力的倒在了床邊,就在子楓放在床邊的手上。

他哭了,

他終究還是把他惹哭了。

子楓只覺胸口發疼,可是不是被他的拳頭打的,是他哭了起來。

他抓住亞諾那隻原本不斷在搥打他的手,握進雙手裡,緊握在手中。慢慢的低下頭,抵在他的額前。用著虔誠的姿態向他道歉,求著他原諒。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他不敢看他。

如果這麼做只是讓他哭得更傷心的話……

亞諾勉強起身,往他倒來……他從雙手中握的手,察覺到亞諾的舉動。抬起臉,剛好險險的即時伸出手,才知道亞諾是要抱住他。

他求著他的保證,不管他的回答如何都要得到的保證。他再不可以這麼衝動,他要好好的。照他說的兄弟的話,要對他說的話,說到要做到。

得到他的回應後,亞諾哭了起來。抱著他的肩膀,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他知道他傷到的不只是搥打著他胸口的那隻手,而是他的心。在生死面前,太過擔心而被嚇著的心。

子楓拍了拍亞諾的背,安撫他。一會後才抱著他,將他緩緩的放回床上。

亞諾哭紅了眼,還喘著沒回過氣來,卻立即別開臉,閃避他還看著他。

子楓不禁好氣又好笑了。

剛剛抱著他哭的人是他,現在倒是他自己先不好意思了。連這種時候都在害羞……

抽出還托著他脖子的手,將亞諾的臉捧在他的雙手中,抹去他的淚水。亞諾不得不回視他湊近過來的臉。

對於他故意說笑再哭就追不到女人的話,不客氣的狠狠往子楓肚子抱以拳頭回擊了他。

亞諾笑了,被他氣到笑了。

他雙手撐在床沿,俯身看著亞諾那哭過後又立即被氣笑的臉,扭曲著比起哭還要難看的臉色。他卻覺得可愛極了。

才對兄長使了性子的弟弟,難看的笑臉怎麼會這麼的可愛呢?

不久之前才有的感覺也許也沒有錯……要形容是憐愛的感覺。

暫時……

他這麼想著。

暫時他會當作是,

 

這都是因為亞諾是他的弟弟。





 

 

Flag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ʚyellow skyɞ⊰╯

D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